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华裔高管自曝 奋斗20年创收$10亿被炒 只因是华人 公司禁普通话

尽管很多西方国家都自我标榜多元文化、人人平等,但实际上很多社会上的潜规则依然是歧视亚裔、华裔的。

最近,一位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加拿大华裔勇敢站出来,曝光其前东家多年对他和其他华裔员工的不平等待遇。字字带泪、句句泣血,都是华裔员工在职场的心酸历程。

现年52岁的Andre Wong已在硅谷的科技公司工作超过20年,然而,公司并没有看在他付出半生心血、立下汗马功劳的辛苦上体恤他,反而一步一步把他从工作团队的中心逼成边缘人,最后再将他残忍解雇。

Wong选择在6月30日向加州圣克拉拉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其2000万美元,并联合起其他在科技行业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华裔和亚裔人士,挑战权威对他们无形的歧视——“竹子天花板”(bamboo ceiling)。

Wong在知名电信设备公司Lumentum工作,作为一名加拿大华裔,他从加拿大赴美闯荡的早期,便加入了这家公司。准确来说,Wong在Lumentum工作了22年,他用他的勤劳和技术,开发了一种3D传告技术,这项技术为公司创收了10亿美元。

照理来说,Wong应该被公司当做摇钱树,可公司却想将他一脚踢出门外。他说,自己不但没有能够成功晋升高管,还被一步步排挤,最后被解雇。

Wong说,Lumentum有许多华裔和华人的技术人员,有时候大家会用普通话交流,但管理层有一次发现后,命令禁止在办公室里讲普通话,即使是休息时间、非正式的使用场合也不可以。

这种情况从2015年就开始了。

除此之外,Wong因为讲英语有口音,他的上司还多次嘲笑他发音“program”这个单词时发音“r”的奇怪方式。

Wong觉得不被尊重:“领导根本不在乎演讲的内容。”

对于华人来说,不惹事、能忍则忍的处事风格让他多年来一再忍让。他以为,只要薪资待遇过得去,这种职场上的歧视,不算什么大事。

事实上,越是不反抗,公司高层越是变本加厉。

他说,当自己为团队带来巨大贡献后,2021年,公司网站上更新了对他的简介,写着“对实现3D传感领域的领导地位方面发挥了杰出作用”。Wong认为,这个大功或许能帮助他晋升。

可恰恰相反,公司在招聘高管时没有考虑他,而是考虑了一名白人女性。

管理层面试完后告诉他:“白人女性更受欢迎,因为她不像‘你们’(指华人)。”

管理层还会经常开冒犯人的玩笑。

他记得,一次股东大会上,白人经理还开玩笑说,员工是否在该公司位于中国的一家工厂“蒸米饭”。

Wong还回忆起当时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按摩店)枪击事件,黑人客人枪杀华人按摩店员工的事件。那段时间,公司内的华裔员工都很不安,于是Wong成立了一个华裔/亚裔员工资源小组,希望大家分享遭受歧视的经历,勇敢互相守护。

然而,他在公司的这个非盈利小组很快被公司取缔了。

因为高层管理人员来找他,“你这样让白人感觉很糟糕!”

由于Wong在公司一系列的行为,他觉得管理层开始针对他。

2022年5月,管理层逼迫他离开了3D传感团队的工作,他被调到了一个新部门。然而,在担任新部门岗位7个月后,他被以绩效不达标的原因解雇了。

Wong觉得非常讽刺。在2019年至2022年期间,公司超过60%的美国员工是亚裔,但只有不到15%亚裔同事能晋升为高层。

Lumentum亚裔高层的比例远远低于其他同行科技公司。在谷歌,45%的美国员工是亚裔,亚裔高层比例为32%。在Meta,47%的美国员工为亚裔,亚裔高层比例为29%,白人员工占 Meta 员工的 39%,但占高管的 58%。

现在很多科技公司已经开始大量聘用亚裔华裔高管,比如小扎、马斯克等,公司的合伙人都是华人。

然而在镁光灯照不到的角落,华人和华裔的处境依然艰难。这也是Wong想要站出来发声的原因。

Wong律师表示,Wong希望通过这次诉讼推动行业变革,

“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实现某个案例的改变,而是实现整个行业的改变,我认为这一系列案例反映出,亚裔美国人已经受够了被视为二等公民。在高层眼中,亚裔通常被视为有技术或有能力,适合工厂车间,但很少适合在任何组织中担任领导职务。这种刻板印象,该改一改了。”

推荐阅读

- Advertisement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