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经济学人》早前预警,鲜如果试爆氢弹,美国总统特朗普将被迫做出回应动武。北约成员国9月24日联合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无畏之盾”(Formidable Shield),内容包括导弹拦截,以应与日俱增的及弹道导弹威胁。加拿大是北约重要成员国,也与南邻美国签订过“空中联防”,此乃“二战”以来北美整体防务的传统,为此加拿大付出了相当的代价。然而日前美方生变,披露恐难履行承诺,正赶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遂引发主流反弹,有舆论慨叹“过去的保护费都白交了!”
目前在国防事务和鲜的一系列问题上,出现相当大的意见分歧,加拿大已然走到一个关键性的十字路口。在举国关注“大麻合法化”的同时,可能的空袭难,加拿大不能一味听天由命,也不能消极地自求多福,需要拿出实策,这也考验渥太华最高决策层的应变能力与危机处理能力。

紧张升级鲜或爆惊雷

有消息称,鲜日前试爆氢弹引发6.3人工地震,具体地点在咸镜北道吉州偏北23公里,丰溪里附近。有分析认为,地震可能是试验场坑道崩塌造成,鲜铤而走险的系数进一步增加。鲜于9月3日进行的第六次试,专研鲜事务的“北纬38度”网站也表示有山崩迹象,情况比之前五次试更严重。爆当量为108.3±48.1千吨,高于鲜历届爆,威力已达到美国1945年投放在日本长崎的“胖子”原子弹威力的3至7.8倍。
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系副教授纳兰认为,不管鲜试爆的是否为氢弹,其爆炸威力足以摧毁北美城市,这更难迫使金正恩作出让步,“显然他决定越过红线”。
僵局难解,美领导人间的放话也越来越狠。美国空军多架B-1B战略轰炸机,日前飞到鲜以东水域。这是本世纪以来,美国战斗机或轰炸机出现在鲜附近海域最北的一次。美国政府近期鲜态度强硬,特朗普首次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彻底摧毁鲜》,进一步向方施压,宣布新一轮严厉制裁措施。而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鲜外务相李永浩,指手握武按钮的特朗普威胁摧毁鲜,如果有任何迹象显示美国准备将鲜斩首,鲜的火箭就无可避免要投到整个美国本土,如果无辜的美国人受到自杀式袭击伤害,特朗普需负全责。李永浩还强调是“美国先向我们宣战”,鲜有权采取任何行动反击,包括击落鲜领空外的美国轰炸机。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也表示,如果鲜继续挑衅行为,国防部将向特朗普提供解决问题方案。

北美防空系统或成摆设

由于美国本土的威胁增大,其目标已从关岛扩及到加州等地,如果属实,必然影响到近邻加拿大。
有关方近日披露,北美防空司令部(North American Aerospace Defence Command,Norad)只管侦测,加国受导弹袭击美军或袖手旁观。有北美防空司令部的加拿大最高将领说,假如加拿大成为弹道导弹的袭击目标,现有美国政策指示美军不要防御。
9月14日,国会国防委员会举行听证会,鲜局势可能加拿大带来的危险听取专家意见。出席会议的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加拿大将军告诉议会委员会,在发生弹道导弹袭击的情况下,美国没有义务保卫加拿大。就在国会专家组进行讨论期间,鲜又发射了一枚导弹。这枚导弹飞越日本,落入北太平洋中。韩国总参谋长随后证实,这枚弹道导弹的飞行距离约为3,700公里,最高飞行高度达到770公里。在发射这枚导弹之后,鲜扬言要让日本沉入海底。本来北美防空司令部是加美共同打造的北美军事防御体系,其基地设在科罗拉多州,副指挥官圣阿曼德中将(Lt. -Gen. Pierre St-Amand)说﹕“我们在科罗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得悉,现存美国政策不会捍卫加拿大。”圣阿曼德日前在国会国防委员会作证时提到此事,“我们被告知,美国防务政策范围不包括加拿大,这是我必须摆到桌上的事实”。加拿大和美国军人只是一起侦测北美洲上空的威胁。
通过圣阿曼德证实,假如鲜或其他国家向北美洲发射导弹,加拿大没有权力决定如何行动。他们只能袖手旁观,坐视美国官员作出决定。
圣阿曼德(Pierre St-Amand)中将目前担任北美联合防空指挥部副司令,该指挥系统的任务是保护北美的领空和领海。也正是由于这一联合防空系统的存在,使加拿大有些人想当然地认为,一旦鲜向北美发射弹道导弹,美国会用反导弹系统保护加拿大。但是这种假设已经被无情地否定,而现在曾帮美国打韩战的加拿大必须要正视这个现实,尽管这个现实十分残酷和冰冷:在加拿大受到导弹攻击时,美国没有出手相助的义务。

加国战略分歧

由于局势严峻,越来越多的人担忧加拿大卷入美国与鲜的争议,也有人又再提问:加拿大应否加入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即“北美导弹防御盾”。为此渥太华方需要研讨加拿大到底有没有做好准备,来回应鲜袭击事件。
在2005年那场全国辩论后,加拿大选择不参与那个系统。当时也是联邦自由党执政,总理是马田(Paul Martin),当时此决定被认为出乎美国总统布殊的意料。而到今年夏天,这个战略问题再次被提出来,日前国防政策进行审评后,联邦总理杜鲁多则表态,加拿大的长期立场是不加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近期不会改变”,但会密切留意鲜导弹测试。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主张透过外交途径,化解升级弹危机。
时下一些国防专家、退役军方将领和一些国会议员向政府喊话:加入防御系统,保卫国家安全。曾在保守党政府执政时但任总参谋长的汤姆·劳森(Tom Lawson)将军此表示欢迎,他的理由是几年前鲜还没能力将带有弹头的导弹打到北美,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保护加拿大免受导弹攻击的最好方式就是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体系。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负责国际安全的副部长古兹德奇(Mark Gwozdecky)则态度乐观,认为加拿大并没有在鲜导弹的瞄准点上。这也就是说,加拿大并未遇到直接威胁,今年8月加拿大国家安全顾问还造访过平壤,所传达的信息颇具正,即鲜并未与加拿大为敌,并且愿意谈判,但不要设任何前提条件。国防部助理国防部长伯特(Stephen Burt)则称,鲜以导弹袭击北美的说法可称为“假设情景”,而这种情景可以随形势发生很多变化。
卑诗大学国防政策研究专家拜尔斯(Michael Byers)在承认目前鲜局势确实非常危险的同时,根据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利益的特性分析说,华盛顿更愿意看到加拿大在防务上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因此即使加入美国的导弹防御体系,也更多是一种象征性。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加里森(Randall Garrison)则认为,鲜危机不应用军事手段解决,外交谈判才是推进问题解决的唯一途径。联邦保守党防务评论员贝赞(James Bezan)不相信鲜会与加拿大为友,因为加国也曾参加1950至 53年之间的鲜战争。至于是否赞同参加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保守党心小组会予以讨论。
据了解2005年作为反党,联邦保守党主张加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但执政后未有跟进行动,这或与当时未出现类似危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