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是世界上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可是在这个人间天堂里还有另外一个群体:流浪汉。

大陆移民对西方国家的流浪汉并不陌生,因为流浪汉一直是大陆媒体的“宠儿”。有时候他们是西方“无产阶级”的代名词,带有《流浪者之歌》的浪漫或者浪迹天涯的潇洒。当然更多时候,他们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腐朽没落”的标志,是等待我们解放的“世界上三分之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劳动人民”。出国后才知道,三分之二是没有,但是确实在每个城市都有流浪者。

温哥华对流浪者的称呼是“无家可归者”。这当然更礼貌。实际上他们现在不流浪,而是积聚在温哥华市中心东端的奥本海默公园安营扎寨,上百顶帐篷占领公园,既有无家可归者,也有反贫困运动的支持者。他们以占领行动向政府施压,以求尽快解决补贴性住房的问题。

帐篷活动的组织者奥古斯特宣称,除非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房住,否则不会撤离。

加拿大的社会保障系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牢靠。疾病、吸毒、家暴等很多因素都可能使人变得无家可归。笔者有个朋友夫妻两个都是博士毕业,一直有不错的工作。后来公司关门他们失业。因为整个行业不景气,50岁左右的他们找不到专业工作,放下身段找“累脖”工作更是处处碰壁。因为没有一个老板愿意雇中年博士干体力活。公司遣散费用完,失业金用完,他们就没有任何收入。有一次看到过去熟视无睹的流浪汉,突然意识到如果坐吃山空,他们早晚要走进流浪者的队伍,于是选择了回流。

无家可归者是我们社会的一部分,需要社会同情和帮助。现在市选临近,这个问题再次成为市选议题。

现任温哥华市长罗品信曾许诺在2015年前彻底解决温市无家可归者的问题。他提出的灵丹妙药就是提供社会福利住房。现在距离他兑现诺言只有几个月,温哥华的无家可归者人数从当时2005年的1364人,上升至今年的1798人。不难想象,如果温哥华现在盖了1798间公寓给这些无家可归者,一定会有更多的流浪汉出现在温哥华。所以,无家可归问题不是一间房那么简单。

现在市政府候选人纷纷拿无家可归者说事。有人提出对价值150万元以上的房产征收“奢侈税”,来个杀富济贫。也有人提出征收“空屋税”,来个物尽其用。

不过,据统计温哥华空关的房子比例不大,而且多数是公寓。大多数公寓并不是不想出租,而是公寓居民管理条例不允许出租。如果市政府真有魄力规定公寓管理委员会不得限制出租,空关房屋问题不难解决。

BC最高法院已经裁定温哥华公园局禁制令合法,限令奥本海默公园的“帐篷城”必须在15日晚上以前离开。不知道他们要“移师”何方?前几天他们试图在史丹利公园落脚没有成功。现在有个“温哥华漂亮空屋”网站,刊登温哥华空置房屋信息,建议和鼓励流浪汉“强占”这些豪宅,以迫使市府采取措施。大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味道。

这些热衷于“房事”的政客和煽风点火的“造反派”,估计在市选结束以前不会消停。但是,简单地把无家可归者塞进房子,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还是要把经济搞上去,人人有工作,家家能温饱,才能真正解决无家可归者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