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_副本.jpg

资料图:伦敦地标“大本钟”(图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11月14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发表声明称,“脱欧”协议已获得内阁支持。欧盟委员会随后公布了585页的协议草案。草案涵盖边境、关税、“脱欧”过渡期等多个议题。虽然消息发布后不久,英国脱欧事务大臣多米尼克·拉布就用辞职表达对协议草案的不满,但在漫长的脱欧大戏中也算迈出了关键性一步。

根据草案规定,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不存在“硬边界”;欧盟与英国寻求在自贸区实行关税合作以及深度的海关合作,双方呼吁所有商品领域实行零关税,在爱尔兰问题上找到解决方案之前,将维持“单一海关区”;英国和欧盟将通过最大的努力在2020年底之前取代爱尔兰协议;此外,英国可以在2020年7月1日前的任何时间要求延长“脱欧”过渡期。

由此可见,英国“脱欧”已不可逆转。这件影响欧洲地缘政治的重大事件将对英国本身、欧洲大陆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不可低估的影响。

首先是英国。英国与欧陆是一对剪不断、理还乱的欢喜冤家。历史上主要表现为英法争夺欧洲主导权的对抗,近十年来则是英国与欧盟长久以来貌合神离的复杂关系。一直以来,隔绝英国与欧洲大陆的绝不仅仅是英吉利海峡,还有历史形成的民族心理与文化意识形态的本质差异。基于英国与欧洲互不信任的历史传统以及目前双方在劳动力市场开放与欧盟成员国主权地位等问题上严重对立的政治立场,英国“脱欧”的确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脱欧”之后,英国与欧陆的关系将会变得冷淡,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对英国的自身利益造成不利影响。很多英国科学家表示,英国“脱欧”有违英国科学界一直以来秉承的包容态度,这不利于学术机构获取更多的资金支持。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结构生物学教授斯蒂芬·柯里表示,“大学和科研机构对‘脱欧’问题表示担忧。英国的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海外投资,而相对封闭的政策环境,也限制了英国科研机构同企业一起发挥高科技产业对外投资的优势,不利于英国经济的增长。”实际上在全球卫星导航领域,英国已经决心甩开欧洲的“伽利略”系统单干,但是其前途未卜。而在美英关系方面,由于“脱欧”,英国在国际社会中显得有些形单影只,急需一个强力的伙伴在国际事务中力挺自己,作为全球霸权国家的美国自然是首选。在美国主导的全球政治格局下,英国天然获得了许多秘而不宣的外交利益。未来的英美关系可能得到进一步发展。

其次是欧洲大陆。英国“脱欧”以及由此引发的“蝴蝶效应”将会使欧盟一体化遭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英国“脱欧”,既是其“例外主义”欧洲观和欧盟多重危机共同推动的结果,也是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带来的社会分化,以及一体化市场与社会政策国家化矛盾的体现。“脱欧”撕裂了英国政治和社会,对欧洲一体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不仅削弱了欧盟的软硬实力,也改变了内部的力量平衡。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由于英国“脱欧”,法国和德国在欧盟中的话语权上升。前者是欧盟中第一军事强国,后者则是经济方面的老大。可以预见的是,法国未来将要全力推进欧洲军团的建立,并打造防务联盟;而德国则会不遗余力地搞地区经济一体化,力图使欧洲经济加强融合。

最后是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如前所述,在英国“脱欧”之后,法国在地区防务一体化方面将加快步伐,而德国则力图在经济领域有所作为。法国的意图将会触怒北约的“盟主”美国,实际上特朗普已经就此问题对马克龙非常恼火。虽然特朗普上台没有坚定承诺“防卫欧洲”,而是不停地向北约成员国要钱,威胁欧洲盟国提高军费,又在欧洲防务上闪烁其词,使欧洲国家感到原本作为欧洲防务中坚力量的北约不再可靠,但这绝不意味着特朗普就是想在防务问题上对欧洲撒手不管。特朗普的算盘是在减少防务义务的同时依然控制北约。而德国是一个以制造业见长的工业强国,如果放任其整合欧洲国家的资源,美国将在工业制造领域面临一个强大的对手。而这和美国的再工业计划是相互冲突的,更与特朗普振兴制造业的经济政策不相符合。可以预见的是,英国“脱欧”将会使美欧关系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

由此可见,英国“脱欧”引发的“蝴蝶效应”使欧盟一体化遭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将影响美欧关系。这种影响是世界性的,对于海外利益与国际影响日益增加的中国来说,也必须对此予以足够重视。

(马尧,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