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加拿大财政部部长Bill Morneau宣布了一项收改革方案,打算废除对企业主和高级专业人士的收优惠政策,以促进加拿大务系统的公平。
之后,财政部给出75天的时间向全国征求反馈,截止日期是10月2日。两个多月来,大中小型企业主、自营公司的专业人士、反对党乃至部分自由党人士都对这项改措施表达了激烈的反对,但近日特鲁多总理和财政部长本人明确表达了对这项改革的支持。讨论的截止日期眼看就要到了,在这项建议进入立法程序之前,让我们仔细了解此次改到底是怎么回事。

改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财长Bill Morneau说,加拿大现行务系统有三个“漏洞(loophole)”,让高收入的企业主避开较高率并少交了许多款,这造成了收系统的不公平。而此次改的目的,就是堵住这三个漏洞。
首先,政府要限制企业主以“收入分流”(income sprinkling)的方式,将收入分摊给收入较低的家人,从而使自己的率降低。其次,政府要限制企业借助私人公司进行股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再次,要限制企业主将公司的正常收入转化为资本收益(capital gain),因为资本收益需要缴的较低。受这项改革影响最大的人群是那些年收入15万加元以上的人群,他们通常是企业主或自营公司的高级专业人士。
 一堵“收入分流”
收入分流也叫“收入分摊(income splitting)”,是目前加拿大法允许的一种避措施。它指的是报的时候,加拿大企业主可以将自己收入的一部分以支付工资或红利的方式分给低收入家庭成员,不管这些家庭成员是否参与公司的运营。这种策略不仅能降低企业主自己的所得率,也能降低整个家庭的务负担。
财政部估计,目前有5万个加拿大家庭在使用收入分流策略。堵住这个漏洞以后,联邦政府每年将会增加2.5亿加元的收入。财政部对这个“漏洞”的修改方案是,使用“合理性测试(reasonableness test)”来决定企业主的家庭成员是否真正参与了公司的运作,只有那些真正在公司工作的家庭成员才能分摊企业主的收入。而且,企业主给家庭成员发工资必须遵循市场规则,像对待外人一样,干多少活发多少钱。

二堵“资本增值”和“股息收入”

改的一个重要方面是限制企业主的资本增值(capital gains)和股息收入(dividends)。资本增值指的是,购买债务、地产之后资产价值上涨而带来的收益。
联邦政府说,用私营公司的收入购买债券或房产并获得资本增值,会给企业主提供“不公平的减机会”,因为资本增值收入的率比所得率低。
根据目前的加拿大法,股东从出售股份的所得都可按资本增值处理,不论该所得包含多少实际上的股息(即未分配利润的部分)。鉴于资本增值的一半可享受免待遇,符合一定条件的甚至还可全部免,目前制的“漏洞”就是,企业主可以通过平时少分配或不分配股息,等到出售公司股份时将股息转换为资本增值,以达到省的目的。财政部堵住这种漏洞的建议方法是,公司股份转让时要将资本增值与未分配的股息分开来计。也即,企业主以资本增值和出售股份而获得的收益都要交
这种修改会对企业主的长期利益带来较大影响,一些企业主说,这种政策会让企业无法进行长期规划,也影响企业主的退休计划。

三堵“消极投资收入”

消极投资收入(passive investment income)指的是,购买投资产品以后自然获得的资产价值增长,而不是由积极运营公司而带来的收入。
目前加拿大的法规定,如果一个公司将其剩余资金做投资并获得附带的消极投资收入,也可以享受优惠率,只要该公司从事的主体业务是属于积极的生意活动。
财政部说:“一些企业主选择将资金投入投资产品,而不是用于公司运营,就能以钱生钱并享受较低率,这很不公平。
财政部堵塞这种漏洞的建议方法是,公司优惠率以后只限于积极生意的收入,不再适用于消极的投资收入。

社会各界如何反应?

这项改计划惹恼了许多加拿大人,除了企业主以外,还包括以公司方式来减轻务负担的专业人士,比如医生、律师、务规划师等。
在民间,加拿大各地35个组织联合成立了小企业收公平联盟(Small Business Tax Fairness),集体反对联邦政府的改革建议。9月18日,这个组织还驾驶小飞机飞到渥太华,打着“不要再给小企业涨No Small Biz Tax Hike)”的横幅飞过国会大厦的上空。
医疗行业对这项改革的反对尤其强烈。根据加拿大医疗协会(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CMA)的数据,绝大多数加拿大医生都以开设诊所的方式营业,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借助目前的小企业收优惠来降低务负担。其中很多医生尤其是女性医生,抱怨这项改会影响她们的退休计划或休产假,甚至导致大批女士放弃从事医生行业。一位女医生指,她的学医之路长达14年,积累了数十万的债务。目前法对专业人士和小商家的务优惠就是为了补偿他们没有退休金、假期薪水、就业保险、病假、产假等其他普通工人拥有的福利。
加拿大的务会计师也对这项改革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说,虽然新政的目的是打击富人偷,营造公平的务制度,但事实效果可能事与愿违。这份法完全忽视了加拿大的整体经济体系的现状。目前,70%~80%的加拿大企业都属于小型企业,它们不仅创造工作机会,还保障了本国的经济发展及增长。一旦小企业的创业激情被打压,就会对本国的就业市场将带来巨大的打击,并影响中产阶层和工薪阶层的纳人。
加拿大的大企业主和巨富阶层,也受到这项政策的困扰。根据《国家邮报》的报道,加拿大商业委员会(Business Council of Canada)主席John Manley说,一些富裕企业家告诉他,自由党政府宣布拟议这项收改革以来,他们已经将数十亿元从加拿大转移到国外。还有企业主说,这项改会极大影响他的房产规划和家庭前途,如果改真正通过的话,他就离开加拿大。
在政界,保守党自改建议发布以来就一直旗帜鲜明地表示发对,甚至一些自由党议员也对这项政策颇有微词。联邦保守党党领Andrew Scheer直接表示,这项改革非常“不公平”,并称自由党政府推出这项的目的不是让加拿大社会更加公平,而是增加政府收。联邦保守党金融评论议员Pierre Poilievre也说,自由党政府之前花费过多,所以现在打算向小业主增加收,以弥补库房亏空。他说:“财长提出的这些改革不是要解决避问题,而是要避免收入短缺问题。”
自由党国会议员Stephen Fuhr说:“根据我与选区内居民及其他国会议员的大量讨论,我们需要在所提出的方案内容和可以做的事情之间,找到一个经过调解的解决方案。” Fuhr所在的Kelowna-Lake Country选区是保守党曾经50年的选区。Fuhr表示,如果自由党擅自推出这项新政,下次大选可能会失去自己的地盘。

改对华人影响重大

这次改如果按计划实施的话,会对加拿大华人社区产生很大的冲击。首先,华人移民自己创业的很多,改之后他们的收入会明显下降。一些华人因语言障碍很难在加拿大找到专业工作,但正好有储蓄、人脉等其他资源,于是就通过开公司的方式找到了就业之路,比如开办餐馆、车行和洗衣店。在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的魁北克省,华人的法语根本无法让他们进入主流职场,购买便利店成了许多华人登陆以后的第一份事业。数据显示,目前魁省一半的便利店都已被华人买下。
除了小商家小公司以外,还有些实力雄厚的华人创业者创办的是大型企业。他们借助自己横跨中加两国的优势,将两国的资源整合起来,生意可以做得很大。
华人企业家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存问题,还能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对社会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但此次改之后,企业主的后收入明显下降,其工作积极性肯定会受到打击。其次,华人社区的打工者也会受到消极影响,不仅可能收入降低还可能失业。
华人创办的企业,不管是小商户还是大企业,大都依托华人社区,客户和雇员大都是华人。企业主收入下降以后,为了降低成本,企业就可能裁员,华人打工者的收入和职业稳定性会受到直接威胁。
再次,华人中一些高薪的专业人士也会收入锐减。
医生、律师、务规划师等专业人士通常会以公司方式执业,同时借助小企业的收优惠来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改之后,他们的财务负担变大却又没有雇员的失业福利,肯定会压力大增。
最后,取消企业主的收优惠会打击人民的创业积极性和创新精神,并削弱加拿大的国际竞争力和对外资的吸引力。中国投资对加拿大失去兴趣以后,受伤最重的还是加拿大华人。
因此,此次改将会对华人社区造成极大的影响。
目前,这项改仍处于征求公众意见的咨询阶段,有意发表自己意见的人士请在10月2日之前与所属选区的国会议员联系,或者发邮件至加拿大财政部fin.consultation@canada.ca或者上网签名请愿:https://petitions.ourcommons.ca/en/Petition/Details?Petition=e-1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