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新版网格本‘外国文学名著丛书’是对历史、传统和经典的最好的致敬。”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日前在人民文学出版社“致敬‘网格本’——新版‘外国文学名著丛书’首发式”上说。

“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的封面为网格图案,因而被藏书者称为“网格本”。“网格本”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出版,直到本世纪初,仍有新书推出,整套丛书有145本。人民文学出版社与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根据“一流的原著、一流的译本、一流的译者”的原则进行翻译和出版工作。这是新中国第一套系统介绍外国文学作品的大型丛书,是外国文学名著翻译的奠基性工程,其作品之多、质量之精、跨度之大,至今仍是中国外国文学出版史上之最,体现了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界、翻译界和出版界的最高水平。

历经半个多世纪,“外国文学名著丛书”在中国读者中依然以系统性、权威性与普及性著称。

在中国读者阅读力持续增强的21世纪,人民文学出版社决定再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合作,以“网罗经典,格高意远,本色传承”为出发点,优中选优,推陈出新,出版新版“外国文学名著丛书”。

92岁的俄语文学翻译家王智量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出版这套丛书,我很高兴,我今年92岁了,看到我翻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这么漂亮地重新出来了,我好像又回到了青春时代。”

除了翻译家,中国许多当代作家都受过“网格本”的影响和滋养,这套丛书可以说奠定了他们的文学审美和终极追求。作家李洱表示:“某种意义上,我不把这套书看成外国文学,我把它看成中国文学的一部分,我们血液的一部分。”他特别喜欢“网格本”中的《格列佛游记》,到现在还经常翻看,他说:“老版‘网格本’的译者几乎在没有赢利的情况下全力以赴翻译,做出了一套非常雅也非常正、有一种宏大气象的书。这套书应该是‘西方正典’,因为翻译的质量和书的本身质量相得益彰。”作家阿乙坦言,“网格本”中的《欧·亨利短篇小说选》对于他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把“网格本”定义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智士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子弟所精挑细选的参考书”。

“网格本”第一辑是30种,已出21种,年内要出到100种。(本报记者 杨 鸥)

原标题:网格本“外国文学名著丛书”推出新版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17日   第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