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 华裔学霸投毒室友 毒药无色无味! 他舌头四肢刺痛 全身红疹昏倒 痛苦挣扎

又有谁能想到,每天朝夕相处、无话不说的人,居然就是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凶手,光用想的就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现实往往远比想象来得恐怖。就有这样一个活生生的案子,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潮气蓬勃的大学生朱万·罗亚尔(Juwan Royal)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理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上学。

与千万美国大学生一样,朱万离开了家人,住进大学的宿舍,认识了中国留学生杨裕凯(Yukai Yang,音译)。

朱万和杨裕凯虽然族裔不同,但每天朝夕相处,也处成了哥们儿,关系还算不错。

杨裕凯学的是化学专业,在班里成绩优异,被同学们视为“学霸”,成绩单几乎完美,朱万也很羡慕杨裕凯的学习成绩,并将其作为激励自己学习的榜样和目标。

日子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两人相安无事,抬头不见低头见。

2018年2月份,宾州春寒料峭,大家都窝在宿舍里躲避寒冷,朱万也是其中一人,就一边学习一边吃饭。

可这饭越吃越不对劲,朱万突然感觉视线模糊、神志不清,整个人头重脚轻。他没有时间反应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双腿无力,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再睁开眼睛,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朱万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宿舍地板,手脚的知觉逐渐恢复。

感觉自己可以缓慢动弹之后,朱万摸到了手机,拨通了救护车的电话。

被送到医院治疗的朱万,病情并没有就此好转,而是越来越严重。2个月后,朱万的父母将儿子接回了纽约修养,转院检查治疗。

然而,诊查结果出来的时候,一家人都惊了——铊中毒!

事实上,在晕倒之前,朱万就已经不断出现身体异常的情况了,一开始还以为是吃坏肚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中毒了。

就在不久前,朱万在宿舍接水喝,喝下去的那一瞬间,舌头一阵发烫,似乎喝的不是水,而是一碗辣汤水,他立即冲到厕所疯狂漱口。

当时疼痛感稍微缓解了些,但几天之后又复发。

朱万以为是自来水管有问题,还好心提醒杨裕凯,让他也注意一点。

紧接着,在晕倒的几周之前,朱万发现自己浑身起红疹,掀开衣服一看全是一个个小红点,十分渗人。

短短2个月,朱万的体重就骤减了20磅左右,他要不是完全无法咽下任何事物,要么就是不敢进食。

这样就算了,朱万感觉自己的心脏也不正常,到医院检查,曾经戴了1个月的心脏检测仪,而在这个期间,他又出现了新的症状:呕吐不止。

因为一整个晚上吐个不停,朱万曾被紧急送医。

更糟糕的是,本来只是在舌头感觉到的刺痛感,逐渐蔓延到了四肢,“好像有人拿了100把小刀,刺向我的双脚。”

逐渐的,原本活蹦乱跳的男大学生朱万成了病恹恹的病号,可怜的朱万连正常睡觉和行走都成问题。

疼痛感日夜折磨着朱万,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截肢。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铊中毒。

大家可能没有怎么听过铊中毒这个词,这是机体摄入含铊化合物后产生的中毒反应。

被世间称作“剧毒”的老鼠里面,就含有铊。

对于哺乳动物而言,铊的毒性比铅和汞等金属元素还要高,对成人的最小致死剂量为12mg/kg,对儿童为8.8~15mg/kg。

铊中毒的症状就是下肢麻木或疼痛、腰痛、脱发、头痛、精神不安、肌肉痛、手足颤动、走路不稳等,朱万全中了。

他就开始纳闷儿,铊这个元素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见,他怎么会摄入这么大量的铊?

朱万的父母一开始怀疑是宿舍里面的什么东西有毒,立即就报了警。

警方一调查,立即就把目光放在了朱万的华裔室友——杨裕凯身上。

朱万刚开始出现身体不适的时候,曾提醒过杨裕凯,当时他就表示,可能是有人下毒,并表示“这种毒素应该是无色无味、易溶于水的”。

朱万也担心是这样,随后报了警,警方当时就怀疑了。

因为当时朱万的症状只有身上起红疹和刺痛,一般看见这种症状,都会才是皮疹什么的,但杨裕凯直接就才是中毒,还表示怀疑有人在室友的漱口水和宿舍冰箱的牛奶下毒。

不仅如此,朱万曾在床上发现了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涂鸦,被写着“N****,get out of here!(黑鬼,滚出美国!)”

对此,杨裕凯一概表示不知情,称自己当天出门了,不在宿舍。

警方在比对了涂鸦和杨裕凯的字迹之后,发现相似度非常高。

摸着一条条线索,警方最终拘留了杨裕凯,但他立马就交了保释金,然后买机票准备逃回中国。

见惯大场面的警察也不是省油的灯,联系了移民局和海关,在他准备逃走之际把人抓了回来。

最后,杨裕凯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承认自己把铊混在饮料和食物中,让朱万服下,但辩称他本来在网上买化学药品,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自杀用的。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杨裕凯这药最后用在了朱万的身上?

据报道,杨裕凯投毒室友的理由让人难以理解:为了获得朱万对自己的注意?!

杨裕凯是人们眼中典型的亚洲学生,成绩优异,性格有些害羞,几乎孤僻,事事追求完美,且患有“分裂型人格障碍”,平时不常和人交谈。

杨裕凯来自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从小被灌输的观念就是要争第一,到美国留学也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各项成绩都有着“死指标”,那就是第一。

不仅仅是父母亲,就连祖父母都都给了杨裕凯巨大的压力。常年压抑的家庭氛围,造就了他孤僻的性格。

在大学生活中,开朗的朱万算是比较能够理解、听他说话的人了。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杨裕凯在心理上比较依赖朱万,一定程度上朱万满足了他的社交需求。

在朱万中毒发作前几周,杨裕凯曾因为成绩而担忧,在宿舍里发了疯一样学习,甚至用家具和箱子在两张床之间支起了一道墙壁,把自己困在里面,经常垂头丧气,焦躁不安。

而就在此之前,朱万跟杨裕凯表示自己就要搬走了,估计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裕凯承认,自己因为原生家庭承受巨大压力,曾多次尝试自杀,还写下了长达6页的“遗书”。

在听到朱万要搬走的消息,崩溃的杨裕凯转而将目标放在了他身上,实施投毒。

参与法庭评估的心理学家弗兰克(Frank Dattillio)分析,杨裕凯患有精神分裂症,这种看似毫无逻辑的做法正是症状之一,“他相信在食物中加入了足够的化学物质,可以引起朱万的注意。”

“他对我说,‘我知道我需要放多少药剂才能杀死他,因为我知道我需要放多少药剂才能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表示,杨裕凯的做法实在是太可怕了,投毒让朱万饱受折磨而死不了的做法,还不如杀了他更痛快。

“如果他能伤害他最好的朋友,他就可以伤害任何人。”

最终,杨裕凯被判处7年监禁,假释后被遣返回国。2025年,杨裕凯就会假释出狱。

而直至今天,朱万仍因铊中毒而时不时忍受蚀骨般的疼痛,并担心这可能会伴随他的余生。

对于杨裕凯的下毒这件事情,朱万本人已经释然,原谅了他,表示“这是为了让自己好好活下去,这样才能获得平静。”

不论是处于什么原因,下毒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然而过去这几年,类似的事件在国内外不断上演,让不少住宿舍的人都担心自己树敌,不知不觉就被“干”掉了…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