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处决”又称“荣誉谋杀”,是印度宗教社会群体中经常发生的事情。家人不允许子女跨种姓通婚,若违背,家人可以依据教规对他们处以死刑。执行这样刑罚的人不但没罪过,反而是在维护宗教的荣誉,所以被称为“荣誉处决”。印度政府曾制定法律弱化种姓制度,但“荣誉处决”案仍层出不穷。例如11年前在印度被“荣誉处决”的本省少妇Jassi,就丧命于自己的母亲和舅舅策划的所谓“维护家族荣誉的处决”。上周五,也就是Jassi死亡后的第11年,Jassi的母亲和舅舅终于因为策划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惨案被逮捕,一时间大温地区一片哗然。家庭,本来应该是人退无可退之后的保护伞、避风港,没想到家庭却夺走了年轻的Jassi本该充满希望的美好生命。

Jaswinder Kaur (Jassi) Sidhu于1975年8月4日出生在温哥华以东50公里的枫树岭(Maple Ridge)的一个传统锡克教印度家庭。她的舅舅Surjit Singh Badesha于半个世纪前率先来到加拿大,经过艰苦的奋斗,终于在枫树岭拥有了一个价值数百万加币的蓝莓农场和一栋足够容纳他们整个家族成员的房子,但是只有Jassi和一名表兄是在加拿大接受的教育。Jassi所上的学校是Pitt Meadow中学。据当时的校长John回忆,Jassi是一个尊敬师长、友善、略有些安静的好学生。直到Jassi死讯传出的十年后的今天, John说起这件事情来依旧愤怒,他说“每一个年轻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特别是Jassi,无论出于什么理由,她都不应该被杀,有人需要为此赎罪。”

这只是一个爱情故事

Sukhwinder Singh Sidhu,也就是Jassi的丈夫Mittoo于1977年出生于印度西北部旁遮普地区的一个名叫Kaonke 的小村庄。1993年,时年15岁的Mittoo成为了一名电动三轮车司机,靠载人运货为生,收入很低。

1995年,Jassi随母亲和舅舅一家回到故乡旁遮普, 在那里遇见了Mittoo。两人一见钟情,但由于双方家境显而易见的差别,他们知道这段感情不会得到Jassi的母亲和舅舅的同意,所以他们的爱情只能秘密地进行。他们在Jassi的一名当地朋友的帮助下相互联系,并许下同生共死的誓言。

至此之后的几年中,Jassi和Mittoo这对身处异国的恋人仅仅是靠着通过朋友邮寄书信和偶尔的电话来慰藉彼此的相思之苦。

1999年1月,Jassi的母亲和舅舅带着Jassi再次回到印度,为其安排了相亲,并于2月返回加拿大。Jassi的朋友说,她母亲和舅舅给她安排的丈夫是她舅舅的一名生意伙伴,大约比她大40岁的人。Jassi虽然拒绝了家人的安排,但她害怕自己终究会被安排嫁给其他她所不爱的人,于是Jassi说服自己的母亲,于1999年3月再次返回印度,并与Mittoo在旁遮普Ludihana的一座寺庙中举行了秘密的婚礼,并于同年4月19日在印度政府机构注册结婚。

家人的反对让他们举步维艰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Jassi秘密与一个穷小子结婚的消息还是传开了,Jassi的家人听闻后质问Jassi,Jassi对此虽然进行了坚决的否认,但事情最终还是于当年7月被发现了。“她被禁闭在房间内,不允许出门、见任何人或者打电话、去工作。”一名居住在一起的表姐(妹)说。与此同时,Jassi的母亲与舅舅以给她在加拿大买车为诱饵,让Jassi在一张白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2000年2月9日,Jassi回到了加拿大,开始了申请Mittoo来加拿大团聚的手续,并写了一封信到渥太华的移民局,信中表示自己的舅舅Surjit Singh Badesha或许会写信讲述一些虚构的关于Mittoo的事情。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Jassi的担忧是十分有道理的。

2000年2月10日,Surjit (Jassi的舅舅)就寄给了印度警方一封信,信中写道Mittoo和他的两个朋友绑架并强奸了Jassi,并强迫Jassi与之结婚,信中还附有一封Jassi的陈述,结尾的签名正是Jassi以为是为自己买车办手续而签在一张白纸上的签名。

2月23日,Mittoo和另外两名朋友因绑架Jassi而被逮捕,Surjit Singh Badesha得知这个消息后,亲自飞赴印度,并对拘留期间的Mitto大打出手,还以帮助Mittoo来加拿大为诱饵,迫使其与Jassi离婚,但遭到了拒绝。得知此事后,Jassi立即给印度警方发了一封传真,表示自己和Mittoo都有生命危险。但似乎以低效率闻名的印度警方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

Jassi开始有些绝望了,并于同年4月3日向枫树岭警方报警,指控她的叔叔对她进行殴打和恐吓,并于第二天从素里签证处得到了一本新的护照。

4月6日,Jassi在警方的帮助下离开了原本的住处。根据警方相关人员回忆,Jassi的亲属在她离开时站在一边对她疯狂的辱骂,态度十分极端。一周后,也就是4月13日,Jassi飞赴印度,并于4月19到法庭取消了以她的名义对Mittoo进行的案件,Mittoo随即重获自由。

血色的爱情

如果故事结束在这里,那么一切将会变为一个有钱女孩勇敢追求爱情的故事,但Jassi低估了自己母亲和舅舅的偏执。“Jassi的行为让家族蒙羞,他们不会让她和那个人在一起,更不会让她把那个人带到加拿大,他们说会阻止这一切。”Jassi的表姐(妹)回忆Jassi离开后她母亲在家庭中发表的言论:“当时他们说他们在印度很有权势,他们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并亲口告诉我,Jassi的结局是死亡。”

在Jassi回到印度之后,Jassi的舅舅和他的一个叫做Darshan Singh的老朋友,也是生意伙伴开始有了密切联系,特别是在Jassi死前的一个月之中,他们每天都会打不止一个电话(根据本地英文媒体报道,Jassi的舅舅从枫树岭家中的电话一共打过147个电话回印度。其中79个打给Darshan,光是Jassi死亡的那晚上就有12个;40个打给了亲手杀死Jassi的嫌犯)。亲手杀死Jassi的罪犯承认,在Jassi死的那晚上,他们是在Jassi家人的命令下杀死Jassi。

2000年6月7日晚,Jassi接到一通来自母亲的电话,她以为这是母亲原谅她的标志,于是她向母亲坦诚自己和丈夫目前居住在丈夫的祖父母家,Jassi怎么都没想到,竟是这通电话为自己和丈夫带来了灭顶之灾。

第二天晚上,当Jassi夫妇俩在回家的途中被一伙黑帮分子袭击,Mittoo被殴打、捅伤,施暴者看Mittoo受了重伤,就并未理会他,把他留在路边等死,带着Jassi走了。幸运的是,Mittoo被路人及时发现送入了医院,活了下来。

根据印度媒体《The Tribune》的消息,Jassi随后被带到一处农舍,其中一名凶手Ashwani Kumar打电话给Jassi的母亲和舅舅,在他们的指示下,将Jassi割喉杀死。

2000年6月9日,Jassi的尸体在事发地点几里外的一处灌溉渠内被发现,从尸体上看,她在生前遭到了虐打和性侵犯。此事,经一当地媒体披露之后在印度引起了巨大反响。在Jassi死亡的第二天,印度警方就抓捕了一系列的嫌疑人,其中一些人的供认,他们收到了来自Darshan的5万加币,对Jassi进行“荣誉处决”。

同年7月,警方认定Jassi的死亡是凶杀案,并宣布正式逮捕包括Ashwani Kumar在内的涉案人员11人。10月,7名男子被判与Jassi的谋杀案有关,同时,印度方面希望引渡jassi的母亲和舅舅到印度受审。

但同年12月,其中4名嫌疑人不赞同审判结果准备上诉,而另外三名则无罪释放。

Mittoo的故事

死亡,并没有让这件事情终止。2004年8月,Mittoo被指控强奸一名同村女性,而该名女性的亲属正是Darshan的一名雇员(也有资料显示这名女性是Darshan家的佣人)。这件事经过媒体报道后,在卑诗省的印度移民群体中引起了广泛的关注,《South Asia Post》的主编Harbinder Singh Sewak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自己先是关注这则新闻,认为经过一段时间,Mittoo一定会被认为是无辜的。但事与愿违,在印度,通常刑事案件将会等待很久的时间才会开庭,Mittoo就一直处于拘留状态,所以他决定做点什么。

2005年12月,也就是Mittoo被关押了16个月之后,Harbinder回到印度,替Mittoo雇了律师和侦探,试图证明他是被诬陷的。在Mittoo的律师提供的各种证据,包括DNA鉴定结果都有利于Mittoo的情况下,那名指控Mittoo强奸的女性终于承认自己是收了Darshan好处且还遭受到来自Jassi家族压力的情况下来诬陷Mittoo的。除此之外,当时作为强奸案证人的,被强奸女性的姐姐也表示,自己是受到Jassi家族的压力,在一些法律文件上签了字,但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些文件上的内容。

终于,Mittoo于2008年4月26日被释放。此时距离他被关进监狱已经过去了44个月。出狱后的Mittoo在接受印度本地媒体采访时质问Jassi的家族和那些帮助过她家族的人们:“我和她(Jassi)结婚从来都不是因为贪图她的家族地位和钱财,而她的亲友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惩罚我们?我想问问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包括那些杀手和警察,我们相爱到底犯了什么罪?”他还表示,Jassi死后,她的亲人们曾经希望通过支付给他超过一千万卢比来让他放弃探求自己妻子的死因,但他拒绝了,于是他们便想方设法把他送入了监狱来试图掩盖事实的真相。

逆转的结局

虽然策划这起谋杀的Jassi的家人仍然逍遥法外,但更让人震惊的是,有人匿名举报本该在印度服刑的Darshan出现在了数千公里之外的枫树岭的一间锡克教寺庙中!CBC在试图联系印度方面的时候发现本被判终身监禁的Darshan却已经于2009年9月18日被保释出狱。当CBC记者前去Jassi生前的家采访时,Jassi的另一名舅舅先表示自己不知道谁是Darshan,而后又改口称Darshan仍在印度服刑。《South Asia Post》的主编Harbinder得知这一情况之后进入那间锡克教寺庙,他坚信自己看到的人一定是Darshan,那人和Jassi的舅舅在一起。

匿名举报人还爆料出了Darshan目前在枫树岭的居住地址。而该处房产的联名持有人为一对夫妇,丈夫是Inderjit Singh Badesha(Jassi舅舅的儿子),而妻子则是Daljinder Kaur Badesha(Darshan的女儿)。但当本地英文媒体的记者采访这对夫妇的时候,他们均表示为没有任何好说的。

经过多方努力,CBC终于联系上了Darshan,他承认自己就是那个匿名举报Darshan出现在枫树岭的人,这是为了让人们以为他在加拿大,从而使他在印度的生活不再受到人们的关注。虽然不知Darshan的这番言论是真是假,但目前也没有意义去求证,因为上周五,这件事情最终的幕后黑手——Jassi的妈妈和舅舅已经被逮捕了,他们背后指控策划了Jassi的谋杀案,可能会引渡回印度受审。

《加西周末》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本地的印度朋友,他说:“其实,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父母包办的婚姻,但就算子女拒绝家人的安排,家人也不会这么极端。这样的事情平常也不平常,不平常是因为他不一定会发生在你身边,但平常的是,直至今天,在印度的一些地区还总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你可以在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但这绝对不代表我们的主流文化和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