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论坛2018现场 主办方供图_副本.jpg

山东论坛2018现场(主办方供图)

“一言不合就退群”的美式任性又发作了。继10月17日美国宣布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程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10月20日称将退出与俄罗斯签订的《中导条约》。“退群”成瘾的美国,究竟意欲为何?

“美国希望寻求一种新的秩序,这种秩序并不是美国要孤立、要退出,而是要建立一种更能体现美国权力优势,更能体现美国主导力量的秩序。”10月20日,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赵明昊在“山东论坛2018”上表示。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变化之多、之快、之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美国著名时事评论员罗伯特·卡根将美国称为“超级流氓大国”。赵明昊认为,美国之变实际上反映的是一个深层次问题,即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变。这种“变”体现在国际关系层面,国际力量对比出现明显变化,老牌发达国家不知道如何应对新兴市场国家的群体性崛起;这种“变”还体现在西方国家之间和西方国家内部,美欧关系的变化、民粹主义上升等社会思潮的变化都是其表现。

赵明昊把当前特朗普的战略称为“压制性回缩”。赵明昊说,美国表面上看是“退”,实际上是“以退为进”,美国试图通过打破现行国际体制来建立一个新秩序,但国际社会担心这种秩序会变成一个强者为王的秩序。这不仅对世界来说是一个不幸的变化,而且对美国的伤害也在逐渐显露出来。“很多人认为明年美国经济会出大问题,美国的信誉、国际领导力也会受到很大损害。”

面对变局,中国未来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备受关注。赵明昊认为,中国未来将发挥协进性的领导力,而非霸权性的领导力。协进性的领导力,意味着共享而非唯一。“一带一路”对互联互通概念的强调,非常明显体现出中国的这种外交思维。“中国可以推行一种以互联互通为导向的大战略。未来的国际秩序很可能是一种非等级性、多中心的秩序。”(人民日报海外网 毛莉)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