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就死了! 亚裔美女加拿大被耽误 苦等8个月癌症扩散;做手术发现设备不够了

加拿大医疗免费,但不少华人真的生病了,还是果断选择回国治疗,原因不用说也知道:这里太慢了,要真是大病,等治疗和等阎王来接人差不了多少…

最近,一个“亚裔留学生在加拿大因为癌症去世”的新闻让不少人心碎,一个学生来读书,不幸被检查出来癌症,结果等了8个月才得到检查报告,回国后就撒手人寰!

这个留学生名叫Saandra Salim,今年27岁,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名国际留学生。

2022年10月份,Salim就出现了胃痛和腹胀的症状,一直不见好转,最后到医院就诊。

一开始,医生简单看了下就给开了治疗胀气的药,把人送回家休息了。遵照医嘱吃了大概一个月的药之后,Salim的症状还是没有消失,反而加重了。

11月,她再次就医,这次转到外科做了个手术,把长达27厘米的卵巢囊肿给切除了,还做了个癌症筛查检测。

手术后回到家,Salim一直心挂着那份检查报告,就怕自己是真的得了癌症,错过治疗,医院那边却一直没有回信。

原以为这次做完手术,应该就痊愈了,结果没过几个月,隔年6月,Salim又因为严重背痛去了医院。

Salim去的是同一家医院,她告诉医生自己之前接受过手术、也做过癌症检测,但一直没有拿到结果报告。

奇怪的是,医院的系统并没有显示Salim的就医记录,而是开了泰诺、并建议进行物理治疗。

2023年7月29日,Salim因为一次跌倒而无法站立行走,又被送到了这家医院的急诊室。

这一次,她拿到了自己8个月前做的活检报告。

等了8个小时,Salim才终于见到医生。母亲回忆起那一天满是心疼:“那天,我女儿在医院非常痛苦,而我只能隔着手机视频电话,看到她痛苦地翻滚,这实在是难以忍受。”

这个时候,Salim体内的癌细胞已经严重扩散到肝脏、脊柱和子宫了,医生直接下了最后通知书:你的生命只剩下几周了

“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Salim患了癌症。”

“如果医院在手术后不久就告诉我们活检结果,她本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质量,并减少创伤和痛苦的。”

事实上,在治疗期间,他们还经历了“多起医疗过失事件”,家属现在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

确诊癌症之后的日子过得非常快,2023年8月,Salim在这个Grand River医院接受脊柱手术,然后就回印度接受进一步治疗了,一治就是4个月。

2024年1月11日,Salim就匆匆离开了这个世界。

Salim的妈妈泪流满面地说:“我的女儿最大的爱好是跳舞,但她最先失去的,就是站立的能力。我们把Salim送到加拿大,以为是把她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国家。”

对此,Grand River医院的回应是,根据安省医疗保健系统,当实验室发现测试或活检结果异常时,结果就会发给患者的医生或护理团队,他们也遵循这一标准流程。

一开始,医院工作人员还说他们销毁了文件,在家属投诉之后,这份报告又出现了,整件事情就显得诡异。

相关组织已经发起请愿书,呼吁对Salim的案件进行全面调查。

“就Salim的情况而言,这是一个明显的医疗过失案件,仅因为她是一名国际留学生,就受到了某种二等公民待遇”。

“我们甚至不知道,Grand River医院是否有她的活检结果存档。我们只知道被延误了8个月,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Salim快要死了,他们八个月没有告诉人活检结果。在对加拿大医疗保健失去所有信心后,她要求提供记录,飞回印度接受治疗,他们却试图阻止。”

安省的国际留学生一般是通过学校买保险的,但也并非所有学校都提供,且可能无法涵盖所有医疗项目。

丈夫Niraula说,Salim在加拿大留学的2021到2023年,仅学费就花了$35500。

“国际学生越来越被视为未来的高技能工人,却不让他们获得全民医疗保健,这是荒谬的。”

很多加拿大人在为年轻的Salim感到心碎的同时,也表示“这还真不是什么留学生、二等公民的问题,因为本国人看医生一样艰难。”

1月28日,一样是在安大略省,加拿大妈妈茱莉亚·马洛特(Julia Malott)因为女儿突然“剧烈腹痛”,马不停蹄地带着孩子赶到医院St. Mary’s General Hospital。

母女俩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但等到了凌晨2点,才有医生来看诊,并开了止痛药。

到了凌晨4点,医生都已经诊断认为很可能是阑尾炎,要做超音波检查,结果又得等4个小时,一直到隔天早上8点.

这一个晚上,他们还得把急诊床位让给另一个患者。

第二天上午10点,马洛特女儿才最终确诊阑尾炎。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医院苦等了12个小时,以为就可以做手术了。

结果,医院一句话给打回来了:没有足够的设备进行手术!

而附近的Grand River Hospital,也就是一直没给Salim报告的医院,也缺乏急诊室床位。

没办法,只有等一个字。

经过整整36个小时漫长的等待,马洛特的女儿最终等来了手术。

谁能想到,一个简单的阑尾炎手术,在加拿大看病居然能这么困难。

孩子手术期间,愤怒的马洛特向安省省长福特、副省长Sylvia Jones和整个省政府写了投诉信,痛斥这两家医院的糟糕护理。

“两家医院做得非常糟糕,尤其是部分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都是善良、勤奋、富有爱心的人,他们被困在一个管理能力完全不足的急诊部门,根本无法完成任务”

也因为这次经历,原本想要当白衣天使的女儿也表示梦碎,“我现在再也不想踏进急诊室当护士了。他们很无助,我再也不想看着人们经历和我一样的事情了。”

对此,人们的反应都差不多,批评加拿大政府——

“加拿大基础设施根本不够用,每年还收这么多难民。”

“加拿大的医疗体系确实存在问题,不想再向这样无为的政府交税。”

“急性阑尾炎这种手术如果因不及时产生严重后果,责任谁担?”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