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发展商要在温哥华华埠“先侨纪念碑”旁兴建高楼,该项计划惹起争议。温哥华市政府将于本月16日举行开放日,向市民讲解具体内容并收集意见。根据笔者观察分析,市府方面其实已有既定立场,竭力在使持反对意见的人向该既定立场靠拢。所谓举办“开放日”,明显诚意不足,在民意面前走个过场。

_15b1

就华埠建造高层楼房一事,温哥华市政府更多从商业利益考虑,并没有侧重文物历史价值,所以尽管来自华社的反对声音不小,却坚持对发展商网开一面。一方面表面上摆出听取民声的姿态,另一方面也在分化来自华社的反对力量。值得关注的是,在所谓发展商新的计划书上,已有身居要职的侨领带头表示认同,软化了以前的反对程度。

有人说华埠的衰落是大势所趋,如今西人商铺蜂拥而至,就是一个征兆。也有人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发展商和市政府的合力将最后居于上风。华社中不乏所谓务实派,看中眼跟前鼻尖下一些实惠,而背弃曾经固守的原则,貌似身段柔软顾全大局,实则鼠目寸光。

我们不妨提一下梁思成先生,当年他力主保留北京城原始状态,不惜犯上苦谏,就怕破坏了文化原貌而遗害子孙。他认为文物的历史价值是任何经济盘算都无法挽回的,因为那是不可再生的无价资源,是用冷冰冰的数字所无法衡量的。梁先生的话后来不幸言中,现在的人后悔莫及。

殷鉴不远,梁先生的话就是一面镜子。当然给罗品信讲梁思成,而不是讲曲婉婷,他会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妨跟他聊聊西欧一些国家情景,他或许会有更为切实的感受。

笔者曾在法国和葡萄牙的城镇游走,那里对旧宅建筑和人文环境的保护可以说到了细致入微程度。像在葡萄牙靠近波尔图一个小城,但凡一条仅能容身的石子铺就的小路,都不容马虎,不允许改变原状,而且要维持原来石子样子。即便维修,也要修旧如旧。结果小镇名声大噪,游客如织,那里成为一张千金不换的文化名片,远非几座highrise所能替代,这本账其实并不太难算。

华埠并非孤立存在,保护华埠特色也并不只是照顾华人利益,而是事关整个温哥华城市形象。什么是温哥华的含金量?什么又是温哥华的价值所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这座城市的文化含量。温哥华定位是旅游消费城市,旅游业是它的经济支柱之一。游客们千万里远道而来,恐怕不是为了看几座司空见惯的现代楼房。除自然风光之外,就是它的历史文化遗迹。温哥华作为一个不算久远的城市,华埠应是本地屈指可数的资深瑰宝,加倍维护都唯恐不及,哪里还有自毁自贱的道理?

风物长宜放眼量,这才是从政者应该秉持的处事态度。华埠虽然以Chinatown冠名,但它同耶鲁镇、桑尼斯社区(First Shaughnessy District)等一样,都是温哥华文物遗产。对于桑尼斯社区百年老房,有房主翻建,温哥华市政府都出面干预反对,在对待华埠上也应一视同仁。况且华埠的价值所在一点儿都不输给温西老房,当年华人参与开发卑诗省,在华埠抱团取暖的经历,要早于温哥华开埠。所以争取温哥华市政府将华埠划为保护区,限制发展密度和控制公寓住宅数量,避免华埠失去传统面貌,实在是题中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