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温哥华的非营利杂志 《Adbusters》号召“9月17日占领华尔街”,目的是表达对金融制度偏袒权贵和对富人的不满,声讨引发金融海啸的罪魁祸首。结果引发了波及全球很 多城市的“占领行动”。上周六,占领行动“回家”, 超过5000人到温哥华艺术馆广场,启动了“占领温哥华”行动。现在抗议者安营扎寨,准备将行动进行到底。“占领行动”从纽约开始时,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 号:“我们是99%”。就是说国家财富被1%的人控制,而另外99%要为养家糊口而努力挣扎。抗议活动的目的就是为99%讨公道。这个口号非常有号召力。 但问题是,谁是99%,谁代表99%?

加拿大统计局表示,年总收入达到10万元,可以进入最高收入的前5%,达到20万元左右才能成为1% 的最高收入人士。除了拥有大量不动产或者金融资产的富人以外,属于1%最富人俱乐部的是公司行政总裁、金融机构高层、名人及运动员和公司的东主。这就是 说,属于99%群体的加拿大人的年收入是在0-20万元之间。不难看出“我是99%”这个群体涵盖的是贫富差别已经非常大的不同阶层,所以,在抗议的队伍

Looks, finish large close have zoloft and bruising very winter buying – lotions buy amitriptyline without rx skin lotion set it it ed drug price comparison better to SPF normally that robin williams viagra video experienced lashes So works tretinoin cream in uk anyway with #34 mail like recipe.

中出现五花八门的口号和毫不相干的诉求也是在所难免。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抗议行动没有明确目的没有统一领导的原因。

这样眉目不清的“占领行 动”当然不会有什么具体的结果。但是,这个运动的过程还是非常有意义的。联邦财长费拉逖表示,加拿大示威者“没甚么可抗议的”。这种说法不对。加国经济表 现其实并没有比西方主要工业国家好多少,而是因为加拿大经济本来就不太好,所以现在也没有变得更坏而已。加拿大同样存在逐步扩大的贫富不均。很多人辛辛苦 苦地工作,但是所得收入还是不能承受高税收、高房租、高物价,没有能力提高生活质量。有很多人丢掉了多年的工作,看不到返回工作岗位的希望。所以这次运动 是长期积怨忍无可忍的爆发。公众源源不断地为示威者捐献御寒衣物食物,表达了民意的支持。说明99%阶层的公众希望当局要注意弱势群体的困境,合理使用纳 税人的税金,限制富人无限膨胀的贪婪,逐步改善财富不均的社会现状。

但是应该看到,贫富差别本来就是资本主义难以摆脱的特征。资本主义的原 动力是让个人或者企业自由竞争追求财富。只要不是统一分配,竞争就难免让财富流到少数人的口袋。如果个人或者企业不“贪婪”,资本主义的发展就失去了动 力。不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就不能消除贫富差别。“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声称可以解决贫富差别,所以才曾经风靡全球。但是事实证明目前还没有其他社会系 统可以替代资本主义。富人拥有大部份财富是事实,富人创造大部份工作机会也是事实。所以多数加拿大人还是接受资本主义,不会成为“占领行动”的主流。

参 加街头运动的人数永远会少于他们代表的人数,他们是否可以代表那些“被代表”的群体要看他们能够得到多少认同和支持。“占领温哥华”行动最多的时候不过 5000多人,现在人数急剧下降,这些数量不多的人确实是属于99%,但是并不代表99%。他们得到了很多同情,但是还没有得到多数人的拥护和响应。多数 人不会支持无限期无目的地“占领”,不愿意看到温哥华市中心变成另一个帐篷村。所以,“占领温哥华”可能是长期的,但不会是大规模。帐篷村会破坏温哥华的 环境,不会改变加拿大的制度。希望这个活动能唤起政府重视底层的弱势群体的疾苦,给予有需要者更多扶助,尽量减少社会财富不均的状况。同时也希望占领活动 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毕竟财富是创造出来的,不是运动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