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员客机高空求救! 飞行员发疯强关引擎 让飞机坠毁?! 曾致217人全亡空难

究竟是怎么想的

飞机飞到一半引擎被关掉,究竟会发生怎样的惨剧,简直令人不敢想象,然而,这样的事情居然真的有人故意下手,试图拉着全机人一起给自己陪葬?!

10月23日,一个载着乘客的短途航班上,一位飞行员突然“发疯”,企图试图强行关闭引擎、让客机坠毁!?

驾驶舱立即陷入了恐慌,机组人员手忙脚乱,紧急向塔台和警方求救!

据美媒综合报道,这次出事的是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的2059航班。

这是一个常规执飞华盛顿埃弗雷特和旧金山的国内航线,飞行时间约2小时,机型是E jet喷射客机系列175机型,可载乘客80人。

这天,这个航班在下午5点30分之前起飞,原定要在7点半抵达目的地。乘客们陆续找到位子安顿下来,等待飞机上天。

原本,这应该是一趟普通而繁忙的旅程,却没想到,驾驶舱后方一位飞行员突然“抽风”,伸手触碰引擎的消防手柄(也就是灭火系统),“试图破坏引擎的运作!”

这个系统是由引擎的T型手柄组成的,一旦被完全拉开,机翼中的阀门就会关闭,中断供向引擎的燃料,最终失去功能。

坐在前面的机长和副机长注意到他这个动作,立即吓疯了,转过来将其制服,打断了动作,才避免了悲剧发生。

试想一下,飞机这引擎一旦真的被关闭,后果不堪设想。两人合力将这人制服,铐在了座位上,随后向塔台报告情况,并向警方通报,请求中途迫降,且执法人员待机。

不久之后,这架原本要飞往旧金山的飞机迫降在波特兰国际机场

据透露,这名“企图让飞机坠毁的”飞行员是44岁的埃默森(Joseph David Emerson),现已被拘留,被控犯有83项谋杀未遂罪、83项鲁莽危害的轻罪和一项危及飞机的重罪指控。

原本,艾默生这天并不是当班的飞行员,只是“搭便机”回家,坐在了机长旁边的折叠座椅上。

美国航空业人手短缺,一些机师当班之后会搭乘本公司的航班飞到另一座城市再飞,客舱有座位就补位上机,没有有时候也会坐驾驶舱,艾默生的情况也是如此。

艾默生企图关闭引擎的时候,飞机正飞在高空9400米左右的高度

今天,这起案件的更多细节被挖了出来——

44岁的艾默生是在2001年8月份进入阿拉斯加航空集团的,2012年进入美国维珍成为飞行员,然后在2016年阿拉斯加收购维珍之后回来的。

2019年,他成为阿拉斯加航空的一名机长,职业生涯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艾默生当天一开始还挺正常的,跟前面的同事谈论着天气,然后突然把戴在头上的耳机一甩,嘴里一边说着“我不行了”,然后伸手抓住两个手柄。

一名空乘人员声称,自己听见艾默生说“我搞砸了一切”、“试图杀死所有人”等话。

警方透露,埃默森表示自己 “精神崩溃”,6个月前开始抑郁,当时 40 个小时没有睡觉了,感到脱水和疲倦。

他拉下了两个紧急关闭手柄,是因为以为自己在做梦,只想醒过来。

飞机上的乘客并不知道具体驾驶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飞机突然降落,几名警察崇尚飞机,带走了一名男子。

其中一名乘客嘉威洛表示,“那位先生被警察护送着离开,空乘人员广播表示这人‘精神崩溃’,需要立即下飞机。”

另一名目睹了现场的乘客表示,艾默生看起来有些奇怪,被人带到了飞机后面,直接被铐在栏杆上。

“空乘人员非常敬业,冷静处理这一切,我们直到飞机降落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为什么做出如此疯狂的行为,现阶段没有人知道,但在艾默生亲朋好友和邻居的眼里,他是一个风趣幽默又有爱的人。

一位邻居告诉媒体,艾默生和妻子带着2个年幼的儿子,生活在加州快乐山社区,一个价值120万美元的4居室房子里。

“这真是令人震惊,他们是很好的邻居,他非常友好,也是一位好父亲,一有时间就和孩子们一起玩。”

“他非常有同理心,我们有一个有特殊需要的儿子,他对他很好,我们简直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

艾默生家门口还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免费飞行课程,咨询请入内。”

但不论如何,事情还是发生了。

阿拉斯加航空表示,当时这架飞机上有80名乘客和4名机组人员,里面还有孩子。

也就是说,这架飞机差点出事的时候,是满员的。万一这人真的把引擎关了,全机可能就得一起坠落了。

联邦航空局(FAA)已经介入,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调查。

之所以如此认真对待这个事件,是因为之前曾经发生过震惊世界的“埃及航空990号航班事故”。

这架飞机的副机长关闭了引擎,让整飞机坠入大西洋、全部机上成员无一生还。

这起空难发生在1999年10月31日,埃及航空990号航班从美国洛杉矶出发,目的地是埃及开罗。

当时,机上乘客一共有203人,其中包括33名在美国受训的埃及军官和飞行员和机组人员14人,共计217人

这些乘客大多是去埃及旅行的,单他们并不知道,这次航程将会是他们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班飞机。

执飞的是机长艾哈迈德·哈巴希和37岁的副机长阿德尔·安瓦尔,另有两名后备正副机长——52岁的拉乌夫·努尔丁和59岁的贾迈勒·巴图提。

凌晨1点20分,飞机起飞,后备副机长巴图提突然要求与副机长换班。一般来说,副机长换班是有时间表的,但巴图提表示想早一点驾驶飞机,副机长最终妥协。

不久后飞机就进入了自动巡航模式,机长将控制权交给巴图提,自己起身去卫生间,一场灾难就此展开。

机长离开座位不久,飞机就开始由原定的轨迹急速下降,随后又急速爬升,最终失控般往海面坠去,最后在冰冷的大西洋中爆炸解体

飞机从开始偏离轨道、到坠毁,只用了短短的36秒

黑匣子证据显示,这架飞机先是被人为断掉了自动驾驶系统,开始下降,随后左右引擎相互运动,往不同的方向操作。

几秒后,飞机发动机突然关闭,最终以不可挽回之势坠入大海。

驾驶员最后的对话也令人毛骨悚然,巴图提语气奇怪、急速地念了14遍“Tawakalt ala Allah(我把信念都交托给真主)”。

当时机长很可能冲到了驾驶室试图挽救客机,但巴图提一直不配合,才导致了左右引擎互相运动的结果,关闭发动机则是最后一击。

据调查,巴图提在此次飞行前有严重的渎职行为,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进行埃及和美国之间的飞行,美国猜测由于受到惩罚,导致巴图提心理失衡而报复社会。埃及方面否认了这种说法,他们认为这次空难完全是个意外。

不幸中的大幸是,阿拉斯加航空今天这起“突发事件”最终没有演变成空难悲剧。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