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宋代豪放派始祖范仲淹的遗留词中,有两首最为著名,其一为《苏幕遮‧怀旧》,词曰:“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词的上阕是以写景的手法循序渐进地铺垫作者的心境与思绪。第一句以天地为首展开了读者的视野,尤其点明作词时间是为金秋。“碧云天”形象而明了地描绘了秋季天高云淡的特点。“黄叶地”起便是说无尽的秋色融汇天水茫茫。再者又兼落日西下,“芳草无情”是一个下阕抒情的铺垫。而下阕“黯乡魂”起直抒离愁:望家乡,怀故旧,羁旅愁思,三种愁苦纠缠不休。除非夜里,梦中归乡,才能得以慰藉。此时又一个时间点重新出现,便是“明月楼高”,点明下阕的时间已是数时辰后,作者在这段时间里一直为心中苦闷所扰,因此斟酒一杯,借酒浇愁,只是无济于事,心中苦闷,便是杜康也无法解忧,只能化作“相思泪”。

范仲淹词作存世共五首,在宋词的发展中是为亮丽清新的一笔。其词作内容和风格丰富多样,有直接写艳情者,也有跳出艳情之外者,正是时代遗留下来的深刻痕迹。可惜的是,词作数量极少,其中最脍炙人口的便是《苏幕遮‧怀旧》与《渔家傲‧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这首词作于北宋与西夏战争对峙时期。当时范仲淹任陕西经略副使兼延州知州,镇守西北边疆。

与《苏幕遮》一样,词的上阕侧重写景。也同是写秋色,“秋来风景异,雁去无留意”一句,是借雁去衡阳回雁峰的典故,来反映人在塞外的思归之情。而这种感情不是因边防凄厉的号角声以及周遭的狼嗥风啸声,令人更为心生感慨。更奈何日落千嶂,长烟锁山,孤城紧闭,此情此景甚是令人怀念故乡与亲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而下阙一开头就是“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浊酒一词常常出现于边塞诗词中,一来,因为远离繁华都市,远离美酒佳肴,二来战况不断导致将士心情重浊。“燕然未勒归无计”,是说没有两全其美的可能性。正在这矛盾的心绪下,远方羌笛悠悠,搅得征夫们难以入梦,不能不苦思着万里之遥的家乡,而家乡的亲人可能也在盼望白发人。“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写出了铁血将士深沉忧国的复杂感情。

范仲淹生于宋太宗端拱二年,字希文,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与文学家。

范仲淹幼年丧父,母亲改嫁长山朱氏,更改名为朱说。大中祥符八年,范仲淹苦读及第,授广德军司理参军。曾历任兴化县令、秘阁校理、陈州通判、苏州知州等职,因秉公直言屡遭贬斥。

庆历三年,出任参知政事,上疏《答手诏条陈十事》,提出十项改革措施。庆历五年,新政受挫,范仲淹被贬出京,历任邠州、邓州、杭州、青州知州。皇佑四年,改知颍州,范仲淹带病上任,行至徐州,与世长辞,享年六十四岁,谥号文正,世称范文正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