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宪中有大量探讨医美科技及技术的记录,却缺乏讨论感觉系统对美的分析和在疗程后在感觉上所产生的反应。
当我们评估一件物件、一张脸、或一个体型的美观程度时,我们自然应用感官知觉(sensory)系统,感情(emotional)系统和认知(cognitive)能力。一个正常的人在接受医美疗程前后都不其而然地采用以上三方面的神经系统对自身的美作出评价。拿着镜子或手机看自己的脸,在一剎那间在脑子中就产生一个评价的结论,但这三方面的神经系统是经过复杂的互动,才能达到一个美或不美的结论。
若感官知觉系统所接收到的讯号是一张五官不平衡的脸,脑子经分析后自然轻易地作出「不美」的结论。然而,若这张脸的主人是某男士的终生至爱,这男子脑中的感情系统发出强烈的讯号,并盖过认知系统的客观分析,他脑子的结论是这张脸“完美无瑕”。另一张看来虽似平凡的脸,但脸的主人凭较强的认知系统判断脸虽平凡却五官端正,自行满足地作出“美”的结论。
正常的感官知觉系统能接收具体(global)和局部(local)讯息。而脑子亦有具体分析和局部分析。脑子需平衡两方面的分析才作出最后结论。
局部的处理和分析是针对脸或身上某个小单位,如法令纹的深浅,上唇的厚薄,鼻梁的高低。而具体分析是针对每一局部单位之间的相互关系和整体平衡。例如薄唇在瘦长的脸上显得自然,但在胖的脸上就显得失色。
脑子在具体分析和局部分析两方面若不平衡,就变成病态。虚幻身体畸形障碍(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就是两种分析失去协调,患者只能作局部分析,而没有具体分析,所以只会看局部小单位的特征,而看不到小单位与其它脸部单位的关系。例如,患者因为觉得法令纹太深而要求填充,填充后的法令纹虽更轻,但患者却看不到,因为她只见到法令纹仍然存在,更因为她看不到法令纹现在和周边各小单位的关系。她只会要求继续把法令纹填充,被她的医生拒绝后却再寻找别的医生以求达到目的。她最终虽能得尝所愿,但旁人却不禁觉得她的法令纹变得不自然。
患者是继续将局部注意及分析转移到附近的小单位。先前见不到的单位小问题现在变成新的焦点。这被称为感知漂移(perception drift)。再引用以上的例子。患者随法令纹后又见法令纹外侧的幼纹,外侧的幼纹变成新的大问题。她更可能坚持幼纹从前是不存在,而是因注射法令纹而引致。如是者,虚幻身体畸形障碍的患者绝不会感到满意,她的问题总是一个接着一个而来。她不断地要求医生处理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结果她的脸变得极不自然。
最不幸的是虚幻身体畸形障碍是神经病态,而患者更拒绝接受这是病态,亦不会接受医生的解释和劝告。最令人震惊的是,有不少日常在感知方面表现正常的人士,在接受疗程时可顿时变为短暂性的虚幻身体畸形障碍患者,表现得正如以上例子所述的执着。
严重的虚幻身体畸形障碍需接受神经及心理辅导。疗程大纲在于引导患者从全面或具体的角度看自己,并摒除负面的判断。
从医美医生的角度看,处理虚幻身体畸形障碍患者是极具挑战性。一方面是吃力不讨好,她怎样都不会满意。另外的风险在于行医者歇尽所能的本能,医生可能在压力下违反专业判断而引致过份或过量的疗程。其实在医美工作中所遇到的虚幻身体畸形障凝患者实是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