Tag: 王室

spot_imgspot_img

传奇! 31岁华裔金融女嫁王室 再婚被骗钱 人生经历比戴安娜还精彩!

不论是哪个国家的王室,都是国际社会瞩目的对象,各位王子公主的生活,时不时被搬上娱乐版新闻,成为大家饭后的谈资。 这好的呢,羡慕一把、然后感叹一声“不同人不同命啊”,这不好的呢,就沦为笑柄,每每有什么动作,都跟过街老鼠一样,烂到沟渠的陈年往事,不用记者深挖,本人都能写成回忆录。 而在这众多“王室”之中,文雅丽绝对是人们多多少少听过的一个名字。 她,是欧洲首位华裔王妃。 最近一次浮出众人的实现,还是在今年年初,现任丹麦女王宣布——正式剥夺自己小儿子约阿基姆王子和两任妻子所生4个孩子的王子和公主头衔! 此次被捕剥夺头衔的,就有文雅丽的儿子尼古拉。 当然了,这位被称为“欧洲最帅王子”的尼古拉,今年23岁,早就在时尚圈混的风生水起,对此也没有太纠结,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尼古拉先是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更改了自己的头衔,改为蒙珀扎伯爵尼古拉阁下(Count Nikolai of Monpezat) 然后开始享受“平民”的权利—— 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开心滑雪,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与弟弟陪同母亲文雅丽参加了外祖母的葬礼; 之所以如此洒脱,或许也与父母早早离婚,离开王室有关。 2005年,文雅丽宣布离婚,带着年仅6岁的尼古拉和3岁的小儿子,出走王室,成为一名单亲母亲,开始独自生活。 回顾文雅丽的这一生经历,堪称传奇,她既是欧洲历史上首位亚裔王妃,也是丹麦王室1846年以来首位离婚的王妃。 离婚后的她,义无反顾再次相信爱情,借给小15岁的男友,然后再次离婚,至今60岁继续拼事业,绝不是平凡人能干得出来的。 文雅丽,生于1964年6月30日,中国香港,自小生得聪颖灵秀,小学到高中都就读于香港最顶尖的学校,极具语言天份,母语是英语,同时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法语和一定程度的粤语和日语。 1983年,她拿下奖学金,远赴维也纳攻读国际贸易,此后又去日本和英国进修。 文雅丽的祖父就是中英混血,祖母是纯正法国人,母亲是波兰和奥地利混血,文雅丽作为一名5国混血,集各种异域风情于一身。 五官有欧洲人的精致立体,身材继承了亚洲人的娇小玲珑,小麦色的肤色又更符合欧美人的审美标准。 22岁那年,文雅丽大学毕业,被花旗银行香港分行聘用,成为一名证券经纪人。 26岁,文雅丽选择跳槽,到了GT管理公司,负责市场销售。入职短短不到5年,就成为公司的副行政总裁,名副其实职场女强人。 。 1994年,30岁的文雅丽因缘巧合结识了到香港船务公司实习的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的次子——阿希姆。 小5岁的阿希姆被文雅丽一身的成熟魅力所折服,相识仅仅5个月之后,阿希姆就为了她打破丹麦王室只与贵族通婚的惯例,向这个平民女孩求婚。 一直忙于事业,内心渴望一份纯真爱情的文雅丽,也被阿希姆的单纯和真挚打动。 1995年11月18日,文雅丽不顾年龄差异、语言不通,果断放弃英国国籍,用300个小时掌握了基本丹麦语后,随夫入籍丹麦,在弗雷德里克斯堡教堂与阿希姆结婚。 当时,欧洲王室还没有出现过亚裔王妃,丹麦媒体一度称她为“亚洲版灰姑娘”。 对此,文雅丽并不以为然:“我从来就不是什么灰姑娘,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被所谓的形象所累”。 很快,文雅丽就实际行动改变了丹麦人对她的看法—— 住在丹麦短短半年,文雅丽的丹麦语就说得相当流利,几乎不夹杂任何口音,自如应对媒体采访和日常王室事务。 在文雅丽看来,王妃这个头衔不仅是荣誉,更有着责任和义务,她一改往日丹麦王族的高冷作风,以亲民的形象获得了百姓认可。 除了日常王室事务,文雅丽积极参与当地的公益事业,先后担任了丹麦红十字青年团、丹麦视障人士协会、动物基金会、丹麦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21个公益组织的监托人,成为欧洲所有王妃积极效仿的楷模和教科书。 也正因如此,文雅丽最终得到了丹麦女王的喜爱。当时女王的长子还未婚,女王口口声声对大儿子讲:要娶就要娶像文雅丽这样的女性。 文雅丽为丈夫生下2个孩子,照顾孩子之余,还要完成繁忙的公务。身为次子、没有王位继承压力的阿希姆却与其他女子夜夜笙歌,还有谣言传他固定性伴侣不止一个,被媒体戏称为“派对王子”。 本身就性格要强的文雅丽忍无可忍,在2004年提出离婚,并在2005年正式离开王室,成为丹麦王室首个离婚的王妃。 文雅丽早就说过:“婚姻不是不可或缺,一旦因为对方的问题,婚姻失去了自身的美好,不管对方的身份如何显赫。对我来说他,只不过是一个犯了错误的普通人。” 阿希姆劣迹斑斑,在百姓中的口碑并不好,因此大部分丹麦人还是支持文雅丽的,包括丹麦女王。 丹麦女王还破例,每年补贴文雅丽200多万元人民币的“分手费”,还给了一栋全新的房子,到了退休年龄可以加入高级公务员的养老金计划,两个儿子也让她带在身边。 不仅如此,文雅丽还得以保留结婚礼物——丹麦女王赠与的的钻石王冠。 等到文雅丽再婚,不得不放弃王妃头衔时,丹麦女王还特别册封她为腓特烈堡女伯爵,只为保留她的贵族身份,可见她在丹麦有多受欢迎。 从结婚到离婚,文雅丽没有说过前夫和王室的一句坏话,与王室至今保持友好关系。 即便离了婚,她依旧保留了王妃的称号,继续像婚前一样,全力从事丹麦王室事务和慈善事业,一家四口也常常聚在一起。 就连阿希姆的第二任妻子,与文雅丽的关系也很好。 文雅丽的情商有多高,就连今年文雅丽母亲去世,丹麦女王和儿子都为前亲家母、前岳母送上了花圈,画面温馨。 与王子恋爱、结婚、离婚,在那个年代本就轰动,文雅丽更加潇洒。 长期跟随她、还为她拍过纪录片的摄影师约恩森不自觉爱上了文雅丽,并在她离婚之后大胆追求。 2005年8月,丹麦多家媒体刊出文雅丽与约恩森携手散步的照片。2007年元旦,约恩森向文雅丽正式求婚。 很快,这段相差15岁的恋情又一次震惊了媒体,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年龄相差大,还因为这段婚姻会让文雅丽付出巨大的代价—— 失去“丹麦王妃”头衔,小王子成年后,她就不能再从王室领取每年约260万丹麦克朗的津贴;将像丹麦普通公民一样缴税,并履行其他义务;不能再出现在丹麦国宾仪式上… 但文雅丽是谁,她再一次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爱情。 2007年3月3日,离婚不到两年、42岁的文雅丽与27岁的马丁·约根森结婚,两位小王子当了花童。 对于文雅丽再婚,丹麦上下都很开明,就连她的前夫约阿希姆王子也送了礼物。 刚开始吧,小俩口的日子看上去也不错,马丁口口声声一个“两个孩子就是我自己的儿子”,并承诺将为家庭财务负责,画面十分美好。 虽然失去了王妃头衔,但文雅丽有人脉和商业头脑,出席活动挣钱不是难事,婚后两人经常露面。 没想到,文雅丽还是遇人不淑,马丁被爆出轨+骗钱。 文雅丽的词典里,就没有忍气吞声和哑巴亏这一说,看她能果断离开王室就知道了。 看清楚马丁真面目的文雅丽,当场宣布离婚,财务清醒的她让马丁写下了一张550万丹麦克朗(约540万元人民币)的欠条,同时以诈欺罪把他告上了法庭。 文雅丽说,“一个男人在我生命中是锦上添花,而不是‘不可或缺’”! 很多人认为,文雅丽是“东方戴安娜”,两人都是平民王妃,都遭受过婚姻的背叛。 相对曾经深陷痛苦的戴安娜,文雅丽做到了坚定、利落、洒脱。 对此,文雅丽表示,“戴安娜订婚的时候只有19岁,我结婚时已经31岁了,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做出了决定。” 也是,结婚的时候,文雅丽都已经在职场摸爬打滚10年了,婚后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工作,她有自己的底气,也从不惧怕失去婚姻之后的生活会变得更糟。 现在的文雅丽放开了手脚,51岁的她重新走进学校,并成为一家制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担任Bang & Olufsen的客户总监,有固定月薪,负责开发客户群体和营销项目,也有自己的商业项目。 “独立女性必不可少的重要特点,就是自信与决心,还必须有野心,能照顾自己。” 最新消息指出,今年1月,文雅丽辞去固定工作,投入自己的项目中。 半生经历精彩的文雅丽,生性乐观,脚踏实地,依旧相信童话。 “所谓童话,不就是对自己怀着美好的期待,却不知未来有怎样的风景嘛!安徒生的童话也都是有起有伏的,我相信快乐的结局,这是毫无疑问的。 如今,小王子们都长大了,到了可以给她拥抱和呵护的年纪。 1999年出生的大儿子尼古拉已经24岁,在她的引导培养下,5年前就首次为英国品牌巴宝莉(Burberry)走秀,爱上模特工作,一步步学着掌控自己的人生。 2002年出生的小儿子今年20岁,凭借帅气的外貌,也走上模特之路; 或许是像妈妈吧,王子们被剥夺了头衔,虽然震惊,但已经开始了新的人生,体会靠自己创造人生的快乐,早已不迷恋被王室塑造的人生。

外媒曝威廉出轨 对象是凯特闺蜜 三胎时就有染! 凯特当众打威廉屁股!

一直以来,英国王室上热搜,十有八九都是哈里和梅根夫妇又自爆了什么劲爆八卦,但最近几天,低调的威廉和凯特夫妇却因私生活引人关注。 据欧洲一些八卦媒体的报道,威廉和凯特的感情突然亮起了红灯,甚至有媒体信誓旦旦地说,威廉这个情人节偷偷跑出去和情妇过了。 这个传言中的情妇不是别人,而是凯特的闺蜜,现年38岁的第七代乔蒙德利侯爵夫人罗斯·汉伯里。 幽会的照片,那自然是没有的。 但《每日邮报》称,有知情人士投稿:“我无意中听见凯特埋怨称不希望威廉再给她送花,因为他们之间已经取消了这个传统。(指感情变质)” 而另一个所谓的目击者则表示,亲眼看见威廉和罗斯·汉伯里出去享受浪漫的晚餐。 这些消息,有一些侧面的佐证。比如今年情人节,王妃和王子的确罕见的没有秀恩爱,并且凯特也的确在路过花店时,留下了耐人寻味的一句话。 “我觉得他不会送我红玫瑰。” 对此,八卦小报还做出了威廉和汉伯里两人从相识到相爱的时间线。 本来呢,这个汉伯里是王室亲眷,是电影制作人外加王室贵族乔蒙德莱侯爵大卫·洛克萨维奇的老婆,两人2009年就结婚了,还有3个孩子。 凯特和威廉结婚住在诺福克郡时,这两家人就因为住得近、外加王室活动走动着走动着,就熟络了起来。 凯特还和罗斯·汉伯里相谈甚欢,成为了好闺蜜。 据他们描述,威廉和汉伯里至少在2018年就已经搞在一起了,那时,凯特正怀着三胎。《每日邮报》曾指出,威廉空虚把持不住自己,和汉伯里好上了。 直到2019年,威廉和汉伯里两人第一次被拍到一起外出。虽然没有拍到很亲密的举动,但确实是两个人单独外出了。 据说,凯特得知两人的绯闻,气得直接和汉伯里绝交。 照理来说有了这些传闻,汉伯里就会被冷落孤立,以达到避嫌的效果,但她并没有淡出王室的社交圈子。 她还是很活跃的出席在公众场合,甚至是国宴、以及女王的葬礼。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她有个硬气的老公,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娘家身份的显赫。 原来,她的祖母是伊丽莎白·朗曼夫人,是伊丽莎白女王的亲密红颜知己,甚至是1947年女王结婚时的伴娘。 而汉伯里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则住在王宫里,当乔治小王子的陪读和玩伴。 这样的关系,还真是想摆脱都无法摆脱,即便是面子工程,那也要粉饰太平。   但肉眼可见的,这两家亲密无间的好邻居,的确现在看起来关系比以前疏离了。 哈里对于哥哥的绯闻,也曾暗戳戳的阴阳怪气。 “(王室)他们很乐意撒谎来保护我的哥哥,但他们从不愿意说出真相来保护我们。”在纪录片采访中,哈里如是说。 目前无法得知,这段绯闻究竟是真是假,但这种舆论的确给威廉和凯特的形象抹了黑。 为了王室的体面,夫妻双方不得不恩爱出席活动,来维护形象。 周日晚上,威廉和凯特一同出席了2023年英国电影学院奖颁奖典礼。 第二天,各大媒体在抓拍中回放出了凯特的一个小动作。 凯特居然在威廉的屁股上轻轻拍打了一下。 这个动作背后的含义,引得全网热议:是恩爱夫妻的小情趣,还是凯特在隐忍下对威廉的提醒与警示 这一切,我们不得而知。 但比起哈里和梅根,凯特和威廉多年以来的确在恪守英国王室的本分,举止投足都在维护着王室的体面和名声。 即使有的时候,这种体面看起来太假,但若能把这种假保持一辈子,也是不简单的功课!

猛料! 哈里初夜对象竟是40岁挖掘机司机! 样貌像大妈 酒后5分钟结束野战!

原本以为,哈里已经把这辈子最曲折离奇的经历都塞进了自己的自传书籍《备胎》里。但万万没想到,昨日,又来了一条猛料——哈里在自传里提到的初夜女主角居然现身了。 这个为哈里保守秘密21年的女子,主动把详细经过说了出来。起因很简单,因为她无法忍受哈里在书中添油加醋的描述。并且,尽管哈里没有指名道姓,还隐去了一些细节,但全网媒体都在刨根究底,企图找出她,甚至已经骚扰到了许多其他的无辜女性。 她叫做萨莎·沃波尔 (Sasha Walpole) ,今年40岁,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职业是一名挖掘机司机。 毫不客气地说,现在的萨莎外貌看起来就像是个大妈,很难想象21年前,她为何被哈里选为了了结束处男之身这一在他看来是神圣事件的重要对象。 对比哈里的历任女友,颜值差距挺大的了! 2004-2010:哈里的高中初恋切尔西·戴维,走的是甜美名媛范。 2009:姐弟恋,性感风主持人卡洛琳·弗莱克。 2011:姐弟恋,也是性感风,挪威女歌手卡米拉·罗姆斯特朗。 2011:甜美模特,长得有点像梅根和初恋的结合体,夫劳伦斯·布伦戴尔 2012-2014:甜美女星、银行家和王室公爵的孙女,克蕾西达·博纳斯。 萨莎和哪一位相比,颜值都有天壤之别!!! 即使翻开21年前的旧照片,当时刚刚19岁的萨莎也绝对称不上是美女。相反,哈里青涩稚嫩的脸庞还挺帅! 但她身份的真实性却毋庸置疑——因为媒体当年其实拍到了哈里和萨莎亲密接触的照片。2001年,两人在格洛斯特郡泰特伯里 (Tetbury) 附近的博福特马球俱乐部聚会被拍下照片。 那时候,萨莎19岁,是马球俱乐部的助理马夫。而王室的相关工作人员也觉得,哈里能和一些平民打成一片,是体现亲和力的好方式,并没有阻止。 只是,这些大人们谁都想不到,两个半大的孩子竟然睡到了一起。 据萨莎回忆,她和哈里常常一起看马球比赛,也会一起去酒吧喝酒。两人曾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常常会背着家长拿家里的座机偷偷煲电话粥。 事发当天是2001年7月,那天是萨莎19岁的生日派对。她邀请了一圈好友包括哈里,去酒吧喝酒。但她过得并不开心。 因为她的初恋男友把她甩了,而且带着新女友出现在了生日派对上。那天夜里,萨莎连着灌了自己十几杯不同品种的酒,而哈里也感受到了她的难过。 哈里并没有用语言安慰她,而是说“生日快乐,我陪你一起喝!” 喝多了,两个人摇摇晃晃、互相搀扶着穿过酒吧后巷,避开哈里的保镖,躲到田野里抽烟。两人互相为彼此点烟,而哈里在抽完烟后突然酒后乱性。 “他没有说话,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聊天。他突然开始吻我。事情就那样发生了。” 萨莎还记得那天自己穿着黑色长裤,戴一条画着图案的皮带,而哈里穿着一条平角内裤。由于两人只出去休息了15分钟,萨莎认为两人交合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 她觉得这一切不该发生,因为哈里和她是朋友。于是,她抓住了他的屁股,轻轻打了一下,然后两个人匆匆忙忙回到了酒吧里,萨莎甚至紧张得忘了系皮带。 显然,两人的关系被派对上的其他人看透了,因为他们慌慌张张、衣衫不整。正因如此,当哈里发布自传后,许多当年的知情人给萨莎发短信揶揄那风流的一夜,这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困扰。 萨莎说,那晚以后,哈里和她便断了联系,他们没有电话或短信交流,并且人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萨莎原本以为,这疯狂的一夜结束后,她会过上平静的生活,却想不到,21年后,哈里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把这件事写进了自传,并且捏造了许多细节。 自传中,哈里把初夜对象夸张为一位年长女性,企图制造成年女性“老牛吃嫩草”的假象,实际上,她和哈里年岁相仿。 哈里还称,年长女子把他当做年轻种马,并且挑逗地拍打他的屁股。 可问题是,萨莎对哈里5分钟的表现并不满意,拍屁股也不是因为挑逗调情…… 萨莎补充道:“我当时没意识到他没有性经历,第二天早上回忆时,想到他好像没有女朋友,而且那晚上的表现……” “我并没有考虑他是王子,我觉得这很糟糕,仅仅是因为我和我的朋友酒后乱性了。” 当哈里的自传让这一夜人尽皆知时,萨莎不得不把一切如实告诉自己的亲人。 萨莎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讲得这么详细。他本可以说他失去了童子身,这样就行了。他如果为了保护我的隐私,没说那么多细节,我会低着头不谈论这件事。如果它不在书中,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萨莎在采访的最后也表达了她的宽容。 尽管21年前,哈里不辞而别,第二天后便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从此失去音讯,而萨莎独自服用了避孕药,并告知了母亲;尽管21年后,哈里旧事重提,让她平静的生活被打破。 萨莎仍说道:“我不后悔邀请他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我也不后悔那天的发生。尽管我们的生活方向南辕北辙,我仍祝福他一切顺利。” “没什么遗憾的。他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联系他。现在,我认为他也不会联系我。我们都不是当年的彼此了。” “或许,我们可以出去喝一杯,缅怀一下逝去的21年时光。” 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哈里的不负责……

惊! 哈里新书热销 忆温哥华岛时光 "尝自由滋味" 出门无人理!

最近这一段时间,要说什么八卦最惊爆,哈里梅根这对夫妇一定是最出圈的,先是上映了纪录片,然后是回忆录正式上架,枪口对准了英国王室,赚足了眼球、也赢得了不少人的白眼。 这本《备胎》回忆录,到目前为止爆出来的猛料有:哥哥威廉曾出手打他、他恳求父亲不要娶继母、他曾经在战场上杀了25个塔利班、乡间失贞等等…一条比一条劲爆。 这对夫妇如同“深海炸弹”,人人避之,就连被媒体猜测夺走哈里童贞的女星都火速澄清:与我无关!离我远点! 就在这本《备胎》里,哈里还提到了加拿大BC的温哥华岛,让不少居民内心抗拒:这热度我可不想蹭! 众所周知,2019年底,哈里梅根曾带着儿子阿奇在BC住过一段日子,在当地引起一阵轰动,大家常在山区公园偶遇他们一家人远足。 在这本书里,哈里就回忆了这段生活在温哥华岛的时光,表示自己“尝到了自由的滋味。” “我们不用从早到晚担心有人埋伏偷拍,我们的家在一片闪闪发光的绿油油森林边上,有硕大的花园,阿奇和狗狗们可以在这里玩耍,被干净、寒冷的大海包围着。”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远足、划艇、玩耍,生活平静。” 第一次出门买菜之前,他们还很担心会被拍,“我们胆怯地走出去,沿着乡间小道开到镇上,沿着人行道走着,担心着行人会袭击他们,时刻警惕。” 然而,根本没人在乎,“大家既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盯着看,更没有伸手拿手机想拍,每个人都知道、又或者是感觉到我们正在经历一些事情。” 好景不长,这段平静的生活仅仅维持了6个星期,英国小报就发现了他们的住址,哈里梅根离开。 “虽然短暂,但自由的滋味让我们开始思考,如果生活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2020年1月份,这对夫妇就正式宣布退出英国王室。 虽然书里写得很美好,他们一开始还考虑搬到加拿大,尤其是温哥华,但是这对夫妇的安保费金额庞大,他们经济无法独立,加拿大纳税人是不可能给他们出的,加之梅根曾经抱怨多伦多警方对他们隐私保护不足等等,这个计划最终没有实现,两人搬回到了美国。 这本《备胎》爆出一系列猛料—— 黛安娜王妃之死 哈里表示,母亲黛安娜在巴黎因车祸去世后的第二天早上,父亲查尔斯把他叫醒,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他坐在我的床边,把手放在我的膝盖上,”哈里写道。“宝贝儿子,妈咪出车祸了。他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很遗憾她没活过来。” “我当时对他说了什么,脑子里完全没有印象。也许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清晰记得,我没哭,一滴眼泪都没有;爸没有抱我。一般情况下他都不善于表露情感,怎么会指望他在这个危急时刻有所表现呢?但他的确再次把手放在我的膝盖上,并说:事情会过去的。这种慈父般、满怀希望、体贴的表露,对他来说已经难得,但事情后来完全不是这样。” 母亲去世多年后,哈里曾要求查看警方提交的与车祸有关的秘密报告,他看到了多张狗仔拍下的母亲濒临死亡的照片。 这些记者“在母亲昏迷倒在车座之间时,从未停止过拍照。他们中没有一人查看她的情况,向她提供帮助,甚至没有为她提供安慰,只是一个劲儿地拍拍拍。” 恳求查尔斯不要娶卡米拉 “我哥和我曾向父亲表示,会欢迎卡米拉进入这个家庭,但唯一要求就是,不娶卡米拉。你不需要再婚,我们恳求道。我们支持你们恋爱,只是请你不要娶她。” 哈里还说,就连王室家人都会向小报透露秘密,这是常有的事,有时卡米拉也这样做。 在哈里和梅根即将离开英国时,小报写了一条关于“我们愿意放弃苏塞克斯头衔的细节”。这件事,是哈里与查尔斯之间的保密私函内容,只有极少数人看到。 打死25名塔利班 哈里曾在阿富汗服役,在提到这段时光时,他写道:“大多数士兵无法准确地告诉你,他们总共打死了多少人,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总数是25人。” “在战争中,我没有把这些数字想象为人。如果你把它们想象为人的话,你会下不了杀手。它们是从棋盘上移走的棋子,我接受了将它们“异化”的训练,那是很好的训练。在某个层次上,我认识到习得这种‘超然’是有问题的,但我也将其视为军人生涯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焦虑和恐慌症 哈里作为曾经的王室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讲话却抱着恐惧,且随后演变成了对人的恐惧。即将成为30岁之际,这种恐慌症全面爆发,升级了焦虑。 在书中,哈里将这些心理痛苦视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归因于服兵役,也归因于母亲的死。 当他告诉父亲时,查尔斯说:“我觉得这是我的错,我本该在多年前让你得到你需要的帮助。” 哈里写道:“我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错,但也对他道歉表示了感激。” 一次严重的冻伤 在一次北极之旅之后,哈里“回到家后,我惊恐地发现我的下体也受了冻伤,虽然耳朵和脸已在愈合,但阴茎却没有愈合”。 在使用了土法治疗无效后,他终于去看了医生。 恢复心理治疗 两人还在恋爱时,哈里曾经“误会了梅格说的一些话,并对她发了火,说了残酷、甚至残忍的话”。 梅根当下没有说什么,只是离开了房间,“我上楼找到她,她坐在卧室里。她用平静、平和的语调说,自己永远不会忍受别人这样对她说话。” “她想知道我的火气是从哪里来的?你在哪里听到过男人这样对女人说话?你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无意中听到过大人们这样说话吗?我清了清嗓子,把目光移开,回答:是的。” 哈里告诉梅根,他曾试过心理治疗,但无济于事,梅根鼓励他“不行再试试”。 查尔斯告诉哈里没钱 哈里宣布想跟梅根结婚后,父子之间的交流就一直受阻。 “我爸在经济上支持威廉和我及家人,并不是出于某种慷慨,那是他的工作,这也是交易的全部。我们同意侍奉君主,叫我们去哪儿就去哪儿,让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放弃我们的自主权,将我们的手脚始终困在镀金笼子里。作为交换,看笼子的人同意让我们有吃有穿。” 但在他表示要跟梅根结婚之后,查尔斯说道:“好吧,宝贝儿子,你知道钱不够用吧。我不能再为别人掏钱,我已经不得不为你哥哥和凯瑟琳掏钱。” 威廉不想让哈里当伴郎 在威廉的婚礼上,他并不想让亲弟弟哈里当伴郎,“因为他不想让我作为伴郎发言,认为把现场麦克风交给我、让我脱稿讲话不安全。” 他自己也承认,哥哥的顾虑是对的,因为他在婚宴上送给了这对新婚夫妇一条貂皮丁字裤:“房间里先是一片惊叹声,”然后是“一阵热情、令人欣慰的笑声”。 指责默多克的媒体帝国 “在人类30万年的历史中,我想不出任何人比这个人更大地破坏了我们的集体现实感,”他写道。 因为母亲的死,哈里一直对媒体抱着深深的延误和敌意。 “狗仔都是一群丑陋的人,但在我长大成人的过程中,他们变得更糟糕。他们更胆大妄为,手法更激进,就像伊拉克的年轻人被激进化了那样。” 安保问题 哈里和梅根一开始离开英国,并没有准备完全退出王室,而是希望继续履行他们的一些王室职责,并保留为王室头衔配置的保安人员。 然而与王室成员见面时,他们了解到,王室早就想好了“解决方法”——这对夫妇将不再代表女王,完全脱离王室,保安人员也只能保留12个月作为过渡。 “我爱我的祖国,也爱我的家人,永远如此。我只是希望,在我人生的第二个最黑暗的时刻,祖国和家人没有抛弃我。” 哈里王子的这本《备胎》一上市就遭到疯抢,不少书店热销到脱货。 讽刺的是,英格兰一间书店把这本书放在另一本小说——《如何杀死你家人》(How To Kill Your Family)旁边,引发网民讨论。 据报道,英格兰斯温登(Swindon)一间名为贝尔特的书店(Bert's Books)在Twitter发布了一张照片,配文:”如果你想要,我们确实有一些备用的《备胎》”。 这条推文一下子就获得超过1.9万人点赞、2300多人转载,有人留言提问:猜猜哪位作者会率先起诉这间书店,是哈里还是撰写《如何杀死你家人》的麦凯(Bella Mackie)? 对此,书店回应:”我们只是把畅销书都放在橱窗,是人们正做出各种疯狂的假设和联系”。 《如何杀死你家人》是这家书店2022年最畅销作品,讲述28岁女主角贝尔纳(Grace Bernard)的故事,父亲在贝尔纳婴儿时期抛弃她和母亲,她长大后尝试除掉父亲,以报仇雪恨。 不论这书店用意是什么,可见哈里这波热度算是上来了,只是温哥华岛恐怕是不想蹭了…

猛! 哈里自爆吸毒 杀25人! 放话让王室陪葬 替母亲出气! 新书首日卖爆

哈里新书1月10日全球首发,一上线瞬间卖爆。据亚马逊的销量统计,哈里这本名为《备胎》的自传回忆录目前已经成为亚马逊的畅销书榜单第一名和预购榜单第一名。 这才刚开年,亚马逊大胆预测,这本书很可能成为年度畅销书。 新书卖爆,最大的原因还是哈里在里面自爆的内容实在是太劲爆了:吸毒、恶毒后妈、兄弟争权不和、为母亲报仇……观众就喜欢看这些戏剧性的、夸张的内容。 先说说吸毒,哈里也是脑回路清奇,大胆承认自己曾未成年吸毒。据他回忆,自己那时候17岁,还是大家心目中伊顿公学的好学生。 他说,自己曾经尝试过可卡因、大麻、氯胺酮、尼泊尔特产的危险大麻球等多种毒品。 2002年,有报纸记者声称获得了哈里吸食可卡因的照片,英国王室慌张急了,派保镖随时跟着哈里,并让高级官员发声澄清。 查尔斯知道这件事后,还把哈里送去了戒毒康复中心,让他和真正的瘾君子接触,希望让哈里感受到吸毒的教训,迷途知返。 哈里说,自己吸毒并不会感到快乐,只是想疗愈母亲去世带来的伤痛。因为母亲的死,他才开始长期吸毒和酗酒,无法自拔。 哈里还说,自己吸大麻的行为一直持续到搬进肯辛顿宫。 这一自爆令许多人感到困惑:他说这些,是想证明王室当年替他说谎、粉饰太平,话语缺乏公信力吗?可这样做,不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一个王子,没有良好的个人形象,不仅吸毒,还撒谎成性…… 也有网友质疑:如果哈里有长期吸毒史,可能会被美国拒绝入境。 除了吸毒,哈里还对自己从军期间杀死25人的战绩大谈特谈。 两军交战,谁对谁错,我们不予置评。 但哈里说,自己会时不时回看杀人的画面录像,听起来就很变态…… 由于这本书是比较碎片的回忆录,所以哈里本人的很多态度和言论前后都是有些矛盾的。 比如,他在某一段落中提到:“我要让整个王室陪葬,来为我母亲的死出口恶气。” 但在另一段落中,他又表现出了对父子兄弟情分的不舍。 这种矛盾比比皆是。 比如其中一段中,哈里和梅根表示,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回到英国和伦敦。但在后来的内容中,哈里又提到自己想念英国。 哈里上周曾经表示,希望和查尔斯、威廉冰释前嫌,但就他在自传中的爆料内容来看,恐怕这一家人很难再修复关系了。 如果说哈里对于父亲和哥哥的爆料内容,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幼稚的抱怨,其内心的真实目的是希望得到关注和爱,那么他对卡米拉的爆料,则更加怨毒,甚至是歇斯底里的。 哈里在书中提到卡米拉,始终认为她是破坏查尔斯和戴安娜婚姻、并导致戴安娜死亡的罪魁祸首。 当哈里提到查尔斯与卡米拉准备结婚时,他曾如此劝说查尔斯:“我们认为你没有必要娶她,我认为结婚弊大于利,你们只要现在在一起,这就足够了。如果你不一定需要婚姻,为什么关系要走得那么远?” 换言之,哈里在说:“你可以把卡米拉当做你的情妇,但你最好不要把她提升到妻子的地位,和我妈妈比肩。” 就冲哈里在自传中这些毫不留情面的尖锐话语,恐怕现在他并没有主动权选择是否要回到英国,而是他的家人,将永远关上门,拒绝他的回归了吧…… 不知道接下来哈里和梅根还会作什么妖。

猛! 哈里自爆被威廉暴揍摔进狗盆! 卑微跪求查尔斯别娶卡米拉! 打野战失去童贞…

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众所周知梅根爱炒作,为了话题度什么胡话都能编得出来。但最近,哈里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接连爆出一系列惊天猛料。 据悉,哈里王子撰写的回忆录自传书籍《备胎》原定于下周二发售,然而该书籍中的部分内容却被一些渠道提前泄密! 威廉暴揍哈里 据英国《卫报》对内容的概括,哈里王子在书中提到,威廉和他曾在2019年发生一起严重的冲突,并从言语上的争论发展为肢体暴力。 哈里称,当时自己和梅根住在肯辛顿宫的诺丁汉小屋,和威廉凯特夫妇是邻居。原本兄弟俩的关系就因为媒体的挑唆而不断恶化,于是有一天,威廉亲自登门想和弟弟聊聊。 哈里说:“我不喜欢当一个备胎,而威廉却端着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架子。”但威廉却不理解。 恰恰相反,威廉抱怨梅根:“她不好相处、没教养、而且粗鲁——我说这些是为了你好。” 这令哈里格外恼火,“你是认真的吗?你在帮我?你只是在学媒体报道攻击我的美国老婆。” 两人争吵起来,尽管威廉还给哈里递了杯水,希望两人能冷静,但威廉最终忍不住使用了暴力。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他抓住我的衣领,扯掉我的项链,把我打倒在地。我摔在了狗盆上,我的后背把狗盆给压碎了,碎片扎进了我的身体。我躺在地上,头晕目眩,努力起身告诉他:‘给我出去!’” 威廉向哈里道歉:“像小时候一样发起反击吧?”希望哈里能把这当做是兄弟从儿时就习惯的相互打闹。但哈里摇头,威廉于是说:“别把这件事告诉梅根。” 当梅根看到家中一片狼藉、以及哈里身上的淤青时,她还是知道了一切,她感到非常难过。 威廉羞辱梅根 哈里还指出,王室对于梅根的偏见早在这段婚姻开始时就存在。 2018年,小两口刚从非洲度蜜月回来,并在温莎举行婚礼。在之后的一场聚会上,梅根无意说了一些令凯特不舒服的话。 那时候,凯特正在怀孕,记忆力不太好,于是梅根说道:“你现在一定是婴儿大脑,因为你的荷尔蒙。”(相当于中国的俗话“一孕傻三年”)。 凯特感觉这很麻烦,“我们还不够亲密,你不能谈论我的荷尔蒙。” 而护妻的威廉则火了,指着梅根的鼻子大骂:“你怎么这么粗鲁。” 两对夫妻不欢而散,但之后,威廉总是会挑刺指责梅根。 求查尔斯别娶卡米拉 根据书中提前曝光的内容,哈里还提到了父亲查尔斯的冷漠无情。 “父亲曾开过一个品味低劣的玩笑,他说,谁知道他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呢?”查尔斯此言,指的是网上传言称哈里是戴安娜王妃和詹姆斯休伊特少校婚外情所生。 事实上,在两人萌生情愫前,哈里已经出生了,这段谣言本应不攻自破并被查尔斯抵制,但查尔斯却当着亲生儿子的面拿这件事开玩笑,完全没考虑过哈里对亡母戴安娜的感情。 哈里提到了许多他遭受的心理创伤,并提到了有关查尔斯再婚的事情。 “我和威廉再三劝说他,但没有用……” 哈里在书中将卡米拉描述成“另一个女人”,并担心这场再婚会给他们带来一个“邪恶后妈”。 “她在我父母婚姻破碎以及我母亲的死中都有责任。” “他恳求我们,希望能成全他晚年幸福,于是我和威廉决定宽恕卡米拉,但条件是他不要再婚。” “拜托,不要娶她,仅此而已,我们不需要一场让全世界注意力聚焦的婚礼,这样所有人会拿卡米拉和我们的母亲比较。” 但查尔斯却我行我素。2005年,他和卡米拉在教堂举行了婚礼。威廉全城在现场低着头不愿意看,而哈里则一脸怨恨,死死盯着卡米拉。 当年有一张照片震惊全球。 当查尔斯搀扶着卡米拉走出教堂时,哈里忍无可忍,愤怒地把捧花砸向了父亲的后背。 这么多年,哈里始终对父亲对母亲的无情耿耿于怀。 哈里自爆打野战失去童贞 除此之外,哈里还在书中回忆了有关自己的初夜。 哈里称这一经历发生在17岁。 那时候的哈里还是伊顿公学的学生,是个懵懂的孩子。有天晚上,在酒吧后面的某个田野里,他和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长女性发生了关系。 “我迅速地骑上了她,而她事后拍拍我的屁股,把我送走了。我认为我犯了一个错误,我们不该让这件事发生在酒吧后面的田间,毫无疑问,有人亲眼看见了我们……” 这些内容作为提前爆料信息量就足够爆炸,不知道哈里在整本书里还提到了什么更爆炸性的内容,估计英国王室要为此头疼了!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