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7月18日报道,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宣布全球大裁员:到2014年底前,准备裁去1万8千名职工,占其员工总数的14%。其中1.25万员工是微软公司今年四月份收购的原诺基亚公司的雇员,诺基亚公司原来在北京、圣地亚哥和芬兰奥卢(Oulu)的工程师业务将悉数被裁去。

曾几何时,2006年春,代替摩托罗拉成为手机大哥的诺基亚,意气风发、万众瞩目……孰料,才短短几年,就英华散尽、美人近迟暮。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个企业、一名企业的领航人,如果没有很强的危机感和转型发展意识,那么难免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此次微软公司成立39年以来最大的全球裁员,就是为了迎接以移动技术为中心的新计算机时代,与已领先一步的竞争对手谷歌及苹果公司抗争。

在接触三桥之前,笔者从没想到过,在大温地区还活跃着这么一群由大陆商人组成的基督徒工商团体:每周三聚合在一起,讨论谦卑、关爱、服务、合作、正直、卓越、倾听等议题,分享仆人领导的心得;思考基督徒企业家如何根据教义,管理和发展企业;和谐家庭关系、孝亲敬老;提升领导力、管理水平;帮助工商界新移民融入本地社会,了解加拿大,架建中国移民与当地人民的中加之桥、文化之桥、信仰之桥。

三桥奠基者之一的Peter王,举手投足之间挥洒着儒雅的文人气息。他爱好音乐、爱好文学。他的企业参与了50人交响乐团的运作,他可以上舞台演奏长笛。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身上沉积着哲人的滇思深沉,对企业的转型的思考及应对迎面扑来时代挑战的感触。尽管他掌舵的天泰集团刚刚庆祝成立20周年,在同时代崛起的相关企业中,天泰是硕果仅存的独一家。他反复引用海尔CEO张瑞敏的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

青岛红领(Redcollar)的生产模式被Peter王在演讲中数次提及。红领西装在全球西装“私人定制”市场上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进入红领西装的定制平台,根据顾客的身体数据进行计算机3D排版,根据配图提示,顾客可自行搭配不同部位的样式、扣子种类、面料,乃至每条缝衣线的颜色。每位顾客的不同需求,都被存储在一个芯片上。不超过十分钟,顾客就可以完成一件为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的西装款式。系统会自动排单、剪裁、计算、整合版型,无需人工转换、纸质传递,实现一人一板、一衣一款。从在线付款、提交订单到发货,只需要7个工作日。

曾几何时,电商的崛起对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冲击非常厉害,电商挤压生产商、商家的生存空间。财经作家吴晓波在《锵锵三人行》节目中揭示,阿里巴巴2013年第四季度的财报,其净利润率是44%。阿里巴巴的巨额盈利是建立在讨好消费者,压榨商家的基础上,很多人赚了钱,但更多生产商很难盈利。阿里巴巴成功地垄断了销售渠道,从中收取了稳定的平台费和巨额的广告费。淘宝上大约有600万-800万户卖家,占据了全中国个体工商户的20%,可淘宝卖家80%是亏损的。在淘宝上卖鞋能做到六千万营业额的卖家,给淘宝的广告费是二千万,去掉营运成本,商户就是亏钱。

令人欣喜的是,红领的个性化西服生产代表着一种颠覆性的产业模式的诞生:C2M,就是Customer(消费者)直接面对Manufactory(制造商),把利润留给生产商家,而无需经过中间环节,无需经过电商平台C2B。红领对生产模式、经营模式的创新,将工业化和个性定制不再矛盾;在这样的模式中,消费者与制造商直接对接,全球消费者在厂方电子平台上表达自己的要求,而制造商来满足诉求,这就彻底地取消了中间环节。

从蒸汽机开始,每一轮新产业技术和思维的诞生,就意味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背后迅速集结起着巨额的财富。只有引领思维模式、打破传统运作规则的企业才能领先于时代。中国企业家为何需要移民海外,投资移民加拿大?对于触摸着时代脉搏的弄潮儿,相信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资金的安全、生存的尊严,获取一些在中国已经无法用金钱换得的稀缺资源,比如纯净的空气、水、放心的食物,更重要的是为了国际化战略的需要:从小溪流迅速汇合到汹涌波涛的海洋,从中国的“国际化”进化到“全球化”,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Peter王的天泰,过往的二十年立足于为社会、为国家、为人创造价值,在未来的20年及更长远的时间里,有信仰的天泰布署的是人文关怀的社区经营。三桥工商用爱凝聚起一群华裔投资移民,互相帮助、学习、经商、融入加拿大社会,印证着彼此的成长和心路历程。这一群体,对于过往质疑中国投资移民在加拿大只会炒高房价,整日游手好闲,只占福利不作贡献的负面声音是一个正面且积极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