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亨特拜登挪用女儿大学学费 买毒召妓! 自己卡里只剩$0.44

人渣

这么些年来,有关亨特吸毒、嫖娼、出轨等的丑闻,大家早已有所耳闻,然而最近,又一则有关亨特的丑闻爆出——依然刷新了我们的三观。

知道他渣,没想到他能渣到这个份儿上啊!把女儿的大学学费花了,拿去买毒品和召妓女!

爆料来自《每日邮报》。

《每日邮报》称,从亨特·拜登修电脑流出的个人信息中,挖出了一封2018年的电子邮件。

邮件是他在富国银行的私人银行经理于2018年12月17日发给他的——这是一封警告信,提醒亨特,他卡里只剩下$0.44,然而,银行收到一笔支票提取请求,要求再从账户里扣款$780

银行经理表示,为确认支付情况,请亨特必须在中午11点前给他回复。

亨特在11:50发了邮件,回复内容令人大跌眼镜。

我能不能从梅西尾号528的账户里取$2万美金到我的账户来?尽快!”

接下来还有一封更明细的回复。

“尽你所能,挪动所有的钱(Liquidate what you can)。将钱款转到尾号5858的账户里来。另外,不要支付任何一张支票或允许任何一个自动付款,在没有我个人允许的情况下。请根据合理顺序关闭所有的账号,因为我得知,我的前任似乎能够登录我的账户,并似乎试图转移我的钱。所以,不论什么钱之后打到我的账户里来,请在没有我允许的情况下,不要把钱给任何人。今天这笔钱到账后,我将到富国银行的一个线下分行去取,与此同时,我也在邮件里告知了我的律师乔治……”

梅西是亨特拜登和前妻凯瑟琳·布勒的小女儿,当亨特企图挪用她的钱时,当时她正在读高三。

这笔钱是拜登家族为她设立的大学储蓄基金,2019年的9月,也就是距离亨特取钱后半年左右,梅西就会去上大学了。

什么样的父亲,当自己账户里没钱的时候,要去动女儿的大学学费?

并且,拜登家族是什么样的家庭——权利和金钱都从不缺,但亨特依然有法子把几百万烧光,只剩下$0.44。

那么,亨特这么急着要动女儿的钱,是什么用途呢?

说来真是令人感到讽刺。

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里流出的更多资料显示,他把女儿的大学学费,拿去酒店开房召妓了。

银行经理发来的账单赫然可见,在转钱后的短短几天内,除了支付昂贵的酒店房费并转账给妓女的私人账户,他还拿这笔钱买了毒品(可卡因),甚至是用来付自己昂贵的保时捷跑车月供和其他个人开支。

其中最离谱的一笔,是$33.99美金的会员费——这是一笔成人网站裸聊会员服务的费用。

且不说$33.99这么点钱,都要靠“偷”女儿的钱的付。单想想,哪个父亲会拿女儿的学费去看“黄片”裸聊啊——真是禽兽不如

看着如此堕落不堪的亨特,拜登家族的其他成员并没有袖手旁观。

亨特的三个女儿,梅西、奈奥米和芬尼根都请求了祖父母的帮助,他们试图把亨特绑到戒毒所里去。

然而,并没有成功。

除了10月份挪动三女儿梅西的大学学费之外,2018年的12月,又出事了。

流出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2018年12月28日,亨特的助手凯蒂·道奇哀怨地给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抱怨,说他欠了宾夕法尼亚大学$27945的学费(很可能是大女儿奈奥米的),还欠保时捷$1700月供、以及梅西高中$4244.70的高中活动费用。

不仅如此,助手表示,亨特拖欠她$3000工资,以及另一名员工$1000。

亨特冷漠表示:“先付保时捷月供和我的健康保险,而且我还要处理学费问题,所以这个月你依然只能拿到一半的工资。”

短短两个月内,女儿的学费挪用过来之后,一下子就挥霍一空。

这该有多可怕?!

他究竟每天在做什么,发疯了似的烧钱?!

我想答案不言而喻,如此高昂的费用,自然都是招妓和买毒品。

目前,美国国税局正在对亨特进行调查,认为他掠夺的女儿学费储蓄金没有纳税,还涉嫌其他令人发指的税务犯罪,包括在纳税申报表上扣除向一名被定罪的妓女支付的数千美元款项。

唯一能让拜登老头子省点心的,就是亨特的三个女儿(他的三个孙女)抖很争气,一点儿不像她们的爸爸。

29岁的大女儿奈奥米、23岁的芬尼根都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

并且今年5月,3女儿梅西也顺利从宾大毕业。

拜登一家当时高调出席了孙女的毕业典礼。

希望这三姐妹花能远离她们的毒瘤父亲,健康茁壮的成长,成为一国之人才,半点他的恶习都不要沾染。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