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温哥华市议会通过一项计划,预计从2019年6月1日开始禁止商家使用塑料吸管、泡沫塑料杯和塑料餐盒,并在2040年做到全面停产塑料垃圾。如果计划能够顺利推行,温哥华将成为全世界首座通过全面禁止塑料垃圾的城市。
在此之前,有些环保意识超前的商家已经自发行动,早早地践行了“限塑令”。加国知名连锁餐厅White Spot已在今年把所有餐厅内喝饮料的吸管悄悄换成了纸质的。由于餐厅没有高调宣传这一举措,许多顾客甚至至今都没发现自己用的吸管材质变了。这从侧面证明,温市府提出的“限塑令”,似乎挺行得通。
通常,本地华人移民群体对于此类社会议题提不起多大兴趣。更多时候,华人移民愿把注意力放在教育、地产、社区治安等与自身利益切实相关的话题上。毒品屋、廉租房的问题还没解决,转去关注塑料垃圾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似乎“假大空”了些。这些议题,大概还是留给西人关心就好了。
不过,如果我和你说,这次来势汹汹的“限塑令”其实会对本地华人的经济营生以及日常饮食习惯产生直接影响呢?
请想象以下场景:炎热的大温夏日,你迫不及待地冲进一家华人饮料店,点了一杯声名远扬的传统奶茶。大颗的珍珠挤在透明的冰块间隙里呼之欲出,你与逃离室外恶毒的高温丝乎仅有一步之遥了……然而,店里没有塑料吸管。
店家提供了三种选择:用可以重复使用的不锈钢吸管,用一次性的环保纸吸管,或者自己看着办。
不锈钢吸管和丝滑柔顺的奶茶格格不入,恼人的钢铁余味影响口感不说,重复使用带来的卫生隐忧更让人恶心;纸质吸管可以凑合喝可乐,但用久了就变得软塌塌的,不适合用来吸珍珠;撕破包装,仰着头一饮而尽,不说饮茶的优雅气质全无,更怕珍珠卡在喉咙里闹出大乱。这么麻烦,倒不如不喝了吧!
温市乃至整个大温地区的人文风貌受到移民风潮的影响严重。由此,本地也多少有着许多其他地区鲜见的独特社会情况。然而,虽然华人人口增长迅猛,华人文化的影响力也在逐步增加,华人对本地社会各类议题的参与却仍被受局限。针对塑料吸管的“限塑令”便是个眼前看得见的例子:政府从“主流文化”角度出发,颁布整治环境的律令,“主流舆论”也一片叫好。然而,“限塑令”对喝可乐的White Spot行得通,对吃珍珠的华人奶茶店却不见得行得通。
令人遗憾的是,即便华人所喜爱的奶茶、饮料店已经几乎成为温市遍地可见的重要产业,“限塑令”对其带来的潜在威胁却很少被人提及。就连华人从业者与华人主顾,也未见太多人站出来替奶茶叫声不平。
我并不是说“限塑令”一定会剧烈冲击华人餐饮产业。塑料吸管虽然和奶茶是绝配,但还远达不到筷子之于中餐的重要程度。素来勤劳聪明的华人业者,在区区“限塑令”面前,也一定能找出周转的法子,搞不好还能转危机成商机。如果一年后,有华人奶茶店研发巧克力或其他诱人食材制作的吸管,搭配珍珠奶茶,组成“好吃又好玩”套餐,我绝不会感到意外。
但是,“限塑令”对华人来说,多少是个提醒:不是只有房子、学校这些一眼看得到头的议题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像“限塑令”这样看似遥远的政策变化,实际上也可能引发触发华人生活变动的蝴蝶效应。
作为华人,我们大都对“一刀切”式的政策并不陌生,也无疑对这些政策带来的荒唐后果深恶痛绝。华人在文化语境中的相对弱势,使得管理者们在作出与民生相关的大小决策时,只会从“喝可乐的White Spot”出发,而想不到“用吸管的奶茶”。这一局限性,需要华人以打破文化壁垒、全面参与各类社会议题、客观思考、勇敢发声的方式去实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