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纳税人是政府的“老板”,纳税人出钱让政府当差。但实际上纳税人更像是政府的长工,大半年的收入交给“仆人”,剩下的才是“老板”的。当然这规矩不能破,因为全民的社会福利和基础建设国防科研等都要钱,而国家自己不赚钱,只有靠纳税人。所以政府巧立名目掏纳税人的钱袋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次联邦政府税制改革把板子打在私人企业身上,以“公平性”作旗号为目标,这个出发点本身就是错的。
税制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为了公平。收入高的人对社会的贡献大,创造的社会财富也多,理应得到更多的税务优惠。而收入少的人会觉得你为富不仁,你赚的多就应该多交税。不过也可以倒过来说,你赚钱少说明你创造的社会财富少,一样享受福利为什么不应该多交税?反正“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税制从来就没有公平过,也不可能公平。
其实,税制的功能并不是“杀富济贫”,而是指引经济活动的方向,调节各种经济活动的发展。很多小公司都是创业型公司,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应该在税务上给他们留有“漏洞”。这样才可能发展壮大,甚至开创出新的产业。说句不好听的话,猪也得养肥了再杀,急什么?
比如中国马云的淘宝网就是砖了税务的“漏洞”才不公平地发展起来。实体店要有注册资金场地资质工商注册等一大堆限制,而淘宝店什么都不用,只要有东西,谁都可以上网开店,店面仓库都省了,更重要的是卖了东西不用交税。
正是这种税务上的不公平,解决了上百万人的就业,创造了电子税务的经济模式,让中国的商业和物流模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最终让政府收取了更多的税款。如果强调税务平等,淘宝网不会出现,更不会发展壮大形成一个新的产业。
事实上加拿大很多私人公司是被迫创业的。因为社会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很多人失业后很难再找到工作。所以不得不自己当老板。如果他们不创业,政府就要拿出更多税款来帮助他们。所以对私人公司,应该给予更多的税务优惠,而不是堵“漏洞”,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
比如,某人辞去年薪3万的工作,自己开公司获利3万,分给老婆孩子各一万,不需要交一分钱税。表面看是不公平,实际上两者承担的风险有巨大的差别。打工者每天拎着包上下班,每个月到日子一定能收到工资支票。而小老闆辛苦一个月却未必能够收到支票,甚至投入的钱可能打了水漂。
私人老板投入的是家庭资金。整个家庭都在承担着生意失败带来财产损失的风险,所以赚钱了大家分享也理所当然。事实上,如果有工作,很少有人愿意自己创业。我有个朋友,手里有相当好的创业技术,有人想给他投资50万美元和他创业。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因为他现在年薪十万,工作5年就可以拿到50万,为什么冒风险创业呢?
所以说现在的税制并不鼓励创业。税制改革更应该考虑解决创业风险带来的不公平。比如将私人公司的收入和个人收入等同起来。当私人公司亏损,可以将以前打工时交的税补回来,或者创业失败再打工的时候,创业发生的亏损可以抵扣现在打工收入。再让私人老板同样购买失业保险,打工失败时享受失业保险,这样才算公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