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笔者累计采访了多场夏日户外烧烤BBQ:其中两场是华裔议员,一场是西人国会议员,一场是西人省议员、几场同乡会的活动。

尽管在不同的地点,议员们招待选区选民的食物大同小异:热狗或汉堡包、饮料、外加薯片小食。华裔议员在入场口处,有接待台,需要提笔在纸上先行进行登记,然后由义工发放饮料票及热狗票,再去排队依次领取食物。领食物时,服务的义工们会在领取者的手上用戳子盖个印子,以防来回登记、反复领取;西人省议员,是由华裔的志工负责登记,发小票领食物;西人国会议员,因其党派背景,素来少有华裔参与,到场的民众,以西人和菲律宾裔居多,华裔连一成也没到。同样近千人参加的户外BBQ,即没有登记,也没有发小票,大家依次排着队,挨个领取,也没有人问,你是不是多领了?吃完了又来拿?多次排队?

议员们每年的定例,招待选区民众的食物,精致不到哪里去,无非是二片小圆面包加上一块弄热的肉汉堡或一根短长面包中间夹入热狗,实在是寻常得很。是不是很有必要挨个在民众的手背上戳印子,把出席的选民或亲近该人的朋友,人人都当成了多拿多领的嫌疑人、冒领者?就算间中有一、二人感到饿,是大胃王,想多吃上几个,可人的胃口总有一定极限。然而,笔者在户外烧烤BBQ现场观察下来的结果,认为在华裔聚集多的地方,发票子、盖戳子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逐个发票子,再凭票领取食物,是保证在场的民众人手一份,后来者也能有机会领到食物的一种相对公平的流水操作形式。而且,事先的管理措施往往跟不上临场的想象力发挥。这些留在手背上的红、篮印子,用水略微一搓,就能抹去,笔者观察到有极个别的讲华语的老妇人,在自个吃了以外,还再次上前领取,打包带走这些简单的食物。或许他们想和家里的亲人们一起分享这天的快乐?真是可怜天下祖母心?

再来看某些同乡会的BBQ活动。有几次因为得到了善长的捐助,同乡会活动中的食物是免费供应的。聚会的消息经过各渠道平台发布后,实际到场的人数大大超过预计人数及报名人数。食物很快不够分,被卷席一空。有意思的是在排队等待烧烤炉中逐个烤出来的肉排时,有几次看到某些人,排到她时,只见她一盘盘往外递肉排:小朋友吃的、老公吃的、父母吃的、朋友吃的……没完没了霸着位,就是不挪窝,对周边注目礼毫无感觉,坦然接受。到场的基本上都是乡里乡亲。想来携老挈幼参加活动者其实也不是光贪图吃上几口免费的东西,主要是捧个人场,表现下积极参与的态度。

这些事,不光温哥华有。九十年代,麦当劳刚进入中国时,洗手间的厕纸同其他国家的麦当劳设置一样,通通是一卷卷装在卷纸筒内,供人免费使用。无奈莫名消耗得太快,常常是一卷卷地被人顺走,最后部分麦当劳店家只得回归中国特色,不再提供厕纸;无独有偶,美国纽约法拉盛商业区,近年来逐渐成为亚裔移民聚居的地方,也屡屡发生卫生纸不翼而飞的情形,弄到警察要出面教育公众,偷厕纸属轻窃罪(Petit Larceny),警方有权将偷窃者逮捕;低陆平原素里中心的麦当劳店,因发生过流浪人士进入店内厕所洗澡,只得常年将洗手间锁上,顾客需要到柜台通知服务生,按了Buzzer才开启厕所的门。

有些事,见多了就不怪。多占点小便宜,单从物质匮乏、需要给未来储备多点安全感的角度,有时候也很难做出解释。能简单地归咎于“素质低下”或文化差异吗?在目前物资供应基本充足的情况下,行为差异同大众的普遍认知有所出入者,在各族裔、各个国家均有发生。当前生活条件很优渥的人,或许他们童年记忆中的物质生活曾经有过艰难和苦涩。管仲说过“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然而,物质基础并不是决定一个人修为素质的唯一因素,个人的生活成长环境、受教育状况、宗教信仰等也会影响其言行举止的素质形成,由此看来仓禀实未必能知礼节。

不止一次听到老华侨介绍,相比三十多年前,西人对新移民欢迎的热情,或许仅在某些偏远小镇还保留着;在大城市,随着流动人口的增多,友善度在逐渐递减。在各级政府中,多了些华裔议员或议员身边有了华裔义工后,能够理解华裔的习惯,小到夏日户外BBQ烧烤领取的细节,都能选用适合华裔的方式,管理得井井有条;然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统治阶层也早明白“以夷制夷”的道理,作为代表政党在选区内获得提名的候选人,需要在服从党的政纲、理念和华裔民众的反弹中取得平衡。长了一张华裔脸的候选人,并不等同于其就能在各级政府里,积极为华裔发声。所以,在随之而来的市选、联邦大选中,还是应该把选票投给同选民理念相接近的候选人;光靠打族裔牌,拉选票的候选人,其实一直有着相当的局限性,能为民众代言出声的实力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