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 1.4万尺高空斩首血案震惊全国 男子坐趟飞机上天 人落地头没了…

坐趟飞机,竖着上天,横着落地,好端端一个大活人上去,下来连头都没了,这情节连恐怖电影都不敢拍,却真实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这两天,一桩“无头尸案”惊悚全世界,一名男子上飞机,结果下来的时候头没了,剩下一具残缺的血淋淋的尸体落地,把地上的人都看吐了!

 

2023年11月22日,法国法庭宣判——64岁的飞行员阿兰(Alain C.)过失杀人罪名成立,被判缓刑,禁飞1年!

 

这桩“斩首案”还得从2018年7月27日开始说起,这一天,阿兰开着飞机载人上天,进行特技跳伞训练。

 

阿兰当时是法国南比利牛斯特种飞行学校的外聘飞行员,日常工作就是开飞机把学员们载到高空,协助他们进行各种训练。

这个学校的课程有很多,其中就包括了高空跳伞、滑翔伞、翼装飞行。很多课都是排在同一天进行的,所以阿兰经常一天得飞好几趟。

这天,阿兰要载的最后一波乘客,是两个练翼装飞行的学生,其中一人是40岁的尼古拉斯·加利(Nicolas Galy),是一名经验老道的狂热翼装飞行爱好者。

在上这趟飞机之前,尼古拉斯就已经有过226次飞行经验,从未出现任何失误。

悲剧发生当天,阿兰熟练地开着飞机上了天,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1.4万英尺的高度。

大家都是老手了,没有说一句话,尼古拉斯和同伴使了个眼色,开始做好降落的准备,享受高空坠落的快感。

降落几秒钟后,尼古拉斯调整姿势,准备展开羽翼进行滑翔。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跟在两人后面的飞机突然开始向下俯冲,左边的机翼从尼古拉斯身后迎了上来,重重地撞向了他的头部!

 

高速冲击下,飞机机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干净俐落地把尼古拉斯的整颗头切割!

 

仅仅十几秒钟,尼古拉斯身首异处,当场死在了半空中!

 

也正因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尼古拉斯身上的紧急降落伞自动打开,没有了头颅的身体挂在降落伞上,在空中飘荡,最后缓缓降落到地面上。

在地面等候的工作人员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究竟看见了什么——一具裹着翼装的尸体缓缓落地,而尼古拉斯原本戴了头盔的脑袋,早已没了踪影…

 

这桩“飞机斩首事故”发生之后,当时驾驶飞机的阿兰被停职拘押,而这个特种飞行学校也被迫停业。法庭开始了5年漫长的调查审判之路,直到今天。

与大家所熟知的高空跳伞和滑翔翼不同,所谓的翼装飞行(Wingsuit flying),指的是飞行者穿着覆盖全身的羽翼,用身体进行无动力空中飞行的运动,方向和速度都是靠自己的。

这个羽翼装在脚部之间及手臂下方都连结著翅膜,像是一只飞鼠或蝙蝠,长这样的——

翼装飞行属于自由降落运动,运动包括高空和低空飞行翼装飞行,与滑板滑雪、攀岩、帆板、冲浪和高山探险运动一起被归入极限运动,是技术难度高、挑战性大的体育运动项目之一。

这也是全世界最危险极限运动之一,死亡率达三成。过程中,翼装飞行员全身的防护只有一个头盔,一旦出现失误,极大概率就是死路一条。

对于这起案件,飞行员阿兰始终坚持自己没有责任。“这起事件将是我一生的悲剧,但我没有任何过错。”

据他陈述,案发当时,尼古拉斯与同伴跳出机舱,自己看到的飞行路线被清空,确认没有人之后,才开始操作飞机下降,没想到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视野盲区内,才意外撞上的。

“他没有遵循预期的跳伞路线,也不应该走这条路线。这使得他的头部与飞机平行,这不是我的责任。我认为,我选择的飞行路线是有正确的。”

但他也承认,与其他的跳伞训练员相比,翼状飞行员下降距离较短。阿兰在飞机下降之前,预留的时间可能不够充足。

据了解,由于两人都是老手,降落前两人并没有就行进路线进行协商和最终确认,都是默认的。

另一方面,尼古拉斯的家人控诉,这个悲剧之所以会发生,完全是飞行员的鲁莽和疏忽所致。

跳伞学校每天要送多趟跳伞学员上天,都是按趟算钱的,他们怀疑阿兰是为了急着冲回地面接下一单,才会让机翼削掉了尼古拉斯的头

律师克劳维茨也指出,阿伦当时因健康原因被飞行管理当局限制单独飞行,但他并没有听从指示,继续高强度接单赚钱。

言下之意,他是在被禁飞期间接单的,本来就不合法。

由此,双方展开了旷日持久的辩论,长达5年之久。

22日,法庭最终裁定:飞行员阿兰犯有过失杀人罪,因多项鲁莽和疏忽的行为致使尼古拉斯遇害。

两人之间沟通不畅,之间出现的通信故障,也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

目前,阿兰的具体刑期还没有下来,他的飞行执照将被吊销一年,南比利牛斯特种飞行学校也将被罚款两万欧元。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