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中美两国人民乃至世界目光的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访华、中美第一夫人外交已圆满落下帷幕。在大多数国家,夫人伴随身为国家领导人或高级外交官员的丈夫出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夫人随访,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传递女性温和友善的形象。历史上,美国第一夫人无论是随总统出访还是单独出访,已是常事,令政治和外交增添了温情色彩。党领的贤内助们所传递出的,不仅仅是温情化的一面。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通过了解党领夫人的背景和喜好,人们也能看出一个领导人在公众目光聚焦之外的生活状态。夫人的言行对于一个党派的党领能否在事业上取得成功,也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生活在加拿大,我们是否知道现任加拿大第一夫人,以及联邦各政党党领的夫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虽然近几十年来,加拿大一直努力在国际事务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加拿大在大多数人心里总显得像是美国的影子。加拿大的第一夫人与美国第一夫人相比,更是十分沉默。米歇尔‧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芭芭拉‧布什、南希‧里根,大多数人对于这些美国第一夫人的名字都耳熟能详。当美国总统的太太们频繁出现在媒体镜头前,甚至呼风唤雨,插手朝政的时候,加拿大政治家的太太们却大多默默无闻,即使走在街头都很难被人认出来。

以现任加拿大总理哈珀的夫人劳伦(Laureen Harper)来说。即使是生活在加拿大,大多数华人对于这位加拿大第一夫人的印象,也往往止于她随哈珀总理访华时一同下馆子的故事,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她的姓名。其实,不要说是华人,就连加拿大当地人也不一定都知道第一夫人是谁。这也许正是加拿大与美国在政治上的区别,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党领太太们对自己丈夫的政治活动既不关心也不插手。相反的,她们其实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丈夫。

保守党贤内助:低调朴素女汉子

一向沉默的哈珀总理的夫人劳伦‧哈珀,很少成为公共事件的主角,近年来较为引人注目的一次出镜,要数在去年阿尔伯特省协助洪水后的重建工作。出生于阿尔伯特省的劳伦,在洪灾发生后,来到阿尔伯特省的卡尔加里,与随行的卡尔加里国会议员、朋友和助手一起,协助清理垃圾,发放食物。但就是这样一件无论是放在美国还是中国都可能掀起网民热议的事件,也并未在加国媒体上引起很大反响。作为一个来自阿省小镇的农家女,劳伦称得上是十分低调的第一夫人。

人口约1700的Turner河谷小镇,位于卡尔加里南部的落基山麓,曾是阿尔伯特省一处盛产石油的地方,也是劳伦出生长大的小镇。在与她一同长大的当地人看来,劳伦是一个会开拖拉机、会用电锯,喜欢骑马、骑摩托车,喜欢吃番茄酱三明治,在当地游泳池做救生员的农家女孩,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劳伦就是劳伦”,与劳伦从同一所中学毕业的同学回忆道,“她是一个善良的乡村女孩,绝不是逢场做戏的类型。”

不过,这个从小镇农场成长起来的姑娘,并不是简单的角色。用一个流行词来说,劳伦算得上是一个“女汉子”。她的同学回忆道,劳伦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人。热衷于骑摩托车的劳伦,在11年级时就买下了自己的第一辆摩托车:Honda XL185。在一次木柴义卖活动中,女孩子不允许操作锯木的机器,但是劳伦却不顾规则,拿起电锯开始锯木头。被惊呆了的男生们无法阻拦她,最终只能把电锯夺走。上世纪八十年代,劳伦搬到卡尔加里居住,研读新闻学。酷爱户外、特立独行的她,也曾经独闯非洲,旅行半年,拍摄大量照片。

上世纪90年代,经过了一段短暂的婚姻动荡之后,恢复单身的劳伦投身于社会政党活动。当时的哈珀还是一个年轻的经济学家,性格内向,却又充满激情。一位他们两人共同的朋友有意撮合二人,将哈珀和劳伦邀请出来共进午餐。就这样,两个有共同政治热情和兴趣的人走到了一起。遇到劳伦时的哈珀,心里装满了政治理想,就在结婚后,他的仕途开始走好。1993年,两人结婚当年,哈珀首次赢得了下议院的席位。

在哈珀成为加拿大总理之后,劳伦的一举一动仍然并不引人注目,甚至在装扮上也十分低调,保持着最简单的发型。人们也许可以将之理解为劳伦本身的性格所致,但事实上,劳伦如此行事,有一定的政治考虑。根据总理夫妇的一个老朋友透露,劳伦希望公众将目光集中在总理身上,而不是自己的穿著打扮上。更多时候,劳伦传递出的是一种居家女性的形象,而非美国第一夫人那样的官方政治角色。这也与加拿大的政治习俗不无关系,因为大多数政坛宴会往往由总督负责,第一夫人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选择退居幕后,不需要像美国的第一夫人那样站在镁光灯前。

2079_20120210_PM_China_photogallery_05

在哈珀当选总理初期,劳伦在公众面前保持低调。当哈珀还是反对党领袖的时候,劳伦曾公开表示,加拿大前总理让‧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的妻子艾琳(Aline)是她的榜样。艾琳是最为谨慎低调的加拿大近代第一夫人之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劳伦开始走到幕前,接受媒体采访,就国内或国际事件发表看法,参加各种慈善机构组织的活动,谈论器官捐献、网络欺凌和伊朗妇女人权问题。这样的转变,让不少人认为她开始转型。但是劳伦认为自己其实还是十分低调。她表示,当自己独自在街上散步或是出门购物时,大多数人认不出她是加拿大第一夫人。在她每年主持举行的万圣节雕南瓜活动中,竟然还有人不知道她是谁。对于这一切,劳伦认为很正常,而且“事情就该如此”,只要所做之事符合自己的政治和社会理念,就不需要考虑是低调还是高调。

就像大多数加拿大人一样,户外运动也是劳伦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目前,她拥有一辆Yamaha XT225轻型摩托车,不仅时常与朋友一起外出骑行,还饶有兴趣地参加各种女性摩托车骑行活动。除此之外,每年的七八月,劳伦都要和朋友们一起户外徒步,包括自己在阿尔伯特省的朋友、渥太华的朋友,以及一些亲戚。劳伦将自己的“山友”们戏称为“乌合之众”,他们一去就是近一周,而且总是选择偏僻的地区。当然,这样的徒步活动属于劳伦的私人生活,哈珀和他们的孩子都不参与。对此,这个将家庭放在第一位的妻子兼母亲表示:“生活少了谁都会继续。” 不过,劳伦并非毫无政治和外交头脑的女性。在对媒体介绍自己的徒步和旅行经历时,她强调自己非常喜欢在加拿大旅行,认识不同的人。加拿大人喜欢飞往美国度假,劳伦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些加拿大人去过弗罗里达州20多次,却从来没去过阿尔伯特省或是曼尼托巴省,而这些加拿大的土地上也有着惊人的美景。“我希望人们能去曼尼托巴省、BC省或是育空地区,”劳伦说,“我去过加拿大的每一个省和地区。”她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和丈夫对于加拿大的热爱。

自由党贤内助:聪慧善言媒体人

加党拿大有多个党派,各党派党领在展开政治活动的时候,大多会带上自己的夫人助阵。与低调居家但又热爱户外运动的哈珀夫人劳伦相比,联邦自由党党领贾斯丁‧特鲁多(Justin Trudeau)的夫人索菲(Sophie Gregoire)是一位十分活跃的女性。这与她曾经从事媒体和模特行业不无关系。

自从加拿大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的长子贾斯汀‧特鲁多当选为联邦自由党党领之后,他与家人就频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其实在那之前,他的太太索菲在魁北克地区就已经十分出名,但对于魁北克之外的居民而言,几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面孔。

索菲出生在魁北克的蒙特利尔。与大多数有多个兄弟姐妹的加拿大人不同,她是家中的独生女。作为一个独生子女,索菲表示自己练就的最大本领就是既喜欢与许多朋友和睦相处,又能享受一个人的安静。GPM_7237

索菲是一个天生对传媒和公关充满热情的人。由于父亲经商,她在进入高校时,选择了商科,以便将来继承父亲的产业。但是很快,她发现经商并不适合自己。转读传媒学之后,摄影、写作、公共关系等学科深深吸引了她。毕业后的索菲,进入一家广告公司担任总裁助理。她积极热情的工作态度受到了总裁的赏识,并很快被提升为会计部门经理,但是媒体公关行业仿佛总在不远处向她招手。由于无法抵挡内心的呼唤,她最终放弃了这份对毕业生而言十分诱人的工作,进入广播电视学院继续进修。2005年毕业后,她成为了CTV的娱乐节目杂志E-talk的魁北克通讯记者,负责报道魁北克地区的明星八卦故事。专业的训练和对工作的热爱,将她练就成一个出色的公共演讲者。

索菲更为人所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拥有资格证书的瑜伽师。成为贾斯汀‧特鲁多夫人之后的她,一反往日采访别人的角色,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她必不可少会提到的自身经历,就是自己曾在少女时代患过贪食症。贪食症患者往往充满进食的欲望,且难以克制自己;但是每次大量进食之后,又会因为担心自己发胖而陷入抑郁。索菲已经不记得自己的贪食症是从何时开始,到何时结束,但是这种病变曾是她生活中巨大的阴影。即使在暴饮暴食的时期,索菲却因为抑郁而日渐消瘦,并逐渐感到自己体力不支。为了避免事态恶化,她终于向父母坦言了自己的疾病,寻求家人的帮助,并最终在家人的帮助下战胜了病魔。这样一段年少时的经历,令她更为关注女性健康和青少年健康。很多人并不知道,贪食症是15到24岁女孩子的头号杀手。成为瑜伽师之后,她更是经常在访谈节目中讲述自己的灰色过去,分享自己成功的原因。

当然,除了关心索菲的健康之外,更多的人对于名人的八卦总是更感兴趣的。哈珀和他的妻子经由朋友撮合而认识,那么索菲是如何遇到并嫁给令许多女生尖叫痴迷的贾斯汀‧特鲁多的呢?

其实,索菲和贾斯汀的认识全靠了另一个人在无意中的牵线搭桥,那就是贾斯汀的弟弟迈克尔(Michael)。遗憾的是,迈克尔已在一场雪崩中离世。

索菲在读中学的时候,与贾斯汀的弟弟迈克尔是同班同学,并曾因此见过少年贾斯汀。但当时索菲刚刚十二岁,贾斯汀大她四岁。索菲感到,相差四岁的两人之间隔着很大的代沟,简直毫无共同语言,因此很少交流。不过,贾斯汀的帅气倒是给索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九年后,索菲在报纸上看到了初入政坛、意气风发的贾斯汀。不知何故,她心中燃起了一种难以言述的感情,感到自己与贾斯汀有缘,肯定会在一起。对于女儿的这一想法,索菲的母亲报以不屑的调侃。她对索菲大笑着说:“是啊是啊,你和每一个女孩都这么想。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嫁给贾斯汀?”

的确,年轻帅气,又身为前总理之子,贾斯汀所到之处都能赢得许多女孩的尖叫。但是幸运最后真的降临在了索菲身上。一年后,索菲与某组织联合举办了一次慈善活动,而贾斯汀‧特鲁多正巧是索菲的搭档主持人,两人再次相遇。为了让贾斯汀想起彼此曾经的交集,索菲提起了他的弟弟迈克尔。一提起弟弟,贾斯汀在情感上对面前这个姑娘产生了很大的亲切感,两人似乎瞬间摩擦出了火花。然而令索菲失望的是,她第二天给贾斯汀写了一封邮件,却始终没有收到回音。

一晃三个月过去,就在索菲认定贾斯汀对她根本没有兴趣的时候,他们再次在街头偶遇。贾斯汀向索菲道歉,表示自己太忙了,所以一直没有回复邮件。“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贾斯汀问。面对梦中情人主动要电话号码,索菲知道自己应该再矜持一番,以燃起对方的斗志,因此她按捺住心中的欢喜,故作冷淡地说“不”。索菲欲擒故纵的方法果然见效,不久后贾斯汀通过私人渠道,打听到了索菲的电话号码并主动与她联系,约她共进晚餐。就在两人的第一次约会晚餐上,贾斯汀向索菲求婚。这样浪漫的重逢和结合,令两人的婚姻传为佳话,也是索菲每次面对媒体提问都津津乐道的一段往事。

婚后,具备丰富的媒体和公关经验的索菲,成为了贾斯汀在政治道路上的得力助手,积极帮助夫婿准备2015年的联邦大选。虽然索菲曾一再对媒体表示,贾斯汀的从政目标不是为了成为加拿大总理,她宁愿贾斯汀是一个普通的丈夫和父亲,但如果加拿大总理的职务能够帮助他们给社会带来改变,他们就会尽力去争取。无论如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索菲作为贾斯汀‧特鲁多的太太,将会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

新民主党贤内助:识人精准好战友

加拿大联邦其他在野党党领的夫人,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例如联邦新民主党党领唐凯民(Thomas Mulcair)的太太凯瑟琳(Catherine Mulcair)。她的名字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十分陌生,在唐凯民当选新民主党党领之初,她对于国会山来说也是一个新面孔。但是她的能力和重要性很快得到了认可。

在法国巴黎长大的凯瑟琳,是西班牙系的犹太裔,其家人是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她与唐凯民的相遇颇有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意思。年轻时,凯瑟琳从法国来加拿大探亲,参加表亲的婚礼。在婚礼上,两人相遇,并迅速坠入情网。相识后不到数月,凯瑟琳移民到加拿大。不过她与法国还是保持着紧密的关系,甚至曾代表法国某党派参与过2009年的大选。由于凯瑟琳的法籍身份,唐凯民也获得了加拿大和法国的双重国籍,甚至曾在法国大选中参与投票。

虽然媒体对凯瑟琳的报道和采访很少,但她却是唐凯民政治生涯中的得力助手,伴随他出席和参加了他在政途上的每一个重要环节。凯瑟琳的态度对于唐凯民所做的每个决定都十分重要。“在我政途上的每一步,我们都是一同走过来的。”唐凯民曾这样对采访他的西人媒体表示。唐凯民曾担任魁北克省的环境部部长,在因反对一项在魁北克省省级公园里的开发项目而被降级之后,他通知的第一个人就是太太,以确保太太知道自己所处的境遇。太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他们之间的亲密战友关系,在政坛里也为人所熟知。

唐凯民看重妻子的建议,并非只是因为简单的“妻管严”。凯瑟琳是一名心理学家,不仅有自己的私人诊所,还在一个社区健康中心从事长期研究和临终关怀。她是魁北克心理医师组织的董事会成员,也是蒙特利尔西南区区域健康理事会的成员。心理学家的职业经历,练就了她对人的精准判断和拿捏。对于凯瑟琳的能力和重要性,新民主党前议员Lorne Nystrom这样评价:“她与唐凯民非常非常亲密,不论是在个人生活上还是政治上。她在唐凯民的政途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为他提供建议和支持。她知道(政坛上)发生了什么,并且能在战略上给予许多非常好的建议。”

1

 

有些人认为,我们只需要关心政党和其领导人为国民做了些什么,而无需在意他们的家庭生活。但是也有很多人相信,政治家并不是镁光灯前和话筒后的官腔。他们在生活中的另一面,既能体现他们有血有肉的温情,也能折射出他们真实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当哈珀曾被一些西人媒体批评为“面无表情”、“冷漠”的时候,劳伦只是轻描淡写一句:“我不会嫁给一个冷漠的人。”就足以胜过一百句辩解。可见党领太太们对于塑造丈夫形象的重要性。加拿大的党领夫人虽然不像美国政治家的夫人那样热衷于与媒体互动,走上千万人瞩目的演讲台,发表慷慨激昂的陈词,但是她们在生活中和丈夫政治生涯中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体现了加拿大比美国更为内敛、沉稳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