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来临的卑诗省选,对华人来讲,关注的焦点自然是华人最密集的列治文,而在这里的四个选区中,列治文-昆士堡(Richmond-Queensborough)选区是两个印裔的对决,北中选区和列治文南中(Richmond South Centre)选区和列治文-史蒂文斯顿(Richmond-Steveston)选区,主要是华人与非华人的较量。

唯有北中选区(Richmond North Centre)是两个华人捉对厮杀,由省自由党的屈洁冰挟着现任省国际贸易、亚太策略及多元文化厅厅长的优势,迎战来自台湾的政治素人邱丽莲。

邱丽莲具有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的学历,1999年到2007年时曾在卑诗大学(UBC)任教过,之后开诊所当老板,现在兰加拉学院(Langara College)护理系任教。

她向加西周末说,虽然以前曾参与过社会活动,如2008年时反对哈珀政府提出的C-51法案“食品与药物法案”修正案,不但主导成立了“反对C-51号法案联盟”,并坚持他迫使联邦保守党政府将法案撤掉,但她一直未曾想过要出来参政。

2012年,五年未见的父亲在台湾过世,让她深感心痛,因此2013年时,决定“放空”自己,花更多时间在修行,也不想再当“房奴”,不但卖掉诊所,同时也卖掉温市的房子,在列治文租房,并于2013年转到压力比UBC相对较小的兰加拉学院任教。

邱丽莲笑着说,在2008年抗议C-51法案时,她曾看到一张自己的照片,发现自己很“丑”。“这多少是因抗议带来的负能量所造成,我们应该多一点正能量,去鼓动创造美的世界,而不是去抗议丑陋的世界,”她说道。

“所以,尽管我代表新民主党出来参选,但我不太参与抗议示威活动。”她说:“在NDP面试我时,我就讲得很清楚,我是中间偏左,主要是来解决问题,除非万不得已,我不去做抗议的事。”

以反C-51法案为例,邱丽莲指出:“那是因为联邦已二读通过了,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不过,也是因为那次活动,她结识了曾参选过联邦国会议员和温市市长的王璐,去年十月,王璐鼓励她出来参加省选。

去年8月,邱丽莲成立了一个公司开设培训的项目,与大公司和团体合作,分享领导力经验,而NDP是第一个找她合作的大团体,在合作过程中,她也发现该党的政纲与她“护理”方面的专业相符合,也不陌生。

因此,当王璐鼓励她出来时,在为社会做事的“使命”驱策下,邱丽莲决定出来参选,不过,即使有了这样的“使命”,她还是考虑了两个半月,主要的考虑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受不了”,后来在一次长途旅行后,她发现自己耐力够强,有信心自己的身体能够应付漫长的选举,故决定参选。

邱丽莲说,在年初通过初选后,她即进行敲门拜票工作,收集选区内选民关注的议题,二月底有一次,她拜访了选区内一个独立屋住户,开门的是一个西人退休长者,她向邱丽莲诉苦说,因为他的房屋经评估超过160万,自己没有办法拿到与长者有关的福利,而房价高,导致地税上涨,让他吃不消。”又由于平时在家,日托中心贵,小孙子平时也是送过来让他照顾。

邱丽莲说:“其实那栋独立屋很破旧,但土地贵,曾有人建议该长者搬到兰里或枫树岭,但那长者告诉我,住了几十年,他对列治文有感情了,不想搬,然而左邻右舍都搬走了,连朋友也没了。”

邱丽莲说,从这个长者的故事,可衍伸出好几个议题:房价、廉租屋、日托、长者照顾……

此外,还有列治文医院(Richmond Hospital),仅208张床,远远不够应付,同时建筑设备老旧,有些病人甚至被强迫转院,结果在途中因等不及医疗而往生;省府说是要拨款改建,但还没有批准下来。

因为觉得目前省自由党方方面面都没有处理好,她认为,应该站出来帮民众解决问题,她强调,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凡事注重天时、地利与人和,她相信选民知道怎么做。

 

列治文北中选区的范围介绍

列治文北中选区的范图,含盖了西北方的温哥华国际机场。

如果不算国际机场,这个选区有点像一栋平房,而底座则呈梯形状。

列治文北中選區圖

从渥街桥(Oak Street Bridge)接着99号公路下来,是平房屋顶的边缘,而屋檐则是奥德桥路(Alderbridge Way),接上4号路(NO 4 Road),像是墙边,再南接威斯敏特公路(Westminster Hwy),于3号路(NO 3 Road)往南接固兰湖路(Granville Ave),向西在2号路(NO 2 Road)再向南接上布伦德尔路(Blundell Road),作为其最南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