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多名学童神秘失踪 "被迫成性奴"! 加拿大这城市是人贩子第一站?

9月26日,纽约邮报NewYork Post和每日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俄州失踪儿童数量今年“异常激增”,创历史新高。仅仅9月,当地一座城市就有近50名学童人间蒸发!

今年至今,俄州已有 1,000 多名未成年人“神秘失踪”

都只是10几岁的孩子,本应该背着书包去学校好好上学,但如今,他们一个个上了街头寻人启事。

在Cleverland市,9月共有45名儿童失踪,8月有超过35名儿童失踪,从俄州总检察长的失踪儿童网站数据看,这种趋势从今年5月开始,仅仅前两周就有30名儿童人间蒸发

孩子们都去了哪?不只是失踪儿童的家庭心急如焚,事件也在小城引发家长的恐慌,他们无法接受这么多孩子“不见了”,而警察同样束手无策,甚至找不到任何线索破案

17 岁的 Teonnah Thompkins 是最后失踪的孩子之一。

就在几天前,她最后一次出现在辛辛那提,身穿黑色衬衫、黑色裤子和白色鞋子。

然后就突然不见了。

同样17岁的Iyahna Graham,在9月23日,也就是本周六,突告失踪,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14 岁的Gideon Hefner最后一次出现是 9 月 12 日,他当时穿着深色衬衫、牛仔裤、黑色无檐小便帽,背着背包。

名单还很长,孩子们有的才刚刚参加完一次家庭聚会,然后就销声匿迹;

有的没有任何铺垫,突然消失,家长悬赏10000美元求线索,却至今杳无音讯。

按道理,如此大规模的儿童失踪,早该引起全民重视,但是为什么俄州儿童接二连三地消失,却一直没有太多新闻报道呢?

当地警察局长马乔伊称:“因为通常没有安珀警报。”

他将这些案件描述为“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发生的无声犯罪”。他强调,在他 33 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从未像今年一样见过如此多的失踪儿童。

但安珀警报的拉响有严格的标准——警方必须有理由相信发生了绑架事件,并且孩子面临严重人身伤害或死亡的迫在眉睫的危险

而这些消失的孩子,按照警方的说法,有很多“可能是离家出走”。

家长也好,警察也好,只是找不到他们了,“他们是否被贩运,是否参与了帮派或毒品,我们都不知道。”

最心急的永远是父母,Sherice每天疯狂地在接头寻找15岁儿子Keshaun。“我的孩子已经失踪40多天了,我只想让他回家。”

“我每天都想念我的孩子,我很担心,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吃饭或睡觉。我只想让他回家。”

然而按照警方的说法,很多孩子是自己离家出走,不是被绑架,所以无法拉响安珀警报。

所以我们就该放弃这些失踪的孩子吗?10几岁的孩子,能有多少涉世经验,遇到一些“披着羊皮的狼”,他们的命运会是怎样的?

其实这一切,似乎早已有悲哀的答案

这是CBS哥伦比亚广播电视公司2010年发出一个报道,请注意报道的第一段:

每年,俄亥俄州约有1000名出生在美国的儿童沦为性奴,另有800多移民沦为妓女或者“血汗工厂”的劳工。

这是由俄亥俄州贩卖人口研究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人口贩运哪里都有,但在靠近加拿大的“铁锈带”(注:铁锈带是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受工业衰退影响最深的中西部及五大湖区的总称。)重州俄亥俄,这个现象又尤为严重。

今天纽约邮报的数据显示,俄亥俄州失踪儿童数量几乎是人口相似州(如乔治亚、北卡州和伊利诺伊州等)的两倍

而根据托莱多大学副教授西莉亚·威廉姆森:“俄亥俄州不仅是人口贩运受害者的目的地,而且还是一个招募地。

此外,加拿大多伦多机场也是人贩子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受害者先被送入加拿大,然后再转移到加拿大和美国的其他城市,包括迈阿密、波特兰以及拉斯维加斯等。

其实加拿大也好不到哪里去。

由西门菲沙大学(SFU)国际网络犯罪研究中心与Sexual Exploitation Education共同撰写的一份发表在2022年的报告显示,2019年共报告了511起人口贩运事件。其中95%的受害者都是女孩

一位遭人口贩卖幸存的加拿大女孩就亲述过自己的故事:因为父母比较有控制欲,她经常和一个“好朋友”一起玩,会在她家过夜,一起溜出去参加派对。

然后,就是这个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后来把她“卖”了。女孩被灌醉后,被7个人强奸。之后被“闺蜜”和男友带到了另一个城市,成为他们的“工具人”,在不同的城市周转,从事性交易活动……

黑暗的角落哪里都有。

1000多个孩子就这样“消失”,这听上去无比“超现实”的事,在现实中,是真实存在的。

在一些“照不到光的角落”,一群人正在悄悄“拉拢”着懵懂的青少年,加入帮派,离家出走,被迫从事性交易……

华人家长们,该警惕了。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