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掏1000刀都得破产! 加拿大妈妈后悔: 早知打死不生娃! 15%移民出走 这些华人也回流

到哪儿都是难

2024年,相信不少人都下了决心要存钱,但这个新年愿望对于加拿大人而言并不是这样简单。

对于正在“财务困境”中苦苦挣扎的加拿大人而言,别说存钱了,解决日常三餐都成问题。

近日,加拿大统计局公布一份令人心酸数据报告——要让很多加拿大人现在掏出1000块,等于让他们破产!

数据表明,26%加拿大人表示没有能力支付500加元的“意外费用”,也就是人们理财中常说的“应急金”。

一般来说,应急金应该要是3个月到半年的工资,作为突发状况要用的钱。但现在物价飞涨、唯有工资是死的,想存下这么多钱太难了。

报告指出:“绝大多数加拿大人担心汽油和食品价格上涨,近一半(44%)的人表示非常担心家庭支付住房或租金的能力。”

在海外论坛上,这个问题也引起加拿大人热烈讨论——

经济状况较好的人表示,临时掏个1000刀不是问题。

“我是退休的婴儿潮一代,可以轻松应对。作为一名图书馆馆员,我有养老金。尽管如此,我真的很担心年轻人们。”

“我可以,但我比较偏激,存了大量紧急储蓄。

然而,对于一些人而言,这1000刀根本就存不到应急金里,而是要用来交房租或账单。

“我能,但我将无法支付下个月的房租。”

还有人就遇到急需用钱掏不出来的情况,“我的笔记本电脑坏了,因为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远程工作,所以它至关重要。我必须购买一个新的,但我不知道从哪来这笔钱。”

对于其他人来说,临时掏出1000刀,可能就意味着削减支出,减少必需品的预算。

“这将意味着账单将被推迟1或2个月,我的信用降为0、食品杂货预算紧张、没有兴趣爱好花费,没有网购、零外卖、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内几乎不出门。”

还有人更惨:“我无法支付,除非我选择无家可归,一个月不支付任何账单、吃得更少。我是残疾人,目前无法工作。我不得不辞职,失去了积蓄 ,1000元就会毁了我。”

就别说1000块的应急金了,就连日常生活,都有很多人在苦苦挣扎,甚至把一位妈妈逼得说出这句:如果我能重新选择,打死我也不会生孩子!

Marianne Larson今年50岁,是一名平凡的加拿大母亲,目前住在BC基洛纳。

随着物价逐年飙升,Larson越来越感受到生活的压力。

她表示,自己已经尽一切努力省钱了,换节能灯泡、买混合动力汽车、买便宜货,对家庭花费进行“细致入微”的追踪,但这还远远不够。

Larson表示,无论她做什么,仍然无法跟上食品价格上涨。

现在她买东西都挑打折的买,只买必需品,改变饮食搭配,“现在越来越难了。”

就这么点东西,90刀。

2022年,她每周养活自己和十几岁的孩子们,买菜只需要85刀。现在大儿子都搬出去了,每个礼拜买差不多的东西,都要花150刀。

除了棉花糖、糖果和快餐面外,现在每周多支出40刀。

有网友也表示同感——

“我薪水不错,房租也合理,没有车,但仍然勉强维持温饱。”

“东西已经贵得离谱,无论我们买什么食物,价格都在大幅上涨。”

“我注意到,我年迈的父母买了很多谷物,早餐有时也吃谷物和零食。理由很简单,一盒麦片粥比一盒树莓、草莓或葡萄更抗饿。”

Larson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名护士,还以为自己以后肯定能买得起房子,但因为一次受伤辞职了, 多年来经历了财务压力。

大儿子现在长大了搬出去,也一样努力做三份工作维持生计。她甚至劝过儿子,以后不要生孩子。

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不要再生孩子了,我甚至不在乎是否能成为奶奶。”

她表示,她很爱自己的孩子,但现实和他们没关系,是真的太难了。

儿子也表示理解,“当我大儿子意识到独自生活有多么昂贵时,他说:妈妈,我不怪你不想要孩子。”

就别说牛奶鸡蛋麦片了,鸡腿都飙到天价了。

最近,一名在加拿大的博主卡斯·摩根(Cass Szabo-Morgan)PO出一段视频——

她在埃德蒙顿的一家Costco发现一个标着202.18刀的鸡腿,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结果下一秒看到更夸张的:224.58刀!

“这是给打算搬到加拿大的人看的,我们的食品价格高得离谱。这个故事的主旨就是:不要搬来这里”!

当然了,这其实是标错了,被博主拿来讽刺本地物价的。

“不要担心,鸡肉上的标签肯定是印错了的”。

摩根表示,虽然这个玩笑,但加拿大的生活成本并不那么好笑。

人们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搬移民到加拿大,来了却发现找不到工作,甚至可能变成流浪汉,这是令人难以置信、令人心碎的事情。生活成本飙升,移民又被迫离开。”

而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温哥华的物价算是最被人唾弃的了,就没有不贵的。

CMHC最新数据表明,温哥华仍然是加拿大租金最贵的城市。

2023年,温哥华的平均房租上涨了8.6%,空置率保持在0.9%不变,“创纪录的移民人数和购房负担能力的下降,推动了租房需求。”

紧随温哥华其后的是多伦多,最便宜的大城市是蒙特利尔,两居室的平均月租金为1096加元。

本地居民61岁的萨拉·史蒂文森(Sarah Stevenson)就表示,自己和丈夫两个人的年收入加起来有几十万,但这都不够了,正在收拾行李搬离温哥华。

“我们本应过得很好,把钱存起来,攒钱买房子的,但不幸的是,每每计划都被打乱,然后杂货又涨价了”。”

他们是老少配,丈夫今年45岁,在基斯兰奴(Kitsilano)租一套公寓,包水费在内每月房租超3200 元。

“我们付的房租简直太荒谬了。我不知道在温哥华,一个单身的人是如何生存下去的,更不用说一对夫妇,简直就是绝望加倍。”

下个月,这对夫妇将就会搬到奇利瓦克,因为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们找到了一个地方,价格便宜一半,面积还大了300平方英尺。”

由于搬家,她不得不辞去工作。“我丈夫可以在家工作,但这意味着我必须辞职,但我们束手无策。”

过去几年,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挑战,先是新冠,然后母亲又被查出癌症去世了,父亲目前正在住院治疗。

“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足以击倒他们的事情,会有紧急支出,这我明白,但我们甚至都无法攒下钱来应对这些事情。我们没有很多账单:一张信用卡、一辆车、房租、水电费,仅此而已。”

2023年12月,加拿大统计局人口数据就显示,BC省人口出现了季度性的跨省大迁移,7月到9月有近1.3万人迁到了其他省份或地区,其中9589人去了隔壁阿尔伯塔省。

本地人都受不了了,更不用说移民了。

今天,加拿大统计局又公布最新调查结果——超过15%移民在抵达加拿大后的20年内,决定离开加拿大!

这部分离开的移民要么回流,要么移民到另一个国家。

这个研究调查了1982至2017年加拿大的整体移民情况,发现移民在抵加后的3-7年间二次移民的现象更为普遍。

其中,来自中国香港和台湾、美国、法国、黎巴嫩的移民离开加拿大的可能性更大。

数据表明,以上这部分移民超过25%在进入加拿大后的20年内离开。

理由也很简单:“他们的出生环境还是吸引人、且有更高的生活水平,或者他们在加拿大定居只是移民的一步。”

反观,菲律宾、越南、斯里兰卡、牙买加来的移民不太可能离开。

除此之外,以下移民离开加拿大的可能性也更大——

没有孩子的移民家庭;

年龄在65岁或以上的移民;

新斯科舍省的移民;

投资和企业家类别的移民;(40%以上投资者移民和30%企业家移民在入境后20年内离开)

“这类移民包括流动性高的有钱人,即使他们获准移民,也可能打算在未来离开加拿大。”

报告最后也指出,根据教育水平的不同,移民也有明显的梯度,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比程度较低的移民更有可能离开。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