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名温哥华市民高举着抗议的牌子,周日(22日)聚集在温哥华市中心,呼吁加拿大政府采取行动,积极对待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和空气污染问题。23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开幕式上呼吁国际社会尽力在2015年达成一项新的气候协议,在本世纪末将地球升温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

earth-day

气候变化损害地球不可逆

一份联合国泄露出来的气候报告草案警告,如果不能尽快的解决化石燃料的排放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人类的活动最终会对地球造成了广泛而不可逆的破坏。这并不是危言耸听的传闻,根据美国彭博社获得的文件,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草案中强调,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所有的大陆,温室气体(heat-trapping gases)的增加,将会进一步提高人类和生态系统严重的、普遍的和不可逆转的影响。

这项研究总结了数百篇论文,希望通过联合国的努力,让各国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在不同的层面,为限制气候变化做出努力。

在这份127页的文件中,包含着一份32页的摘要,用来说明气候变化的危害。字里行间充满了令人担忧的预兆。报告中共提到“风险”一词350次,“弱势”和“漏洞”61次,“不可逆”则被使用了48次。

报告也提到了减少工业化,使本世纪气温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的代价:2030年将会损失1.7%的全球消费总量,2050年则是3.4%,到了2100年,损失会上升到4.8%。但是报告指出,损失可能是巨大的,但是不控制气候变化的代价可能更大。更糟糕的是,延迟对气候变化的控制只会增加风险和成本。

气温上升

自1880年以来,世界平均气温已经上升了0.85度,这个速度比大约一万年前结束的冰河时代的气温增长速度还快。气温上升造成的损害包括作物减产、海平面上升、冰川融化以及更普遍的热浪。

冰盖融化

科学家表示,他们有“中等可信度”的理论认为小于4摄氏度的气温上升足以引起严重的冰川融化,有可能永久性的改变格陵兰冰原的大小,从而让海平面升高7米(约23英尺),威胁沿海城市如迈阿密、曼谷,以及岛国马尔代夫、基里巴斯和图瓦卢,如果没有人类的影响,造成这样的变化原本需要至少一千年。

其他影响还包括气候变化导致农作物产地被破坏,如生长在热带地区的小麦、水稻和玉米因无法适应新的气候而减产,还有北极海冰的融化以及海洋酸化。

该报告还显示,为了达成不超过2摄氏度的目标,自1870年以来,人类的二氧化碳累计排放总量必须限制在2900亿吨,而根据该报告,三分之二数量的二氧化碳已经被释放到大气中了。德国《南德意志报》22日表示,2013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历史最高,这样下去,地球很可能在30年内进入危险气候变化的临界点。

对于1998年以来人们观测到和感受到的温度并未明显回暖的疑问,研究人员表示,气候模型无法解释温度的短期波动,其原因可能是某些自然变化并未被观测到。

谁应该为气候变化负责?

谁污染,谁治理,听起来是个靠谱的理论,那么各个国家温室气体的排放量是多少呢?

比较各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最简单和最常用的方法是将化石燃料的使用量和水泥的生产量转换成二氧化碳,根据2011年荷兰环境评估局的数据,排放总量的前十名分别是:

1.中国:96.97亿吨或28.6%;

2.美国:5420亿吨或16.0%;

3.印度:1967亿吨或5.8%;

4.俄罗斯:1829亿吨或5.4%;

5.日本:1243亿吨或3.7%;

6.德国810亿吨2.4%;

7.韩国:609亿吨或1.7%;

8.加拿大:555亿吨或1.6%;

9.印度尼西亚:490亿吨或1.4%;

10.沙特:464亿吨或1.4%。

而包含所有温室气体以及非化石燃料来源的二氧化碳的排放数据则有着很大的不同,除了中美仍雄踞前两名,巴西、印度尼西亚都因为毁坏森林而分别上升到第三名和第四名,加拿大则位于第九名。

如果按照人均排放量进行比较,能源密集型产业的小国卡塔尔跃居第一,发展中的大国如印度和中国,都在世界平均水平。

按照历史排放量来计算,1850年至2007年,排放总量排名分别是中、美、俄、德、英、日、法、印、加拿大和乌克兰。而按人均历史排放量来说,加拿大是第8名,中国的历史人均排放量低的无法进入排名。

历史问题和现在的发展需求导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责任的划分、碳排放的数量和排放问题的重视度上纠缠不休。发达国家不肯多负责任,发展中国家不愿减排受限,小国要求立即解决,大国却不想轻举妄动,这种矛盾的情况使美国这样的国家一边直接拒绝加入京都议定书,一边又想在气候峰会上占据主动位置。

加拿大 责任有多大

2011年12月12日,加拿大环境部长彼得‧肯特宣布,加拿大正式退出《京都议定书》。这一决定使加拿大成为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后第一个退出《京都议定书》的国家。肯特还批评自由党领导的加拿大政府当年批准加入《京都议定书》的决定是“不负责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认真采取行动来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根据报道,他说,退出议定书后可以使加拿大免遭议定书规定的约140亿加元的惩罚,对在当时处于困难经济形势下的保守党政府来说,没有其他选择。

《京都议定书》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减排协议。它为近40个发达国家及欧盟设立了强制性减排温室气体的目标,2008年到2012年的第一承诺期,发达国家整体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2%。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虽然在2002年签署加入《京都议定书》,但保守党自2006年执政之后,一直对如何执行《京都议定书》持消极态度,只承诺到2020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削减17%,大大低于《京都议定书》规定的目标。最后加拿大因无法达成目标,不愿支付罚款而决定退出。

那么,加拿大到底对气候变化有责任吗?根据多个环保组织发表的调查报告以及统计数据,加拿大是历史上也是现在世界上人均温室气体排放大国之一,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加拿大西部油砂开采经济利益丰厚,但是,油砂在转化为石油的过程中对大气的污染非常大。

而根据全球森林观察的报告显示,加拿大、俄国、巴西、美国和玻利维亚是全球森林破坏最严重的几个国家。自2000年起,全世界共有8%的原始森林遭到破坏,而加拿大的情况是最为严重的一个。这一切都大大增加了加拿大的温室气体的排放量。

哈珀再次“错过”峰会

虽然在温哥华市中心,数千民众用钱贴住自己的嘴,满手油污的举起标语,和超过166个国家和地区的环境保护者一起举行了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以来最大的游行活动。他们呼吁加拿大政府关注全球污染问题,认真考虑输油管计划和菲沙素里码头扩建项目,但是相比饱受气候变化危害的小国而言,加拿大这样的大国基本上都不愿提早摊开自己的底牌。

加拿大媒体称,许多排放大国并没有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面子。虽然这次会议号称是“史上最大规模”的领导人峰会,共有120多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等高层人士出席。但是加拿大总理哈珀行程安排直接错过了气候峰会,他选择参加联合国大会以及大会期间召开的孕产妇和特殊儿童保健联合国会议,只派出联邦环境部长参加气候峰会。中国派出了国务院副总理,俄罗斯仅派出了负责气候变化的总统顾问出席,印度也只派环境部长出席。根本不打算参加峰会的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也被澳洲国民讽刺为“鸵鸟”——认为他看不到气候变化的危害。

20140923_14115254330901

澳大利亚人总结总理阿博特对气候变化的态度

有报道称,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国际气候政策主任杰克‧施密特认为,各国首先会考虑本国政治局势的牵制,而不会冒险作出气候承诺。白宫则宣布奥巴马在峰会上不会提出新目标,只会向碳排放大国中国和印度施压,迫使后者采取更积极的行动。

在峰会上,加拿大提出了2个主要承诺,一是将制定新的更严格的汽车尾气排放标准,以符合美国汽车排放标准,到2015年,50%以上的车将比2008年的车使用更少的燃料。另一个则是遏止HFC冷却剂。出席此次峰会的加拿大环境部长阿格卢卡克宣布,政府将很快公布减少氢氟碳化合物的计划。

但批评者仍认为哈珀对气候变化缺乏动力。虽然奥巴马赞扬了加拿大的努力,尽管加拿大参照的是1987年的蒙特利尔议定书。他们认为这些承诺聊胜于无,而声明非常令人失望,仅仅是为了表明加拿大参加了这次的联合国气候峰会。总理哈珀没有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做出任何规范。有人表示,“环境部长只是宣布了些显得她不是空手而回的东西,而这些话两年前就说过了。加拿大终于决定要接近美国的标准了。”

早在年初,在温哥华贸易局,两名不满政府反映的示威者曾突破了哈珀的安全保护,走到了讲台后面,举起了“气候正义”和“保守党认真对待气候变化”的标语。

Harper Protest 2014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