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房东

spot_imgspot_img

大温太乱了 骗子盯上警察的房子 是这么操作的

一名温哥华警察局前探员Paul Mcnamara最近遇上一件奇怪的事。这个月,他的一个朋友在租房网站Rentals.ca上找房子,却意外发现Paul在新西敏的独立屋正在招租。 网站上有30多张房子的照片,把这栋有3个卧室面积4000多呎的两层独立屋的内外都展示出来了。令Paul愤怒的是,连他未成年小女儿卧室的照片都大摇大摆的放在网上。 作为一名前金融刑事警察,Paul马上意识到他们的房子已经成为骗子钓鱼的诱饵了。 示意图,与文内独立屋无关 在联系了警方、网站都没有获得及时回复后,这名前警官开始了自己的调查。 他发现这栋独立屋竟然整栋租下来只需要2000块钱一个月,还需要交1个月的押金。也就是说,付出4000元就可以入住了。现在大温地区的房租这么高,简直像白住一样。 骗子就是靠这种低价来吸引无辜的人上当。 Paul直接给“房东”发了邮件,表示自己心动了,想租下这栋房子。 Rentals.ca首页截屏 “房东”自称Benjamin William牧师,马上回复了。邮件里全部都是坑。 这名牧师说自己和妻子本来想把房子卖掉,但由于地产经纪的原因,两人决定不卖了,转而将房子出租。房子在一个非常安全的社区,周围邻居也非常友善。 虽然房租只有每月2000元,但是还包高速上网,也可以养宠物。 不过,他和妻子正在参与一个慈善项目,现在不在加拿大。而他们的委托人因为在美国的亲人因新冠去世,现在还在加州,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温哥华。 所以,想租房子的人现在只能自己在房子周围转一下,无法进入房子实地看房。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诱人了,“房东”最后还加了一句,如果你之前的租房记录良好而且具有一个好租客的特征的话,还可以在房租上打个折。 骗子将这个故事编的非常完美。先设立牧师的人设,靠大家对这个职业的信任度降低怀疑,然后编织不能出现的原因,既令人尊敬又不好反驳;再就是进一步用低廉的价格引诱租房者上当。 但这些也恰恰是租房骗局非常典型的特点。 Paul回复说,非常感兴趣把房子租下来,然后就开始跟“房东”发短信交流。 “房东”要求他先通过银行电子转账(e-transfer)1500块。 电子转账又是租房骗局中经常使用的支付手段。一旦开始转账,就几乎无法取消,而且收款人的资料也非常难以追踪。 Paul当然明白这一切,不可能真正付款。他做了一个e-transfer的付款凭证,然后Email给骗子。 骗子真的上当了,在短信里要了Paul的全名和地址(当然都是Paul编出来的),说会把租房合约和钥匙快递给他。 一般来说,骗局在这里就结束了。骗子收到这1500块后,就会原地消失,哪会有什么钥匙和快递呢。 但这次他面对的是一名前警官。 在“汇钱”之前,Paul要“房东”提供全名和银行账户信息,如果不提供的话,“房东”得先汇200块给他好让他看到“房东”的银行信息。 也不知道是骗子大意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真的发来了一个名字George Aghogho,还有一个蒙特利尔TD银行的账号。 事到如此,Paul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停止了与骗子的交流,并向警方、租房网站、TD银行和加拿大反欺诈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报告。 没想到,所有部门的反应都像蜗牛一样,没人回复他。 Paul感叹道,这些部门都不在状况内。 又过了几天,直到Paul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加拿大广播公司,媒体介入后才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租房网站将虚假的广告下架,银行表示要进一步进行调查。 Paul以一名前警官的经验,认为自己房子的虚假出租广告可能已经导致5到10个人上当了!

官宣! Nordstrom大温2家店明天开始清仓! 2万人被裁员 女员工绝望:我才刚升迁!

从今天的各大头条来看,北美的经济确实迎来了一波寒冬。 全球著名的奢侈品品牌Nordstrom宣布3月21日在加拿大进行清仓甩卖,关闭加拿大所有门店进入倒计时。 就在Meta宣布裁员10000人的第二周,亚马逊宣布裁员9000人。 全球经济中的一粒灰,到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大山,2万人瞬间失去了工作,房贷车贷生活费还在暴涨的今天,他们该何去何从? Nordstrom于3月21日开始清仓 周一(3月20日)Nordstrom的发言人给加拿大的新闻社发了消息,他们已经被批准明天(3月21日)开始清仓商品。 在多伦多 Osgoode Hall 举行的听证会上,Nordstrom 的代表律师杰里米·达克斯 (Jeremy Dacks) 表示,该公司已“努力与房东、供应商和法院指定的监督员达成一致的前进道路”,以找到一种有序的方式来结束商业。 Nordstrom的清算公司也是十分有名的Hilco Merchant Retail Solutions ULC 和 Gordon Brothers Canada 组成的合资企业。 这两家公司曾经参与过加拿大 Target、Sears 和 Forever 21 的清算。 明天开始,Nordstrom的所有商品,家具,商场里的架子和设备都将销售,而且所有的清仓甩卖都是最终的,不允许退货。 只是,目前官方还没有透露到底清仓价格是几折。 但是Nordstrom Rack号称是平时的3折,那清仓估计会比这个价格还要便宜才对。 不少朋友已经开始摩拳擦掌等着清仓去疯狂捡漏了。 下面是大温地区2家Nordstrom的地址,明天消息一出就要准备好冲咯!: Nordstrom Rack...

华人女博士后离奇失联 刚来加拿大1周 7人同时消失 生死未卜 拆楼搜救

这两天,很多人都在社交媒体平台刷到了一则寻人启事:一名美国的华裔博士后来加拿大学术交流后神秘失踪。所有人都在为她祈祷。 下图这个女生叫做吴安,她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生物科学部的一名博士后,也是该校神经生物学科古见山实验室的一名成员。 在实验室的官网上,有这样一段自我介绍: 她来自安徽省,本科在武汉大学学习生物学,又在迈阿密大学念神经科学的研究生,一路向上,一直读到了博士后。她通常对神经生理学感兴趣,主要研究感官系统。除了研究,她还喜欢文学、电影和观看体育比赛。当她难以寻找生命的意义时,她就去旅行。 只言片语,便描绘出她的形象:尽管瘦瘦小小的,身体却能迸发出强大的能量。这也是她的朋友们对她的印象,永远充满活力。 据她的朋友介绍,吴安来加拿大是做学术交流的。 因为在3月9日至3月14日期间有一场有关神经科学的学术研讨会(COSYNE)。这是学术界一场一年一度的盛会,今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明年在葡萄牙。 然而,14号大会落幕之后,吴安却失踪了。她本来预订了16号返回美国的机票,可实验室的同事没有等到她回来。而她的朋友给她发短信、打电话都得不到回复。 有一些参加COSYNE的学术人员表示在大会上还和她说过话,因此认为她失联的时间至少是15号。 她的朋友全网接力寻人,终于得到了零星的信息,但这消息更令人心碎!吴安的失踪很可能与绑架行凶无关,而与3月16日凌晨发生在蒙特利尔老城区的大火有关。 原来,吴安的亲友打电话询问了COSYNE大会的举办场地蒙特利尔Fairmont酒店,得知她从9号到14号都住在该酒店内,而这也是大会官方为所有参会人员统一预订的住所。 可吴安在该酒店并没有预订3月15日的房间。 那么,这一天的自由时间,她去哪儿了? 根据网上的传言,吴安3月15日预订了位于135 Rue du Port的Airbnb民宿。该民宿位于一栋建立于1891年的历史建筑物,旁边就是加拿大历史有名的圣劳伦斯河,据说吴安是想体验一下蒙特利尔老城区的风情,也方便16号赶往机场。 而这个说法的可能性很高,因为该民宿距离大会所在地开车仅需7分钟,徒步20分钟。 可偏偏这栋民宿就是蒙特利尔本地新闻里周四(3月16日)凌晨起火的那栋建筑物。 周四早上,加拿大媒体的确报道了这起发生于蒙特利尔老城区的5级大火(火灾最高等级),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一方面,当天早上埃德蒙顿发生了警察殉职案,所有媒体头版头条都在哀悼,自然无人在意蒙特利尔的火灾; 另一方面,当时当地媒体称,火灾仅造成9人受伤,可能存在1人失踪,没有死亡。看起来灾情并不严重。 直到昨天,蒙特利尔消防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称至少有7人报告失踪,所有人这才瞠目结舌,回过神来意识到这场火灾的恐怖。 根据火灾幸存者阿丽娜·库兹米娜 (Alina Kuzmina) 的介绍,当天早上5点30分左右,她和她的恋人正在Airbnb民宿房间里睡觉,突然被爆炸声惊醒。 “我们开始看到门下面发出橙色的火焰和橙色的光,还有噼啪作响的火焰声,所以很明显门外着火了。” 很幸运,库兹米娜订的房间在地下室,他们砸碎了一扇窗户爬了出来。但他们在街上亲眼目睹了更恐怖的场景:有人从二楼窗户跳下来摔伤,消防员抬出许多重度烧伤的遇害者。   库兹米娜感到后怕,火都烧到门口了,火灾警报器居然没有响。 而悲剧发生在了更多Airbnb租客身上。 由于该建筑并没有Airbnb的短租资格,网上挂着出租的民宿其实都是非法的。正因如此,当地消防部门和警方没能拿到Airbnb租客的全部名单。 他们不知道会不会还有更多租客失踪——可能比7个人还要多,只是这些旅居此处的游子尚未有亲人得知失踪,因而不曾报案。 18岁的少女查理·拉克鲁瓦(Charlie Lacroix) 和朋友旅游订了该大楼内的一间房,却遭遇意外,生死未卜。 她的父亲和祖父得知消息后心都要碎了。 孩子不是悄无声息地失踪的,警察告诉父亲和祖父,她曾在3分钟内2次拨打911求救。她说自己所住的单元没有窗户也没有防火梯,她无法逃脱。 可想而知,拉克鲁瓦在被大火吞没前该是有多绝望,她唯一的希望是消防队能快点来…… 拉克鲁瓦的祖父 今天早上,蒙特利尔警局和消防队正式展开了对该建筑物的拆除工作。他们将确保该建筑被“一砖一瓦”地谨慎拆除,而不是炸毁,以确保可能存在幸存者以及施工人员的安全。 说句实话,虽然不想妄加揣测,但在小编看来,失踪者很可能全都葬身火海了。 首先,大火已经过去了3天。当天灭火的时候,消防员在建筑外围没看到这些失踪者,说明他们肯定在更内部的区域。 其次,就算当时奄奄一息,3天过去,也早过了抢救的72小时黄金期。不说是被火烧死的,吸入过多的烟雾,估计也不会生还了。 而单纯对于吴安这个个例来说,据说她订的房间在3楼,更不好逃离…… 能对她最好的猜想,就是火灾时逃了出来,但财物手机全部被烧毁;又或者祈祷她并不在民宿里。 对于吴安的亲友来说,可能宁愿相信她是被绑架了,都比相信她被困在这栋楼里的生还几率要高。 目前吴安的父母已经闻讯,正在美国办理前往加拿大的签证,准备第一时间赶到蒙特利尔来寻找女儿的下落。 让我们为吴安祈祷! 我们实在不愿看到一个华裔的杰出人才因为一场大火意外殒命。 而这起火灾,或许对我们普通人也有一些启发: 第一,出行时尽量选择住酒店而不是民宿。民宿固然比酒店更有价格优势,但很多时候,酒店能提供比民宿更多的安全保障。维权时也更容易讨个说法。 第二,如果非要选择住民宿,一定询问房东下列问题: 1.是否有合法的短租许可证? 2.房间和建筑物的火警设备是否正常运作? 3.有没有消防逃生通道?在哪里?能否给个地图? 4.各种设备有没有定期检修,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微软高管马路上遭枪决 2岁女儿目睹! 前妻出轨 现任老公雇凶残杀

2022年2月,微软一名高管在开车回家路上被人设计谋杀,车上2岁的女儿目睹父亲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案子轰动全美,警方火速侦破找到凶手,但却始终弄不明白作案动机——凶手和这名高管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直到近日,警方终于揪出了躲在黑暗中的凶杀案策划者。他的前妻以及前妻的现任老公因涉嫌谋杀被逮捕。 先说回凶杀案本身。 2022年2月16日,36岁的微软高管贾里德(Jared Bridegan)驾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车里坐着自己2岁的小女儿贝克斯利(Bexley)。 在此之前,他刚刚把9岁的双胞胎儿女送回前妻家里。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乱,捋一捋——贾里德有个叫桑娜(Shanna)的前妻,两人离婚后协商共同抚养一对双胞胎儿女。 贾里德和前妻和平分手,两人都过上了新生活。贾里德也和现任老婆克里斯汀(Kristen)走到了一起,又生了个女儿。 而意外,就在这位好父亲安置完年长儿女,带着小女儿回家的路上发生。车刚刚开离前妻家2英里左右,贾里德看见马路中间有一个轮胎。此时天色半黑,他生怕碾压过去发生什么意外,于是下车查看。 就在此时,枪声响起,黑暗中有人朝弯腰查看轮胎的贾里德发射多枪,而小女儿在安全座椅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父亲倒在血泊之中。 从天亮等到天黑,没有人知道这条路上发生了什么。直到有过路人报警,安全座椅上哭懵了的小女儿才被警方解救。 警方称,贾里德被近距离多枪残忍射杀。 现场几公里外其他路段有一辆可疑的卡车。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警察找到了凶手,当地的一名勤杂工亨利·泰农。即使这位黑人老者对二级谋杀罪认罪,警察却始终找不到他杀害贾里德的原因。 因为很明显,案发地点没什么人,也没有民宅,都是树木和单行道,犯案地点堪称“完美”。 在警方看来,凶手是故意把轮胎抛在路中间,诱骗贾里德上当被杀。这是蓄意谋杀!但亨利不招,能有什么办法? 在长达一年的调查后,警方终于发现了猫腻。 虽然看起来,亨利和贾里德没有任何关系。可是贾里德和谁结仇了呢?警方发现,在他遇害前,他曾和前妻起过争执,有关孩子的抚养权。似乎是贾里德觉得孩子大了,想把孩子要回来。 顺着这个方向,警察去查前妻一家人——发现她的现任老公马里奥竟然是这个亨利的前任房东。 而媒体也挖出了大猛料:这对原配夫妻2015年离婚的原因是前妻出轨。据悉,她在2014年年底和健身房的健身教练发生了婚外情。 被贾里德发现后,桑娜在2015年年初提出了离婚。 贾里德感到诧异,他甚至愿意原谅前妻的出轨,顶着绿帽继续维持家庭生活,然而她执意要分手。 纽约邮报认为,两人最近因抚养权吵架,或许贾里德曾以前妻出轨提出威胁。 毕竟两人当年离婚时,孩子才2岁,肯定不能因为母亲是过错方就判给父亲。而现在,孩子已经大了,贾里德或许是因为想推动改判,被前妻的现任丈夫雇凶谋杀。 目前,马里奥已被警方逮捕,他被指控犯有一级谋杀罪、共谋谋杀罪、教唆犯下重罪和虐待儿童罪。如果全部成立,将被判处死刑。 耐人寻味的是,前妻桑娜已向马里奥提出分手,并且否认自己与这起凶杀案有任何关系。 不论桑娜和马里奥到底是共同策划谋杀,还是现任丈夫的冲冠一怒为红颜,他们都需要为贾里德的死亡负责。

华裔女博士失联 国内父母急疯! 房东透露蹊跷事! 裁员大潮席卷 华人转身回流

近期,曾经是香饽饽的科技行业纷纷裁员,大批曾经抱着金饭碗的员工一夜失业,其中大量华人都被波及,有人后悔当年转码,回归传统行业,还有计划海归回国发展,也有人开始刷题,希望能成功“上岸”。 但也有人,可能寒窗苦读数年差点就熬出头,却备受打击,一时间无法接受。 近日,世界新闻网报道,一名女博士生与国内家人失联已数个月,家人十分担忧其安危。不过,据可靠消息,她并没有“失踪”,还住在原来的地址,然而,有称其近期行为蹊跷,疑似有精神状况。 据女博士在中国的家人,王女士40岁,四川人,在中国本科和硕士毕业后,来美国纽约读博并已经完成了博士学位。 王女士在国内的父母已经高龄80,去年8月起突然就联系不上女儿了,近半年来毫无音讯,害怕她遭遇不测,差点报警。 家人委托记者帮忙。当记者来到家人提供的地址时,房东表示,王女士一直居住在其地下室里,并没有出事。 房东称,她在疫情爆发后失业,2020年时曾回中国短暂居住,还委托朋友交租金,直到现在也是按时交租。 当房东听说王女士的父母正在找人时,迟疑了片刻说出了近日她的一些蹊跷事—— 有邻居指出,看到王女士经常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口里念念有词,感觉有点奇怪。 (图文无关) 之后的几次接触,房东又发现,她在原本的门锁外,额外加了两把锁。偶尔房东到后院种菜时,也会透过窗户看到她的房间十分凌乱,杂物堆积。 房东十分感慨——王女士租房有6年了,之前还地对房东说正在考执照,考到就会搬家。房东当时也很替她高兴,并送上了祝福。 王女士租房期间,曾在多家诊所工作,如今,房东对王女士的就业情况不是很清楚,猜测可能有在家上班以支撑房租。 王女士目前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不甚清楚;但可以理解她的苦闷,留学在外,获得博士学位,人近中年却没能获得一分稳定的职业,也无配偶孩子,从世俗的眼光看,她一定压力不小。 不过,人还平安就算好事,希望她能度过困难期,早点与家人联系。 另一边,硅谷近日也是现裁员大潮,微软亚马逊等大公司接连传出万人以上规模的裁员消息,不少华人都被波及。 华人陆先生最近就被辞退,他说,公司人事部门给他两周时间交接,说这两周可直接休假。 他也没打算闹,理解现在行情不好,被辞退很正常,但他想知道2周时间是否合理,有没有再多给点时间,让他可以有更多时间找工作的可能性。 此外,他表示,自己的奖金也还没发,是不是应该跟老板要? 还有他的工作签证身分,如果没有公司支持很难继续。最后只怕需要回国。 华人杨女士更惨—— 不久前,她刚刚为新工作跨州搬家,费了很大力气才安顿好,还没喘口气人就被辞退。 “人一下子很懵,心里很慌。眼下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小编还有一个朋友,原本在微软中国工作,老婆怀孕后他想方设法调到了北美公司, 不想,人才过来,竟然被裁了!现在老婆的肚子一天天变大,他这边失业在身,愁到不行。 近日被裁掉的李小姐说,她们整个公司裁员300多人,好多做了10多年的老员工也被辞退了,她担心大萧条是不是到来了。 同组一个工作了7年的同事走人,老板也没请大家吃一顿送行。让她感慨对公司不能有感情,干活拿钱走人,多投入一分感情都是浪费。 刚刚失业的黄先生就说,叫你走人不会有提前通知的,当天进公司被叫进去面谈,计算机所有权限都已被删。 然后由保安陪着走到座位上拿包走人,其他私人用品过一周寄到家,根本没时间吃饭送行。 他这让他感慨就不能在公司放任何私人物品,老板要是一早找他谈话,他能立马拎包走人。 华人姜先生在辞退后计划回流。 他说,比起美国现在的裁员大潮,中国的机会可能会更多。 国内既然已经开放了,以后肯定以发展经济为主。且父母年事已高,需要人照顾,干脆放弃美国的一切,回流。 就在前两年,华人朋友圈里都还在讨论着转码,不管曾经在国内做过什么,读什么专业,移民之后都不约而同地觉得,唯有转码是正道。而如今,风水流转如此快,眼看着“码农”被毫无预警地辞退,眼看AI越来越聪明,真是感慨留给人类的岗位已经不多了…… 不过,不管怎样,本领和知识是自己的,才华和智慧跑不掉,留得青山在才好。 希望所与人度过难关。

怒炸! 华裔博士夫妇遭留学生80多刀砍死 孩子竟被判给白人寡妇 亲友领养被拒!

40岁航天工程留美博士夫妇遭21岁中国留学生房客杀害,而且是当着两个年仅5岁和8岁的孩子的面! 这起震惊华社的谋杀案,今天竟又有了一个令很多人无法接受的结果—— 航天工程留美博士宣李俊 尽管孩子妈妈在生前已经托孤,希望由好友乔博士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但法院不但未遵死者遗愿,拒绝了乔博士的领养请求,还将孩子判给毫无血亲关系的白人寡妇,且未明确给予亲友任何探视权利! 本号曾多次报道过该起谋杀案——事起2020年4月疫情初期,21岁中国留学生王某在租住在房东、航天工程留美博士宣李俊家中时,由于两边对防疫观念的差距,引爆了冲突。 留学生王5月搬出宣家后,和房东太太又在社交平台上争吵,导致冲突扩大。 10月22日,王学生潜入宣家,当着当时年仅5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的面刺杀博士夫妇,博士房东当场死亡,房东太太吴女士当时身受重伤,不幸在几个月后死去。 凶案发生后,王学生遭起诉6项谋杀罪,并可能成为首位在美国被判死刑的中国公民。 事件发生后,两个年幼的孩子被该州人力资源部门DHR紧急接管,并迅速声明,两孩子为“阿州资产”(property of the state)。 此时孩子妈妈还活着,重伤入院,DHR则将孩子交付给凤凰市的Melissa夫妇家暂时寄养。 孩子妈妈经过治疗,曾一度好转,但可能也是有不好的预感,就留下文字嘱托并告知了很多亲友,愿意由好朋友、黎巴嫩裔大学教授Dr. Joseph Majdalani来担任孩子的监护人并抚养孩子。 Dr. Joseph Majdalani和宣家认识有十多年,2008年相识北京大学,也是他鼓励宣来美深造。 2015年,宣还加入了乔博士的团队,成为博士后研究员,除了与乔博士共同发表论文外,两家关系也十分密切。 乔博士可以说是“看着孩子出生成长”。 (标题:航空航天工程研究人员登上了《流体物理学》的封面,左为乔博士) 两人亦师亦友,宣家孩子的入学文件的紧急联系人就填写的乔博士,他被称为“没有血缘关系的uncle”. 谋杀意外发生后,宣家的很多事情都是乔博士在打理——葬礼、协助太太就医、孩子申请社会安全福利、寿险、协助警方验尸、处理房贷水电保险税金等,都是乔博士在帮忙。 (房东太太吴女士) 除此之外,宣家和吴家在中国的家人,也全部同意由乔博士来抚养遗孤。 原本以为,有这样一层关系,两个备受伤害的两孩子可以找到他们的归属了,不想,事情竟意外生变! 在吴女士病重之时,由于已经留下口讯,希望乔博士为2童的监护人,DHR还曾致电乔博士,表示将尽快安排紧急听证会,委任他为监护人。 然而,就在乔博士积极为此事奔走时,一系列让人看不懂的操作开始了—— DHR突然将此案负责人撤换,新负责人Beth Smith告知乔博士,他将不会成为监护人,因为孩子是“阿州资产(property of the state)”。 2021年4月,乔博士申请向法院申请孩子的监护权(custody),但当时法官迟迟不举行听证会,原因是寄养母亲Melissa表示要带孩子外出旅游;乔博士当时也未获允许探访孩子。 2022年1月,事情又变了——寄养母亲Melissa 的好朋友,寡妇Niclole DiCenzo也递出了抚养权申请。 这一回,法官在几天后就召开了听证会,迅速判决临时安置令(temporary dispositional order),将孩子放在Melissa家中,并要求对乔博士及Nicole双方家庭进行评估。 此时,虽然双方都被允许探视,但“荒谬”的是,乔博士和孩子的亲友每个月只能获得2天的探视时间,寡妇Nicole却被允许与孩子的“相处时间无上限”。 2022年8月,法官做出最终判决,实体抚养权给Nicole,法律抚养权归DHR。 判决还称,Nicole可以给予孩子情感的支持及稳定生活及教养,这也是孩子未来最需要的。 把孩子从熟悉的人手中“夺”走还不够,在判决中,法官出乎意料地未明确给予在美国的宣家亲友任何探视权利。 “欺人太甚!”亲友全怒了。 亲友表示,法官法罗斯(Mike Fellows)无视受害人及家人意愿,将抚养权判给了与宣家素不相识,对中华文化毫无关连的单亲母亲Nicole DiCenzo。 而Nicole认识孩子的契机及过程甚至未经法官或DHR许可,已违反法律规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