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阅读

迪庆,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然而,由于地处横断山区腹地,不利的地理因素成为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脱贫致富的天然障碍。近年来,迪庆州广开思路,深入推进脱贫攻坚工作,截至2019年1月,贫困发生率已降至3.57%。

开放解困,绿色脱贫。通过组织偏远山区村民易地搬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强化生态保护并依托绿水青山发展全域旅游,迪庆州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越走越好,当地村民的生活也愈发“吉祥如意”。

贫有百样,困有千种,脱贫攻坚不易。对于地处横断山区腹地的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来说更是如此。开放解困,绿色脱贫,云南省迪庆州扶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贫困发生率从脱贫攻坚之初的近25%下降到3.57%,作为云南藏族主要聚居地的迪庆州正在摆脱贫困。

观念更新看搬迁

“得亏听您的,这家搬对了”

时隔5年,迪庆州德钦县羊拉乡党委书记立青农布再次来到德钦县奔子栏镇色贡通生态移民村,没想到村民跟他打了一路招呼。

在“老冤家”谢主崭新的民房里,立青农布停住了脚步。看到立青农布,谢主亲热地邀他进屋。“得亏听您的,这家搬对了!”

谢主以前住在羊拉乡规吾村。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规吾村的出路在搬迁。可动迁谈何容易?立青农布说完搬迁的好处,底下群众却不言语,打破沉默的是谢主一句“我不愿意”。其他村民见有人带头反对,纷纷用“大家都搬我就搬”推托。

立青农布跟谢主开玩笑:“这次你拉我进门,上次你可是把我轰了出来!”为了说服谢主,立青农布专门为谢主安排实地考察奔子栏。眼见为实,谢主同意搬迁,其他村民也就不再坚持反对意见了。

迪庆州绝大部分人口分布在位置偏远、自然条件差的高寒山区或半山区,不少村民小组只有二三十户,却散居在一大片山上,基础设施落后且建设难度大。

实际上,对于这些偏远山区只有二三十户的村民小组来说,面前摆着两条路:就地修路、易地搬迁。迪庆州扶贫办负责同志表示:不少高海拔地区土地稀缺、气候寒冷,自然植被生长尚且困难,更何况发展生产?“即便是解决了修路资金难题,也能发展部分产业,可是由于居住太过分散,很难配建学校医院。如果说孩子还能通过寄宿制学校解决上学问题,高寒村小组的老人看病难仍是个问题。”

“搬迁后,群众变化最大的就是思想观念。”迪庆州扶贫办负责同志介绍,搬迁安置点往往位于城镇周边或者道路沿线,方便了群众外出务工,不少贫困户通过发展路边经济脱贫致富。截至2019年1月,迪庆州全州147个贫困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9630户73998人,其中已脱贫16437户63412人,贫困发生率从脱贫攻坚之初的近25%下降到3.57%。

增收致富靠产业

“别处卖鸡论斤,尼西鸡按只”

不管是否搬迁,群众脱贫,产业是关键。

三江并流勾勒了迪庆的壮观景色,可也分割了迪庆的土地。除了中甸等少数坝区,迪庆绝大多数土地被沟壑分割。香格里拉市尼西乡海拔从1900米到3100米。“河谷能种柑橘,半山区更适合种苹果,但到了山顶只能种些中药材。”尼西乡党委副书记和志宏告诉记者,垂直气候决定了尼西乡发展产业必须因地制宜。

尼西鸡声名在外,以前家家户户养,却很少有人富。“关键还是规模太小。”为了尽快脱贫,政府鼓励规模养鸡,却发现不少村民买的是外地鸡种,尼西鸡的价格反倒跌了不少。“乡里引导企业开展保种,又建立尼西鸡追溯机制,别处卖鸡论斤,尼西鸡按只,不仅畅销迪庆,还卖到了北京。”和志宏说。

“短期靠养殖,长期要看经济林果、中药材。”和志宏介绍,这几年村里在高海拔地区着力推广金铁锁、黄精等中药材种植。怕贫困户养不好,政府引导村里组建合作社;担心卖不掉,政府招商引资找来大企业。中药材种植周期长,为了避免价格下跌导致农民返贫,乡里专门引进大企业与群众签订兜底收购价。“政府不直接参与经济,但要引导经济主体、提高群众闯市场的能力。”和志宏说,发展产业既要考虑村庄条件,更要考虑群众意愿;政府可以引导劝导,但要尊重群众的最终决定权。

摆脱贫困首要并不是摆脱物质的贫困,而是摆脱意识和思路的贫困。脱贫户银深达瓦坦言,近3年自己一家九口拿到的各项脱贫扶贫专项资金加无息贷款将近8万元。通过这几年的帮扶,自己转变了观念、培养了养殖技能,不仅摆脱了贫困,还激发了脱贫动力,摸到了致富门道。

“‘好日子是干出来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和志宏说。

“短期富口袋,长期富脑袋。脱贫难,稳定脱贫甚至致富更难。在脱贫攻坚产业发展过程中必须坚持长短结合,着重培育提高贫困户的致富技能。”迪庆州州委书记顾琨表示,迪庆州按照“一村一品、一乡一业”着力发展产业扶贫工程,实现了每户贫困户都有以集体经济、龙头企业、合作社、扶贫车间和能人带头等模式为依托的1至2个增收产业覆盖。

全域旅游重生态

“下次你们来别住宾馆,就住咱们自己的民宿”

“每年光采摘松茸一项,山上农户的户均收入就有1万元,高的能有四五万元。”和志宏介绍,尼西乡农户单单依靠采松茸就有不菲收入。

松茸多,是因为林木多。林木多,是因为不砍伐。尽管养羊最赚钱,可银深达瓦告诉记者,“不会再扩大养羊规模了,因为羊啃草,怕山受不了。”村村通电,再加上村规民约,呵护绿水青山成为迪庆农民的自觉。

实际上,随着生态护林员岗位的设置,越来越多贫困户投入到生态保护中。封山育林及人工造林4000亩、退耕还林还草2000亩、太阳能热水器购置安装407套、聘用生态护林员8300人……目前,迪庆州2873万亩林业用地得到有效保护,全州生态覆盖率达75%,并呈逐年上升趋势。德钦县税务局副局长、禹功片区脱贫攻坚队长阿玛争介绍,村里设置了30个生态护林员岗位,每人一年有8000元的工资,平时护林员上山巡视,还可以顺便干农活,贫困户在呵护绿水青山的同时也拿到了真金白银。

进入4月,虽然还不是香格里拉的旅游旺季,可独克宗古城广场打跳的游客已经围了好几圈。

聊天时,香格里拉市小中甸镇团结村曾经的贫困户拉茸春几喜欢把视线投向远方的哈巴雪山。“脱贫靠种养殖,未来致富看民宿。”东方航空云南公司扶贫队员到拉茸春几家时,她正在忙着收拾建筑材料。“现在新房子已经建起一半,下次你们来别住宾馆,就住咱们自己的民宿。”

开辟航线扶贫、种养结合产业扶贫、开设以购代捐扶贫超市,为了帮助团结村群众找到致富道路,东方航空云南公司花了不少心思。在迪庆全州,2个中央企业、14个省级单位、127个州级单位、248个县级单位定点扶贫全州29个乡镇189个村,2018年定点扶贫单位共派出挂职干部854人,累计投入帮扶资金3.56亿元。

如今,香格里拉到北京、上海、成都的航班越开越多,丽香高速、丽香铁路即将通车,随着交通日益便利,香格里拉的全域旅游也越来越热。“咱们的尼西鸡为啥好卖?靠的就是外地游客。”和志宏说,靠着旅游,迪庆全州的绿水青山早晚会成为金山银山。

《人民日报》(2019年04月04日10版 记者 杨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