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研究显示,早年来自生活的压力如失业、儿女过世、离婚、父母酗酒或嗑药等,有可能是晚年罹患失智症或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

诺贝尔奖得主高锟、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他们都曾是各领域的佼佼者,却也都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受害人。

这几年有关阿尔茨海默病和失智症的研究如同汗牛充栋,专家们把很多精力放在治疗上,例如卑诗大学(UBC) Townsend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中心主任、加拿大阿尔茨海默病首席研究员宋伟宏,多年来就一直带领着研究团队,设法找出治疗方法,为开发新药打下基础。

宋伟宏有关的研究,加西周末曾经做过报道,但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高锟、里根和撒切尔夫人这些尖端人才,会罹患失智症(主要是阿尔茨海默病,约占七成)。

过去有压力 影响脑退化

最近一份研究报告,或能解释部分原因。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 (Wisconsin University)公共卫生医学院的专家,最近在阿尔茨海默病协会在伦敦举办的国际会议中发表研究报告,研究团队称人生早年发生过的重大压力,很可能是导致阿尔茨海默病的主要原因,而且一次重大打击,就可能让认知力退化4年。

该校团队研究了1,320名平均58岁的美国人,其中82人是非裔美国人、1,232人是白人、6人是其他族裔。他们的人生中都曾出现产生压力巨大的重大打击,例如失业、儿女过世、离婚、父母酗酒或嗑药等。该团队让他们接受4种神经心理学测验,检视他们在短期记忆、语言学习和记忆、图像学习和记忆和回忆故事等测验的表现。

结果发现这些重大打击会影响老年时的认知能力,尤其是对非裔美国人而言,他们经历过的重大压力事件比白人多了60%。研究人员表示,每次的重大打击都让他们的认知能力老了4岁 。

离婚又丧女 伤里根健康

英国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lzheimer’s Society)研究主任布朗(Doug Brown)说,压力会影响健康,这点基本上已经证实,但一般而言,大家只注意到,压力会导致生理上的病痛,事实上,它也会影响到人的记忆力,只不过,是否它会造成阿尔茨海默病,还需要更多样本。

不过,如果这早年生活压力导致记忆力衰退或阿尔茨海默病的说法成立,或可说明里根和撒切尔夫人在主政时期因各种政治风暴所面对的压力,造成对(大脑)健康的伤害,其中里根于1940年与女演员珍惠曼(Jane Wyman)结婚后,1947年遭逢丧女之痛,两人更于1948年离婚,最能做为这个说法的佐证。

撒切尔夫人的早年压力或许与发生在1988年12月21日泛美航空103航班坠机(即洛克比空难),共有270人罹难的事件有关,那是英国本土在和平时期最多人丧生的灾难。

撒切尔夫人一直视空难为犯罪活动,要求得到法律的审讯,找出谁放炸弹和放置炸弹的动机,但至今连幕后主使者是谁,一直都没有定论(一般认为是利比亚,但利比亚领导人格达费坚决否认,如今则成了悬案)。

撒切尔夫人在洛克比空难面临的压力有多大,从她在离职后写的回忆录,对洛克比空难却只字未提,即可看得出。

而高锟的个案,我们也能回溯其在进行光纤通讯科技研究时,在各界嗤之以鼻的情况下,所面临的实验室压力之沉重。

恐惧太频繁 会损害免疫

除了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之外,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凯撒永久医学研究部(Kaiser Permanente Division of Research)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第二项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根据他们研究结果,出生在婴儿死亡率最高的州的非裔美国人比其他州的非裔美国人患失智症(含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高40%,如果比其他州的白人,则高出的比例更达80%。

因为婴儿死亡率一高,对在该地区成长的其他婴儿来讲,也就构成了生存的压力,这压力在婴儿长大成年再进入老年后,便成了患失智症的远因。

多伦多Baycrest老年护理中心的研究人员也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出警告,指出人们需要减轻他们生活中的长期压力和焦虑,否则他们有可能增加患失智症的风险。

研究人员说,偶尔和暂时的经历焦虑,恐惧和压力是正常的。但是当这些情绪变得更加频繁和慢性,干扰了日常生活的时候,它会影响一个人的免疫,新陈代谢和心血管系统,并导致大脑的逐渐衰退,长期记忆受损。

根据加拿大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统计,估计有56.4万加拿大人患有失智症,预计在未来15年内,这一数字将上升至93.7万。

每年都有2.5万例新的失智症病例被诊断出来,值得注意的是,失智症不是退休老年人的“专利”,数字说明一切,目前在65岁以下的加拿大人中,有1.6万名患有失智症。

失智症的年轻化,也需要我们投以更多的关注。

中年过胖 大脑年龄老10岁

一次重大事故造成的压力,可能让大脑老4年,但年逾40岁过胖的中年人,大脑年龄约老10岁。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BBC)中文网报道,去年8月英国剑桥大学在《老化神经生物学》(Neurobiology of Aging)期刊发表研究指出,中年过胖的人大脑内的白质(White matter)会减少,和正常体重的中年人相比,肥胖的中年人脑内白质组织明显减少。

白质控制神经元的信号,协调大脑间的运作。

负责这项研究的剑桥大学的科学家罗南(Dr Lisa Ronan)说:“随年龄增长,我们的脑容量会逐步减少,胖人的相应进程会比体重正常的人快。我们猜想肥胖或可能加速大脑萎缩。”

随着白物质的减少,一个年约40岁过胖的中年人,大脑年龄约老10岁。而这10岁的差距还会一直保持下去,实际年龄50岁时大脑年龄已60岁。

科学家对500多名年龄在20至87岁之间的剑桥居民的脑部影像进行了研究,发现人脑内白质大幅减少仅出现在中年人身上。

研究人员表示随着年纪增长,大脑自然会缩小,但肥胖或过重的人显示出白质明显减少,让研究人员怀疑身体肥胖是否会导致大脑变异,或是因白质减少导致身体过重。

在两者间的因果关系还没确定之际,中年人士不妨“宁可信其有”,先避免肥胖,或许是避免大脑衰老的积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