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街头出现的景象震惊世界,21世纪朗朗乾坤,有人霍然打出“白人至上”,三K党和新纳粹的旗帜。一度销声匿迹的种族主义从地下走出公众视线,这让笔者脑中出现了迈克尔杰克逊《Thriller》的画面:一具具僵尸从坟墓中爬出,张牙舞爪地走向人群。只不过迈克尔唱的是午夜时分,而现实却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媒体的关注下上演。
引起事件的“李将军”是美国南北战争的败军之将。按道理“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把李将军打入冷宫也是顺理成章。但是美国有很多“李将军”雕像,这个现象作为美国宽容精神的典范一直被津津乐道。作为历史的一部分,现在拆除“李将军”雕像确有争议之处。但是“借尸还魂”公然鼓吹种族主义却应该不为民主社会所容。意外的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美国总统,对事件貌似公平实际上对种族主义偏袒,这让人很担心事态如何发展。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也一直站在世界道德的最高点。如果美国容忍种族主义横行霸道,那对世界来说绝对不是好事。美国种族主义死灰复燃实际上显示了美国经济的败像。美国虽然仍旧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但是经济结构最大的问题是制造业空心化。从商业角度看,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到生产成本最低的地方生产,到消费能力最高的市场销售,自然可以实现利润最大化。美国按照这条路发展的结果是美国的企业家赚的钵满盆溢,华尔街也吃的脑满肠肥,唯独制造业的蓝领工人大批失业或者收入大减。
美国蓝领工人收入曾经处于世界水平的高位,吃美国的饭,操全世界的心,扶贫助弱挥斥方遒,自我感觉良好。吃饱喝足就特宽容,主张族裔平等,欢迎移民,向世界输出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但是所有这些都要建立在美国繁荣的经济基础之上。离开经济繁荣,所有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都变成浮云。肚子决定脑袋,就这么简单。
虽然美国仍然是富国,但是能赚的钱流向金融贸易等白领阶层,政府救助的钱流向传统的穷人,唯独蓝领工人高不成低不就,得不到经济实惠。蓝领传统上以白人为主,制造业萎缩,他们最失落,社会地位明显下降。一个人沦落到靠肤色刷存在感,以种族撑自豪感,可以想象他们落魄到什么境地。
作为商人,特朗普看到了美国经济结构上的问题,成功地激发了美国人的热情而成功当选,但是特朗普的政治视野还是不大,看不到种族冲突对美国可能产生的伤害有多大。美国的族裔之间早已不是狼和羊的关系,几个大户实力都不弱,战斗力不低,真的闹起来都有得一拼。美国可能强大到不会被外国打败,但是架不住内斗内耗,要知道坚固的堡垒也能从内部打破。美国要是陷入无休无止的种族斗争,不走下坡路才奇怪。
美国一直是世界各大军事、政治和经济团体的“盟主”。本来是开口谈友情,闭口讲道义,可是特朗普上台后画风一变,只谈钱不讲理,重商轻义,美国从“大哥”变成“山大王”。按照特朗普的套路,相信美国的制造业会有起色,蓝领工人的工作机会增加社会地位提高指日可待。但是如果代价是让种族主义兴起,容忍白人至上的新纳粹兴风作浪,对美国对世界都是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