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地中东目前发生了新的重大变化,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等突然宣布与石油富国卡塔尔断交后,时下和卡塔尔断交的国家已经增至9个。法国“国民阵线”也在呼吁马克隆政府,断绝与卡塔尔的外交往来。今次海湾国家盟友史无前例的重大分裂,源于卡塔尔与沙特宿敌伊朗走近,并被指摘支持恐怖主义组织,包括穆斯林兄弟会与“伊斯兰国”(ISIS),损害区内稳定。

触了霉头的卡塔尔,一向是美国的紧密盟友,而最新消息证实,美国总统特朗普介入此风波,声称支持外交封锁卡塔尔,致使中东这场突如其来的外交危机进一步加深。在北京“一带一路”战略中,卡塔尔原被视为中国向中东扩展的金融及交通枢纽。如今卡塔尔遭中东多国封杀,导致多国关闭与该国海陆空联系,令“一带一路”战略受到影响,或须作出相应调整。

 断交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今次断交由巴林率先提出,其他国家陆续跟进。巴林官方通讯称指摘卡塔尔“动摇巴林的安全与稳定,并干涉巴林内政”。

自诩为“逊尼派盟主”的沙特则指摘卡塔尔多年来与伊朗支持的武装分子合作,包括穆斯林兄弟会、盖达及ISIS,并透过传媒不断宣扬这些组织的信息与计划,“强化恐怖主义”,决定与卡塔尔断交。有沙特官员称,已封锁与卡塔尔之间的海陆空联系。大批货车滞留,在沙特境内大排长龙。正与也门胡塞武装作战的阿拉伯军事联盟亦驱逐卡塔尔,由6国组成的中东联盟“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也做出相应的反应。阿联酋下令卡塔尔的外交人员48小时内离境,国营阿提哈德航空停止往来卡塔尔首都多哈的航班。

埃及亦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将禁止卡塔尔的航机及船舶停靠。另外,沙特、巴林及阿联酋下令境内的卡塔尔公民需在两周内离境。毛里塔尼亚则发表声明,宣布同卡塔尔断交,称“卡塔尔致力于向多个阿拉伯国家输出无政府主义和混乱,该国的地区政策与支持恐怖组织和传播极端主义思想有关”。不过后来也有消息说,外交部否认了上述声明。

约旦宣布与卡塔尔的关系降级,减少驻当地外交人员数目,撤回阿拉伯半岛电视台在约旦的播放牌照。

更让世人关注的是美国对盟友卡塔尔的立场转变,与国务卿蒂勒森态度相反,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卡塔尔向极端分子提供经费,表态站在沙特等国家一边。特朗普甚至这样表态:卡塔尔被孤立也许意味着恐怖主义开始走向终结。

 卡塔尔全国损失惨重

卡塔尔外交部发表声明,否认干涉别国内政,形容正面对旨在削弱该国的行动。声明称,有关煽动行为基于近乎全属揑造的谎言,断交决定“毫无根据”。或质疑有俄罗斯黑客入侵卡塔尔国家通讯社,发放假新闻,触发断交潮。

今次外交危机打击卡塔尔贸易经济,尤其是航空业蒙受极大影响,卡塔尔航空、阿联酋航空及阿提哈德航空,曾被誉为航空界的“中东三宝”。多哈为欧亚航空中转港,新措施落实将致每日数以十班机停航。

卡塔尔首都多哈是中东航运枢纽,多个跨国企业在此设立办事处。该国石油和天然气分踞世界13位和第3位,人口230万。该国农牧产品不能自给,要依赖进口。唯一与之接壤的沙特关闭了两个陆上边界,约四成粮食供应即受威胁。恐慌使民众涌往超市扫货,抢购日用品,在一些市场,不少货架已被抢购一空。

封锁或中断贸易和资金流动,卡塔尔股市已下挫明显。沙特、阿联酋、巴林国民今后不得前往卡塔尔,旅居当地者须于14天内回国;卡塔尔国民也不准到沙特、阿联酋、巴林,或于14天内离开那些国家,这将影响卡塔尔本土及跨国企业的人力。埃及人在卡塔尔主要从事工程、医药、司法和建筑,总数约18万人,倘埃及政府发同一措施,对卡塔尔的冲击更大。

断交也令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再现问号。卡塔尔2010年取得世界杯主办权的一大原因,便是因为它是中东较稳定的国家。卡塔尔斥资2000亿美元修建场馆和基础设施,但是场馆不少建材皆靠沙特输入,事态可能拖慢工程进度。早前有意见提出,美国或可在有需要时接手办世界杯。如果卡塔尔陆上和空中边界关闭一段时间,2022年世界杯赛事的时间表恐将遭到破坏。

深层矛盾错综复杂

1990年代中,当时卡塔尔半岛电视在多哈开台,为阿拉伯国家的异见人士提供平台,抨击独裁政府。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卡塔尔大力支持,认为能让蕞尔小国卡塔尔在区域内有更多政治选项。卡塔尔锐意在阿拉伯世界扩大影响力,令该国跟沙特矛盾加深。

近年各海湾国家与伊朗敌对升温,卡塔尔对穆兄会与黎巴嫩真主党等亲伊朗组织的同情倾向尤招争议,而沙特等逊尼派国家视什叶派伊朗为“宿敌”,卡塔尔被批评脱离海湾国家联盟的外交方针。

卡塔尔官媒网站有疑似君主塔米姆出席军方仪式的影片,片中塔米姆形容伊朗是重要伊斯兰势力,是稳定地区的力量,质疑各国对伊朗的敌意,又痛斥特朗普在国内面对法律问题。而卡塔尔坚称有关影片及新闻报道内容不实,疑遭黑客嫁祸,正调查事件。

此前,卡塔尔为赎回在伊拉克遭绑架的皇室成员,向恐怖分子支付了10亿美元赎金,等于变相资助恐怖主义。当时卡塔尔皇室成员在伊拉克西南部纳杰夫沙漠带鹰打猎,其中26名被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绑架,另外还有50名武装人员被叙利亚圣战组织扣留,卡塔尔也向附属“基地”的叙利亚圣战组织及伊朗安全官员支付了赎金。有海湾观察家分析说:“付赎金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

也有分析认为,今次风波与特朗普上月访问沙特有关。特朗普与利雅得政府签署1100亿美元军售协议,大力支持沙特阵营对抗伊朗,为沙特撑腰壮胆。美国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及海湾研究教授农内曼(Gerd Nonneman)分析说:这给予沙特与阿联酋信号,令他们受到鼓舞。

美国在涉及今次断交的大部分国家中有军事部署。负责美军在阿富汗与中东地区所有任务的美国中央司令部,便在卡塔尔设立前线指挥部,美国在卡塔尔有空军基地,以及约1万名士兵。巴林为美国第五舰队基地,阿联酋提供空军基地供空中联合任务使用。有关国家断交后,能否一同参与联合军事行动成疑,或影响反恐成效。

对于未来一段时间的变化趋向,有关方面认为美国不可能在调解断交危机中担任核心角色,或由科威特和土耳其作出调解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