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部长患罕见癌症 浑身泛黄 生存几率仅两万分之一 一个陌生德国小伙儿救了他

加拿大现任公共安全部长多米尼克-勒布朗(Dominic LeBlanc)精力充沛,工作安排满满。

然而,四年前,他曾患上一种罕见癌症,医生预计他仅有几周的寿命

不过,一个德国小伙却带来了生命的奇迹。

现年56岁的勒布朗是加拿大前任总督罗梅奥-勒布朗(Roméo Leblanc)之子,2000年当选为新不伦瑞克省博塞茹尔(Beauséjour)选区自由党议员,并一直连任至今。

他曾担任过多个政府部门的部长,并曾经担任过加拿大女王枢密院院长

2019年4 月 20 日星期六,时年52岁的勒布朗突然感觉非常不适,不仅疲惫不堪,还发起了烧。

他前往位于蒙克顿的乔治-杜蒙博士大学医院(Dr. Georges-L.-Dumont University Hospital Centre)就诊。

一开始,他感觉自己可能得了流感,后来的化验却发现了大问题。他患上了一种罕见的侵袭性极强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

示意图

这种癌症已经开始攻击他的肝脏

病情发展非常迅速,他的血液肿瘤科主治医生尼古拉斯-费恩博士(Dr. Nicholas Finn)都对未来很不乐观:“我们不能确定他能挺过来”。

如果治疗无效的话,他只有几个星期的生命了。

好在为期三周的鸡尾酒化疗使癌症得到了暂时缓解,勒布朗可以出院回家住一段时间。

他之前还曾罹患过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于2018年成功治愈。

勒布朗坚信自己还能挺过这一劫。

医疗团队认为必须进行干细胞移植,才能彻底治愈勒布朗的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他生存的唯一机会。

这个方法在理论上非常简单:杀死血液中的所有肿瘤细胞,然后从健康捐赠者的骨髓中引入干细胞,使免疫系统再生。

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医生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合适移植的干细胞。如果时间拖得太久,病人太虚弱的话,就无法承受整个移植过程了。

由于新不伦瑞克的医院无法进行移植,2019年6月,勒布朗转院至蒙特利尔的麦松纽夫-罗斯蒙特医院(Hôpital Maisonneuve-Rosemont)。

这时他已经出现了肝功能衰竭的严重症状,整个人黄的像个柠檬,眼睛也变成了黄色,非常消瘦。

他的妹妹自愿捐献干细胞,但却未能配型成功。

医生开始在魁北克干细胞库和国际干细胞库寻找合适的捐献者。

魁北克省干细胞库有55,000多名注册捐献者,国际干细胞库有55个国家的4,000万名捐献者。

幸运的是,2019年8月,医生的屏幕上跳出了一个完美的配型。这个人远在德国。

20岁的乔纳森-凯尔(Jonathan Kehl)与父母和两个姐姐住在德国黑森州的巴特赫斯菲尔德(Bad Hersfeld)小镇。

2018年,德国国家骨髓捐献者登记处去他的高中举办了一次宣传活动。凯尔当时就注册成为了捐献者。

他表示,不仅仅是他,当时学校里所有16-18岁的孩子几乎都登记了

他们被取了样,信息录入骨髓库。

没想到,仅仅不到两年,他的干细胞将挽救一个在数千公里外陌生人的生命。

凯尔接到德国骨髓库的电话,询问他是否愿意捐献干细胞。

“我也可以拒绝,但我同意了,”凯尔事后说道,“我想拯救一个生命!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也鼓励我捐献。

凯尔的父母

捐赠是匿名的,他只知道干细胞将捐给一名加拿大男子。

在大西洋的另一端,勒布朗欣喜若狂,找到完美配对的几率只有两万分之一,他真是太幸运了。

2019 年 8 月 31 日,骨髓移植程序正式开始。他入院接受了为期 10 天的强化化疗,摧毁了自身的免疫系统和血细胞。

与此同时,凯尔来到距家乡150公里外的法兰克福红十字会医院,在捐献前接受注射,以便刺激他的干细胞生成。

2019年9月16日,到了抽取干细胞的时候。凯尔说:”我感觉很虚弱,但他们告诉我这是正常的,因为细胞受到了刺激。”

他坐在扶手椅上,看着从手臂上抽出的血液被送入离心机,分离出干细胞后,其余的血液成分被输回凯尔体内。

凯尔

过程一结束,救命的干细胞就被装入冷藏箱,空运至加拿大。移植手术定于48小时后进行。

2019年9月18日下午2点左右,一名身穿从头到脚防护装备的护士走进蒙特利尔医院勒布朗的无菌病房,小心翼翼地将装有干细胞的小管子连接到他心脏上方动脉的导管上。

注射进行了两个小时,一大袋米色物质被静脉注射到了勒布朗的体内。

示意图

虽然输液过程很顺利,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却尤为关键。新的血细胞需要 14 到 21 天才能再生,再过一周才会正常运作。

他一直处于隔离状态,每天输血、输血小板、输抗生素以抗感染、还需要输镁和钾。化疗反应很剧烈,他的口腔出现了溃疡,连续五周都要静脉注射。

终于有一天,主治医生微笑着走入病房,告诉勒布朗他的白细胞出现了。移植成功了。

在勒布朗继续留院治疗期间,加拿大还进行了一次全国大选。虽然他缺席了竞选活动,但是还是成功的第七次连任

2019年11月5日,勒布朗血液中的所有细胞都是由捐赠者凯尔的干细胞生成的了。医生形容他获得了重生

在入院两个多月后,他终于出院了。

在重获新生的喜悦中,勒布朗特别想感谢为他捐赠干细胞的人。依据国际惯例,捐赠者和受赠者在两年内必须保持匿名。这是为了确保移植手术真正起作用。

勒布朗写了一封信,但是必须要等两年后才能交到凯尔手上。

2020 年 1 月,勒布朗在掌声中回到了渥太华的下议院。由于化疗的原因,他那时候变成了一个光头。”我的免疫系统就像四个月大的孩子”,他开玩笑说。

移植手术两年后的2021年,勒布朗在前往渥太华国际机场的途中收到了一封来自麦松纽夫-罗斯蒙特医院的电子邮件:他们拿到了他的捐献者信息

勒布朗惊呆了。拯救他生命的人叫乔纳森-凯尔(Jonathan Kehl),竟然是1999年出生的年轻人。

时任加拿大驻德国大使,曾担任加拿大自由党党领的的斯特凡-迪昂(Stéphane Dion)建议勒布朗用英语给他的捐赠者写一封信,然后翻译成德语。

勒布朗写道:“您救了我的命,我非常感激您的慷慨。”

当凯尔收到字条时,也惊呆了。他和母亲在互联网上搜索勒布朗的名字,才发现他是一名加拿大国会议员。凯尔感叹道:”这简直难以置信!”。

四天后,当勒布朗看到回复时,他的心怦怦直跳。凯尔用英语写道:”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很高兴知道你一切都好。”他们在圣诞节前两周安排了一次虚拟会面。

他们花了很多时间谈论各自的经历,勒布朗邀请凯尔在新冠消退后访问加拿大。

2022 年 9 月 25 日,凯尔与朋友丹尼斯-博伦德(Dennis Bolender)同行,乘机降落在渥太华国际机场。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加拿大。

迎接的工作人员把他们送到一间酒店,勒布朗已经在那里等候。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虽然两人从未见过面,但却像一家人一样。三年来,凯尔的血液一直在勒布朗血管中流淌。

3天后,勒布朗带凯尔参观了加拿大国会山,他向在场的记者和摄影师们自豪地介绍凯尔:”这个年轻人救了我的命。”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对这位年轻人的慷慨表示了由衷的祝贺。

凯尔在加拿大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除了在蒙特利尔稍作停留外,他在新不伦瑞克省的米拉米奇河(Miramichi River)上钓了几天鲑鱼。尽管什么也没钓到,但他陶醉在壮丽的风景中。

“一切都很美,”这位年轻人说。

勒布朗亲自开车送他去机场搭机回国。凯尔突然感到心情沉重。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抛在了身后。

凯尔非凡的举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勒布朗激动地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勒布朗癌症复发几率越来越低,如果病情恶化,凯尔承诺会再次出手相救。

凯尔说:”我觉得勒布朗先生跟我是一对双胞胎兄弟。”

如果你也想成为一名干细胞捐赠者,拯救他人的生命,可以登上加拿大血液服务官网,在线注册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