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432543.jpg

(资料图)

“赴美生子”可能真要被拿来开刀了。据美国新媒体创业公司Axios援引美国总统特朗普在“Axios on HBO”采访中的评论报道,特朗普计划签署一项行政令终止出生公民权,取消非美国公民和未经授权移民在美国诞生的婴儿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权利。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就不断收紧移民政策,已经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针对出入境与移民的指令与命令,比如加强旅游、公务和探亲签证的审查,这次瞄准出生公民权可能是最狠的一招,同时也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宪法

终止出生公民权,会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所有在美国出生或者入籍并接受其司法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这一条款被称为出生公民权。

1868年,当这一条款被写入美国宪法时,主要为了在美国内战后向被解放的黑人授予公民身份,保护黑人的平等权益。后来这一条款与外国移民出生公民权扯上关系,与一位名叫黄金德的华人有关。黄金德出生成长在美国加州,但一次他从中国探亲返美时被拒绝入境。黄金德的案子后来打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1898年作出判决给予黄金德“出生公民权”,所依据的就是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这一裁决巩固了属地主义的出生公民权,并在此后一直被当成权威判例引用。

但在黄金德案中,只说明了永久居住于美国的外国人在美生下的孩子可以享受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的保护,最高法院没有解释,那些暂时待在美国或者非法待在美国的外国人生下的孩子,是否也可以享受这一待遇。这也是出生公民权屡屡引发争议的核心问题所在。有美国律师和学者认为,享受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保护的前提,是父母在美国拥有合法身份。

2015年,特朗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就热炒过一回出生公民权的话题。特朗普当时说,出生公民权是吸引非法移民的磁石,出生即是美国人的政策是非法移民的最大根源之一。此次特朗普再次旧话重提,称“随便什么人来美国生个孩子,就能获得公民权和福利,太荒谬了,这必须停止。”

但特朗普直接从宪法修正案入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宪法修正案需要获得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表决通过,并且在规定期限内获得四分之三州议会批准才能生效。它的难度有多大,看看一组数据就清楚了——不完全统计,美国宪法生效这200多年来,国会提出了超过11000个宪法修正案提案,最终生效的只有27个。

行政令

特朗普也深知修宪难度之大,所以他打算通过签署行政令来达到目的。行政令不用国会批准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发布并执行,对特朗普来说简直是“大杀四方”的利器。在美国历届总统中,除了卡特之外,最爱签行政令的就属特朗普了。想当初,特朗普上台的“第一把火”,就是签署行政令叫停了奥巴马政府的医改计划。截止9月20日,特朗普共签署了85项行政令,年均签署了51项总统行政命令。

在终止出生公民权问题上,特朗普通过行政令能达到目的吗?根据美国的政治制度设计,总统虽然享有发布行政令的权利,但发布的内容要受到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特别是为了避免总统滥用职权,以及国会被架空,行政令的内容不能超出宪法规定的范围或与现行法律相抵触,否者会被宣布违宪或违反现行法律。国会也可通过立法来推翻行政令,或是削减执行行政令所需的经费,最终使其无法执行。

全球化智库(CCG)研究员杨靖旼分析,行政令可以变更美国关于亲属链条获得美国居留合法身份的政策,但很难撼动美国移民法中的出生地原则。如果国会没有对应相关内容出台移民法修正案或宪法的新修正案,那么行政令即使出台,依然有被拒绝执行的可能。倘若地方法院认为行政令与当地法律相违背,地方法院就有权拒绝执行。

美国梦

虽然特朗普终止出生公民权的打算可能不会那么轻易实现,但它所释放出的政策信号值得深思。“特朗普这样做会使美国整体舆论风向受到影响。支持更开放、更符合宪法精神的一派力量,势必会受到很大压力。”杨靖旼说。

在“美国至上”的时代,那些曾经支撑美国成其为美国的信条,正在一个个倒掉。这可能已是不足为奇之事,但移民政策走到迫近修宪的地步依然让人心生感慨。当美国梦仅仅变成了“美国人的梦”,美国国本也会随之动摇。众所周知,美国从建国伊始就流淌着移民的基因,开放、包容的熔炉文化曾是美国梦的精髓所在。当美国建起贸易保护主义的铁幕、筑起压缩移民政策的高墙,人们不禁要问,一个变得保守、内向、自闭的美国,终将走向何方?(人民日报海外网评论员 毛莉)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