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之一,同时也是全球住房负担最重的城市之一。近几年,温哥华出租单位的空置率持续低于1%。根据2018年1月份的数据,温哥华的一居室公寓租金中位价为$2000,周边的本拿比市也达到了$1430。这样的市场环境催生出了种种千奇百怪的出租形态。在温哥华市中心,一间100尺的小隔间,月租叫价$1150。甚至还有房东在网站上发出“以性换租”的广告,表示如果异性愿意提供性服务,便可免租金或低租金入住。当我们深入探求个中真相,一个光怪陆离的温哥华租房市场在我们眼前展开了。

一房难求的噩梦

在眼下温哥华火热的租房市场中,想要住在市中心但预算有限的租客,只能牺牲生活质量与人合租,或屈就在微型单位里。一些房东将房屋内可以出租的空间全部出租,客厅放上3张单人床,就可以收3份租金。有的房东甚至将只有35尺到45尺的“弹性空间”(flex)出租。
25岁的华人姑娘Sunny在SFU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校区攻读研究生学位。为了“抢”到一间合适的出租单位,她在温哥华的大街小巷奔走了一个多月。有一回,她上午刚跟房东约好晚上看房,却在过去看房的路上收到房东短信,被告知房间已经租出。在她几乎要放弃希望时,终于发现了适合的房子——一间位于Robson Street的一卧公寓,不过不是里面的卧室,而是仅能放下一张单人床的约40尺的小“房间”,月租$800。房东是一名韩国女留学生,住在卧室,平时会和Sunny公用客厅、厨房和洗手间。“我的房间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都没有,进去就只能站着,连转身都转不开。还好有窗户,不然真的很憋屈。”Sunny说,“这里离公共图书馆和学校都很近,我白天尽量都不在家里待着,就只是晚上回来睡觉。”在Sunny看来,这个栖身的小窝,显然不能叫做“家”。但是能租到这样的房子,Sunny已经很满足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抢到了这样“高性价比”的单位。
除了大行其道的微型单位,近日,还有人在网上贴出招租信息,以$2145的月租,出租仅在白天使用的办公室的“夜间空档”。另外,很多独立屋的后巷屋也都被租了出去。
35岁的Jessica Barrett和男朋友租在温西Shaughnessy一座豪宅600尺的后巷屋里。每个月租金$1700。她这样形容自己的住所:“房子本身快散架了。我们搬进来的时候,窗户被粉刷过,看起来像是关上的样子;现在则是完全大开着,根本关不上,每天风都呼呼地刮进来。洗碗机也是坏的,我们刚来的时候还为这个地方有洗碗机这么“奢侈”的东西激动了半天。卧室的暖气噪音特别大,我每天晚上睡觉都必须戴耳塞。屋子里没有烟雾报警器,没有储藏室,没有地方放餐桌… …”在温哥华生活了15年后,Jessica Barrett向残酷的租房市场低头了,她和男友一起搬去了卡尔加里。“我已经精疲力竭,无法再承受了。”她说。
知名地产博客Better Dwelling的一篇文章中提到,温哥华大多数单位在放出招租信息后一周内就被租掉,甚至常常会出现多名有意向的租客竞标加价抢租的现象。有的租客为了“先下手为强”,连房子都不看就下Offer,竞争相当激烈。
如今的温哥华,不光买房要抢,连租房也要抢了。而在供需失衡的市场中,很多租客即使放低对居住条件的要求,甚至增加租金预算,面临的仍是一房难求的噩梦。
租房市场穷凶极恶,一些心怀鬼胎的人开始露出狰狞面目。近年来,大温不断出现“以性换租”的广告,已经引发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和热议。打开英文分类信息网站Craiglist,搜索大温的租房信息,你一定不会错过这些言语或暧昧、或露骨的特殊招租广告。这类广告的要求,有的是做房东的“女朋友”,有的则明说是需要提供性服务。以此为代价租房者将得到房租减免。曾有媒体派女记者前去与一名发布“以性换租”广告的大温房东会面,进行暗访。这名房东对女记者进行了严格的“面试”,询问了很多关于对方性喜好方面的问题,并告诉女记者,她只是上千名应试者之一。
有需求才会有市场,“以性换租”广告层出不穷,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在大温租房市场,有一部分人在权衡利弊后愿意接受这种租房方式。
而即便是已经租到房子的租客们,在房屋空置率不足1%的温哥华,也是人人自危。有人即便受到房东的不公平对待,也敢怒不敢言,生怕被赶出了现在的住所,就再也无家可归。就连“以性换租”的房东,也告诉暗访的女记者:一旦不听话,就请立刻走人。

战战兢兢的华人房东

在供不应求的温哥华租房市场中,房东看似拥有绝对的主动权,可以提高房租、选择租客。但在市场如此走俏的情况下,仍有一些拥有物业的人,宁愿将房屋空置,也不愿出租。这使本地本就存在的住房危机更加严峻。
住在列治文的华人方女士最近连着接到好几个朋友的电话,都是问她有没有房间出租的。当方女士继续询问求租者信息时,竟发现这几位朋友都是受当地白人所托。“现在温哥华租房子太难了,本地白人租不到房子,都在找华人租房。”方女士顿了顿,“可是,实在是不敢租啊。”方女士的语气中满是无奈。
看似潇洒的“包租婆”,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出租房子往往不是坐收租金那么简单。遇到“来者不善”的租客,就变成了斗智斗勇的游戏。
有位住在高贵林的华人,就曾经不幸遭遇“专业霸王租客”。该租客是一名26岁的洋人女性,自从搬进房子之后,就不再接华人房东的电话,邮件也不回复,到了交租日也不交租金。华人房东在租客住满1个月未收到租金后,申请了“楼房收回令”(Order of Possession),一个月后收到法院寄来的文件,限租客两天之内搬走。在房东将这份“楼房收回令”贴到房门上后,租客却视而不见,岿然不动。房东最终只好花700多刀叫法庭执行官来执行,这才把这名“神级老赖”给请走。为了驱逐房客,这名华人房东前后耗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损失了$2000。
“一些赖皮租客利用华人不懂英语,来看房时,穿着体面,说话有礼貌,一住进来就换副面孔。”一名华人网友在网上爆料某些赖皮租客的套路:“他们一般第一个月乖乖给钱,第二个月拖拖拉拉,这时候就是在试探你的承受力,接下来就肆无忌惮不给钱了,直到你付钱找人来赶。”
除此之外,一些“有备而来”的租客,还利用法律,以房东侵犯租客利益为由倒打一耙。
一位华人房东姚女士,把自家联排别墅租给了一对夫妇。一年来,这对拿政府补贴的难民租客几乎每月延迟缴纳房租,这让姚女士心中积压不悦,几经考虑决定驱逐租客,收回房屋。然而,在交涉过程中,情绪激动的租客将姚女士推倒在地。姚女士的第一反应是报警,却在警察到达后立即起身称自己并未受伤,不用去医院检查。警察因此判断事件性质不严重,只做了笔录便离开现场。第二天,姚女士才发现身上有伤。随后,姚女士在房东与房客协会(LTB)网站上下载了N12表格(由于业主,买家或家庭成员需要租赁单位而终止租约的通知)发给租客,表示要结束租赁合约。但租客拒绝搬走,还指责姚女士的房屋里有床臭虫但没有及时处理。这对租客还在政府提供的免费法律援助律师协助下,对姚女士提起了诉讼。而姚女士未咨询法律专业人士便自己出庭打官司,最后法庭判租客无需搬家,并要求姚女士就床臭虫问题向租客赔偿$1400。
有过类似经历的华人透露,这种“蓄谋已久”的赖皮租客,在找房子的时候,常常倾向于找华人房主,因为他们觉得华人软弱可欺,玩不转当地各类法律法规,遇到冲突时常常选择默默忍耐而不是积极斗争。
“赖皮租客”还不是最可怕的。对于那些和租客同住在一栋房子里的房东来说,为自己找来一位不清楚底细的“室友”,其实是有风险的,一不小心就可能“引狼入室”。
去年夏天,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一栋独立屋发生火灾。29岁的华人女房主Angie Tang被烧成重伤,而她仅5个月大的小儿子则葬身火海。Angie怎么也没想到,这场让她家破人亡的大火,是她的两名租客一手炮制的。据报道,这两名租客经常与Angie的丈夫Brown发生摩擦和争吵,在多次沟通无效后,Brown决定让二人搬走。Angie和Brown都没有想到,这会招致如此狠毒与残忍的报复。
为了每个月赚千把块租金,给自己招惹一大堆麻烦,甚至危害安全,这是一些屋主宁愿空置房屋也不愿出租的原因,而这无疑为温哥华愁云密布的租房市场再蒙一层阴影。

政府已经行动

没房的人租不到,有房的人不愿租,于是市场愈发失衡。
2017年11月,房屋空置税横空出世。温哥华市政府宣布,如果住宅物业不是业主的主要住宅,而且一年内有超过6个月的时间因未出租而空置,市府将以该物业2017年物业估价值的1%征收空屋税。而且此后每年均以业主最新物业估价值,按1%收税。市政府还聘请核查员对疑似虚假申报的物业进行检查。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将查看水务局、水电局等资料,剖析相关数据,来确保这些房屋的真实情况。一旦发现业主谎报房屋情况,将面临每天罚款$10,000的严厉处罚。
温哥华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认为,“毫无疑问,温市房屋可负担性危机迫在眉睫,去年(大温独立屋)房价上升37%,出租空置率是0.6%,这不利于经济发展,也让市民特别是家庭及年轻人难在市内觅得居所。”他指出,该税款主要针对不自住也不出租,拿来坐等升值的房屋。“房屋主要用途是居住,如果有人把房屋作商业用途拿来挣钱,那就应该付出相应的税款。”
2018年2月20日,BC省NDP公布财政预算案,提出将于今秋首次引入投机税(Speculation Tax),征收对象主要是没有交收入税及把房屋空置的业主,既包括本地居民,也包括外国人,但自住或长期租赁的物业不在征收范围之内。今年的税率暂定为房屋估值的0.5%,而从2019年开始,将调升为2%。这个税项的实施范围包括大温地区、菲沙河谷、维多利亚、Okanagan,Nanaimo Regional District以及Kelowna等地区。“我们要求那些从高房价中受益的人多回馈一点给社会。”财政厅长詹嘉露(Carole James)表示。
同时,省府将斥资超过$65亿修建11400个可负担住房单位,包括混合收入阶层住房,社会福利住房,原住民住房,为家暴受害妇女及儿童提供的支援住房。另外,还将有一笔钱用于建造19000个出租单位,提供给中产阶级和技术工人。租金收入援助计划rental income assistance program每年增加930元,租房法也面临改革,长者住房补贴金也会增加。BC省住房局的一个新部门HousingHub,届时将监督这些住房单位的分配。还有$4.5亿的预算将用于建造大学校园的学生住房。至少5000个床位将被提供,以减轻大量学生带给租房市场的压力。
温哥华的租房市场,仿佛这里绵长潮湿的雨季,令租房者忧郁萎靡,看不到尽头处是否有希望。失控的市场下,滋生出的种种怪象异闻,更像是这座城市漂亮外表下不宜示人的疮疤。政府力量的干预,或许会开启伤痛愈合的过程。我们期望雨季结束,阳光破云而出,这座城市留给租房者的,不再只是令人窒息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