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

突发! 冯小刚的“大腕”走了! 加拿大传奇巨星去世! 曾演白求恩 与简方达有一段情

今天(6月20日),加拿大国宝级演员唐纳德·萨瑟兰(Donald Sutherland)在美国迈阿密病逝,享年88岁。 大家可能不熟悉这个名字,但萨瑟兰是加拿大著名的老牌影星,进入演艺圈70年,获奖无数,曾在2017年获得影坛最高荣誉“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他较为人熟知的作品包括《普通人》、《十二金刚》、《叛逆性骚扰》、《永无止境》、《饥饿游戏》、《傲慢与偏见》、《白求恩大夫》等,还自己拍摄了电影《哈利根先生的电话》等。 但华人观众最熟悉的,应该还是冯小刚执导的电影《大腕》。 《大腕》已经是快25年前的老电影了,当年以4千万的总票房收入取得国产片第一的成绩,萨瑟兰就扮演了这个电影中“泰勒导演”一角。 萨瑟兰生于1935年7月17日,加拿大新布伦瑞克省的圣约翰市,爸爸是一名推销员、妈妈是数学老师,他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主修工程,选修戏剧。 大学期间,萨瑟兰就被电台请去当DJ,但他当时一心想当工程师。 一脚踏进演艺圈,还是在27岁那年替朋友救场,出演了《侠探西蒙》里面。 1965年,30岁的萨瑟兰初登银幕,出演意大利片《活尸的城堡》,还是给朋友救场。 年轻的萨瑟兰外表英俊,身材魁梧,身高1.92,放在今天跟00后迷妹嘴里的“双开门”就差了个肌肉,于是被许多导演惦记上了。 就这样,萨瑟兰不情不愿地开始了自己的演员生涯。 1970年,他在影片《流动外科医院》中扮演一名在朝鲜战争中的战地外科医生,从此一举成名。 此后曾出演中国片《白求恩大夫》,再到后来的《大腕》。 当时说到中国人最熟悉的加拿大人,除了白求恩、相声演员大山,可能就是萨瑟兰了。 在筹备这个电影的时候,冯小刚本来是想请一个美国的大腕演员来演的。 当时萨瑟兰虽然出演了200个作品,却一直没有获得奥斯卡奖。 冯小刚的第一人选是马龙·白兰度,但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行,泰勒这个角色遇到了萨瑟兰,最后让他在中国成了“大腕”。 电影中,泰勒拍摄的这部电影叫《末世王朝》,开宗明义,就是致敬《末代皇帝》的。 开篇3位主角首次聚头,第一个话题便是《末代皇帝》导演贝托鲁奇,而萨瑟兰老爷子确实有资格谈论这个大导演。 二人早在25年前就合作过,当时他还剃掉了千年不变的披肩发。 老爷子一生中有过三段婚姻,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风花雪月往事,还是与简·方达的那段婚外情。 在这么多找他演戏的人中,唯有简·方达找他,萨瑟兰几乎是一口答应的。 简·方达生平中第一个奥斯卡奖,就是靠的与萨瑟兰公演的《柳巷芳草》,萨瑟兰饰演的警探在查案的过程中爱上了简·方达演的应召女郎。 戏拍完了,在电影中的爱意蔓延到了戏外,二人毫无悬念地交往了。 只可惜,当时这两人都结婚了,双双婚内出轨。 简·方达的丈夫是碧姬·芭铎御用导演兼前夫——法国人罗杰·瓦迪姆(Roger Vadim)。 放着这个帅丈夫不顾,简·方达前后跟萨瑟兰好了2年。 萨瑟兰当时的妻子是道格拉斯家族的女儿雪莉·道格拉斯,她在1966年嫁给萨瑟兰,原本日子过得平静温馨,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男神收割机简·方达。 经过一番挣扎,萨瑟兰的婚姻以离婚收场,雪莉之后就没有再嫁,一直到2020年离世。 萨瑟兰与三任妻子共育有5名子女,著名影星基弗·萨瑟兰(Kiefer Sutherland)就是他与雪莉的孩子,曾凭主演电视连续剧《24反恐任务》夺得艾美奖及金球奖。 1978年,萨瑟兰获授官佐级“加拿大勋章”,加拿大邮政署还曾发行以他为主题的邮票。 对于年轻的观众而言,萨瑟兰的经典著名作品已经有些年代久远,大家更加知道他儿子。 毕竟《24反恐任务》是个长寿剧,足足播了8季,跨度10年,很多热衷粉都知道他。 但如果回头看看萨瑟兰所参演的电影与合作过的导演,就会发现他是仅存不多与能被称为伟大的电影有过交集的人。 萨瑟兰活跃在70年代的大银幕,这也是属于他的主人公时代。 1970年的《陆军野战医院》、1976年的《卡萨诺瓦》、1976年的《一九零零》,三位名导罗伯特·奥特曼、费里尼、贝尔托鲁奇,加上萨瑟兰极其精湛的表演,就足以让他名垂影史。 但不知道为什么奥斯卡一直与他擦身而过,直到2018年第90届奥斯卡把终身成就奖颁给了这个加拿大传奇演员。 当了65年演员的老爷子正在吃晚餐,挂了电话意大利面都凉了,比起得奖,更可惜晚餐,但他还是感到惊喜的,因为他没有对自己得奖寄予多大期望。 “ 我从来没被奥斯卡提名过,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提名。有的时候我也会做梦,但因为都不真实,所以我也没有失望过。” 萨瑟兰曾在某个场合中引用自己主演的美剧——《黑金家族》里的一句台词: “我把我的生命交在你手中,这样你就可以安全地把它带到坟墓里去了。” 老爷子谈起死亡,直言每天都会思考它,因为到他这个年纪,身边的朋友都一一死去。 R.I.P.

恐怖! 大温女老板惨遭入室杀害! BC新超市开业仅40分钟 就遭连环盗窃!

最近,大温及周边地区的治安问题让市民们忧心忡忡。 乔治王子城(Prince George)的一家连锁杂货店在开业仅40分钟便遭到一伙盗窃团伙光顾,而在素里,则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谋杀案。 素里悲剧 无辜女子在家中遇害 阿伦·邓恩(Aron Dunn)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女儿托莉·邓恩(Tori Dunn)的悲惨遭遇。 上周日晚10点,警方接到报警赶到位于182A街的家中,发现托莉身受重伤,随后她被送往医院,但最终伤重不治。 据父亲阿伦描述,托莉当时正在自己的家里,突然有人闯进了她的家。 托莉是当地一家园林绿化公司的老板,她的父亲阿伦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无法理解像托莉这样善良的人怎么会成为这种毫无意义的暴力受害者。她受到她遇到的所有人的喜爱,把自己的时间和爱奉献给了朋友和家人。” 警方表示,嫌疑人在案发不久后被逮捕。然而,这名嫌疑人之前因暴力犯罪被捕,最近却被释放。对此,省长尹大卫(David Eby)表达了极大的悲痛和愤怒。 他表示,BC省已经与安大略省联手,向联邦政府施压,要求进一步修改保释规定。他说:“尽管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并让联邦政府改变了这些规则,但我们仍然看到这些人被释放回到社区,他们正在造成伤害,正在伤害人们。” 为纪念托莉,家人计划于6月22日(星期六)在素里本德地区公园(Bend Regional Park)为她举行烛光守夜活动,以表达对她的哀思和怀念。 新超市开门即遭连环盗窃 除了这起谋杀案外,BC省的盗窃行为也是异常猖獗。上周五,乔治王子城迎来了新的Buy-Low Foods超市的开业,原本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但谁也没想到,开门不到40分钟,小偷就开始行动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这家超市共发生了12起盗窃事件,涉及13人,损失的商品总价值超过450加元。 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两名嫌疑人被捕后被释放,并被警告不得再进入该店。另一名嫌疑人因持有武器、盗窃和违反释放令被拘留。皇家骑警表示,他们将继续与超市的安保人员合作,努力减少这种盗窃行为。 皇家骑警的詹妮弗·库珀(Jennifer Cooper)警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盗窃问题在乔治王子城的各大零售店已成为“普遍问题”。她说:“我们市中心的安全小组已经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两年的打击,但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 库珀指出,很多参与Buy-Low Foods盗窃的嫌疑人都是警方的“老熟人”,他们在多个零售地点反复作案。“我们会继续努力,希望能有效遏制这一问题。”她补充道。 不仅是乔治王子城,大温的Metrotown商场也深受盗窃困扰。本拿比皇家骑警本月早些时候在商场连续两晚展开行动,追回了近7500加元的被盗商品。 RCMP的迈克·卡兰杰(Mike Kalanj)警官表示,商场员工通常害怕或被告知不要干涉盗窃行为,但他们注意到“闭店时间”是盗窃的高发时段。 “我们与这些商店交谈后,他们解释说,最近在闭店时段,有人会冲进店内,抓起他们能拿到的东西就跑。所以我们的社区响应小组认为,这个时间段是尽可能多地追回被盗物品的最佳时机。”卡兰杰说。 在这两晚的行动中,共有六人被捕,其中一名38岁的温哥华男子走出一家店铺时,身上还挂着价值2600加元的高端运动服。这名男子与113起盗窃案件有关,显然是为了转卖这些商品。

加拿大恐怖枪击3人死!! 贷款经纪身亡 涉1700万豪宅诈骗案 大量细节曝光! 民众吓疯逃命

根据英文媒体最新报道,加拿大在本周一突发一起恐怖枪击案,枪案地点位于办公区域和学校附近,警方紧急疏散,最后酿成3死! 这场枪击发生在周一下午3点半左右,多伦多约克地区的一栋办公楼大厅。 工作日的下午,这个区域人来人往,突然几声巨大的枪响震天,惊动了所有人,尖叫声四起,大家慌忙逃命。 摄影师沙霍克·比尼亚兹(Sharhokh Biniyaz)的工作室就在枪案地点的走廊旁边,当时他在办公室里工作,听到隔壁传来争吵的声音。 没多久炸出枪声,几分钟之后,又是一声枪响,心下觉得大事不妙,拔腿就跑,一边打电话报警。 “老实说,我太害怕了,都不敢上前去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对方有枪。” 接到通报的警方没过多久就来了,里面又传来枪声,“我们听到了4、5下,一声接着一声。” 由于这个时间段接近放学时间,附近又有小学和托儿所。 警方立即就封锁了现场,甚至出动了紧急特遣部队和K9,把孩子们紧急疏散出来,通知家长来接。 日托中心的主管莎拉·阿什菲尔德(Sarah Ashfield)告诉媒体,她接到警方通知,得知附近发生了枪案,立即实行封锁。 “我们关掉了所有灯,孩子们被安置在角落里,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她一直站在大楼门口,等待警方的指令。一收到通知,就开始把孩子送到家长和监护人手里,一直到晚上6点左右。 “孩子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尽力保持冷静,所有的孩子都安全,这才是最重要的。” 托儿所的孩子最大的才4岁,很多小孩还在睡午觉,工作人员听见枪声,直接把床推了出来。 一对家长接到通知,立即赶到枪击现场,等待21个月大的女儿出来。 他们胆战心惊地表示,“我们感到非常不安全,我们之所以来加拿大,是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国家。” 另一位母亲泪流满面地表示,“我非常不安,急切地想见到孩子,所有父母都是同样的心情。” 等枪声终于平静下来之后,警方在现场发现了3具尸体,分别为1男1女受害者和枪手,警方猜测枪手在杀人之后举枪自杀了,3人都陈尸办公楼内。 据最新消息,1男1女的死者分别为54岁的多伦多男子阿拉什·米萨吉(Arash Missaghi)和44岁的萨米拉·尤塞菲(Samira Yousefi); 枪手是一名46岁的男子,警方尚未公布姓名,但此前有调查人员表示,枪案前这3人正在就“某种金融交易”发生争吵,但他们还在收集证据。 有消息人士透露,两名死者是一个公司的共同所有者。 阿拉什·米萨吉是一名抵押贷款经纪人,曾在2018年被指控卷入一起豪宅诈骗案,涉嫌欺骗投资者,金额达1700万,但最终没有被定罪。 细挖这个案子会发现,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房贷欺诈案”,也称为“跑马道案”(涉及豪宅位于这个区域)。 阿拉什·米萨吉与另一个搭档格兰特·埃里克(Grant Erlick)以个人和公司名义向贷款方出具虚假文件,谎称自己是物业的所有者,使用虚假保险称号证书、物业保险证书及虚假的保单,从而伪装交易具有合法性。 但其实,这些豪宅的房贷都没有登记,他也不是房主。 这个案子在2013年就展开调查,今天的死者阿拉什·米萨吉是被控4人中的其中一员。 还有一名女律师瓦基利(Vakili)也涉案,在当年3月份逃亡,带着一个装满5000刀现金和瑜伽裤的袋子,最后还是回到加拿大自首,但始终坚称自己是清白的。 这6年来,阿拉什·米薩吉就卷入一系列民事和刑事诉讼,被控诉利用的抵押贷款和借贷计划诈骗,包括欺诈超过5000刀、伪造文件等,阿拉什·米薩吉也涉嫌参与其中一项欺诈。 这些消息来源多名了解案子的人士,尚未被警方证实,更多细节有待公布。 但从目前的信息来看,不排除诈骗案受害者气不过开枪杀人的可能性。

绝望!大温女子癌症晚期痛不欲生 安乐死遭拒痛苦离世 背后原因令人震惊…

温哥华一位名叫盖伊(Gaye O'Neill)母亲,她最近的经历令人心碎。 她的女儿,年仅34岁的萨曼莎(Samantha O'Neill)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宫颈癌,癌细胞已扩散至淋巴和盆骨,使她承受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 在生命的末期,萨曼莎选择安乐死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由于萨曼莎就诊的温哥华圣保罗医院属于反对安乐死的天主教医疗机构经营,她的安乐死请求遭到拒绝。 在被迫注射大剂量镇静剂后, 萨曼莎被转移到另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她再也没有机会以清醒的状态与家人亲友诀别,只能在剧痛与昏迷中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数小时后离世。 女儿临走还遭了这么大的罪,甚至没能好好告别,这让家人们心疼愤怒不已,最终在昨天,将医院和BC省政府告上法庭。 萨曼莎曾经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喜欢跑马拉松,是个素食主义者,过着健康的生活。然而,命运无情地将她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2022年,萨曼莎被诊断出患有第四期宫颈癌,癌细胞扩散到了淋巴和盆骨,让她痛苦不堪。尽管她努力抗争,但到2023年初,她的病情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面对无尽的疼痛,萨曼莎决定选择安乐死,希望能够以一种有尊严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萨曼莎在温哥华的圣保罗医院接受治疗,但这个由天主教组织Providence Health Care运营的医院反对安乐死。 尽管医院的医护人员尽力为她提供治疗,但他们无法在这里为她实施安乐死。这就意味着,萨曼莎必须被转移到另一家允许进行该程序的医院。 转院的过程对萨曼莎来说是一场噩梦。在被注射了大量镇静剂后,萨曼莎被送上了救护车。 尽管医生和护士尽力让她保持舒适,但萨曼莎在转院过程中一直在呻吟和扭动,显然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她的家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带走,而无法在她最需要他们的时候陪在她身边。最终,萨曼莎在转院后的几个小时内去世,未能与家人做最后的告别。 面对这样的悲剧,母亲盖伊及其家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Providence Health Care的政策不仅侵犯了萨曼莎的权利,还加剧了她的身体和心理痛苦。 母亲决定采取法律行动,将BC省卫生厅、温哥华沿岸卫生局和Providence Health Care告上法庭,指控这些机构的政策违反了加拿大宪章权利和自由。 在提交给BC省最高法院的申诉书中,盖伊及其律师明确指出,尽管萨曼莎最终得到了安乐死的机会,但在强迫转院的过程中,她的身心遭受了巨大的痛苦,这严重剥夺了她应有的尊严和权利。 原告们坚持认为,以宗教理由禁止特定医疗设施提供安乐死服务,等同于将个人的宗教价值观强加于他人,这已经严重超越了基本正义底线。 更有甚者,不少临终关怀医生由于被迫在工作岗位上践行与个人信仰背道而驰的做法,也引发了伤害。 母亲盖伊和父亲吉姆(Jim O'Neill)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希望法庭的裁决能确保没有其他人再遭受他们女儿所遭受的痛苦。 吉姆痛苦地表示:“女儿她死得很惨,不应该是这样的。” 在萨曼莎的事件曝光后,虽然BC省政府早前承诺,将会在圣保罗医院旁设立临床空间供病患接受安乐死,但死者家人们对这一临时性方案并不买账。 他们认为公立医疗机构理应为大众提供全面医疗服务,不应基于宗教因素对病患进行任何歧视性对待。 对于萨曼莎的家人来说,一切都已太迟。他们的女儿不得不在极大的痛苦中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而这种痛苦本可以避免。 他们希望通过这场诉讼让大家知道,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每个人都应该有权以尊严和平静的方式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