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诗省选已拉开战幕。“华人利益”这个概念照例成为中文媒体的热门话题。今年基本看不到“华人选华人”这样的种族主义口号,更多的是“支持代表华人利益的候选人”的呼声。其中华人候选人仍然被视为华人利益的天然代表。中文媒体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陌生的华人候选人,似乎他们当选华人出头的日子就到了。也有人对华人候选人被当成“炮灰”、“花瓶”愤愤不平,对他们维护华人利益的信心不足。其实问题的重点并不是保证“华人利益”,而是要搞清楚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华人利益”?

谁知道什么是大多数华人都认同的“华人利益”?近期和华人有直接关系的重大事件应该是“平反人头税”。这个事情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华人内部也没有达成共识。缴纳过人头税的华人后代,因为祖上是真金白银交出去,要求现金赔偿的诉求听上去合情合理。没有交过人头税的华人认为政府承认过去的错误,有个平反的政治决定就行,一切向前看,感觉也相当大义凛然。和一些“移二代”聊天,居然有人质疑为什么要平反人头税。他们认为现在的政府是各个族裔选举出来在任期内为现在省民服务的,没有义务为一百年前政府的错误负责。作为土生土长的华裔,本来觉得和其他族裔是平等的,可是“平反人头税”这么一折腾,反倒感到低人一等。有人甚至说平反人头税是华人自取其辱,建立歧视华人的永久纪念设施是把华人钉上耻辱柱。这些说法虽然偏激,好像也有道理。实际上,谁也不敢或者不愿深究为什么当年华人被歧视,搞不好整出一个“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麻烦了。

有人提出在政党中建立“亚裔党团”。这个概念听上去非常好,在其他族裔中也成功,但是套在华人社区上成功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华人来自两岸三地,还有的来自其他国家。左的右的,蓝的绿的,穷的富的,利益诉求各不相同,谁能代表得了?中国近代经历过几次大的革命和动荡,很多群体之间打的你死我活,大有不共戴天之势。这其中的恩恩怨怨谁又代表得了?面对这样一个不完整的群体,谁进亚裔党团,谁决定谁进亚裔党团,都是不解的难题。即使在华人社区另外举行一次选举恐怕也难达到共识。

实际上,不论是难产的“亚裔党团”,还是现任的华裔议员,都很难真的为华人出声,主要原因恐怕就是因为华人的声音太复杂。曾经有人在中文媒体指责华人议员不肯为华人出声。可是仔细看一下前因后果,感觉真相并不简单。这些诉求确实是华人提出的,但并不等于他们的诉求就代表整个华人的利益。这带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华人参政首先要知道华人要参的什么政。

华人不是有独特利益诉求的政党。华人参政不是要参华人的政,而是要参加拿大的政。华人的最大利益其实就是加拿大的利益。只有加拿大好,加拿大的华人才能好。所以强调代表华人利益,只能让华裔候选人失去大多数选区的选民支持。即使当选也很难委以大任而沦为“花瓶”。华裔候选人首先应该抛掉“华人利益”这个包袱,把着眼点放在自己选区的利益上。好好想如何为本选区服务,等拿到选票当选后再谈华人利益也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