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中国热播的电视剧《陪读妈妈》在温哥华也掀起了一波狂潮——取景地就是在温哥华,说的也是大温普遍存在的小留学生和陪读妈妈的故事。

一部电视剧,戳中无数陪读妈妈和留学生的心。有人说里面的故事太戏剧甚至有点狗血,其实,生活远比电视剧更精彩更复杂。

陪读家庭各不同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陪读家庭就是国内有一个开公司当老总的有钱爸爸,妈妈和孩子住在温哥华,通常是温西学区房。孩子上的是私校。妈妈们有事没事常聚,话题总是围绕上哪个补习班、学什么课外活动以及怎样高效“爬藤”……

当然,这确实是陪读妈妈中的一种,但不是全部。据悉该剧组的主创团队前后三次来温哥华取材,住在陪读妈妈的家中,共采访了本地60多位陪读妈妈和80多个小孩,因此,剧中设置了四个背景截然不同、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家庭。

梅婷饰演的妈妈在国内本来是公司高管,许亚军饰演的爸爸是大学教授。这是中国社会精英阶层家庭的代表。儿子高中来加拿大留学生,正逢叛逆期,加上代沟,问题重重。梅婷狠下心抛下事业,为儿子陪读加拿大。由于性格太过强势,结果和儿子之间的裂痕竟增大了。

邬君梅饰演的贵妇人妈妈,身为陪读妈妈会会长热情仗义,但与丈夫的感情不和又遭到儿子误会。于是,儿子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顺从妈妈的乖宝宝形象,私底下却对她恶言相向,令她伤透了心。

曾黎饰演的是一个单身地产精英妈妈,女儿倒是和她无话不谈,关系亲密又融洽,但是一涉及生父问题,她就敷衍女儿,一度使母女关系出现裂痕。

以上三个家庭都算得是富裕家庭,在温哥华很常见,但留学生不只有富二代,陪读妈妈中也有普通家庭的。郝洋饰演的妈妈就是其中一个。她在中国与丈夫卖包子维持生计,来到温哥华陪性格腼腆的儿子读书,依靠打黑工、做保姆艰难度日,并将未来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能够顺利毕业考上藤校,为父母争一口气,完成中国式期待。

剧本源于生活。在温哥华,有钱妈妈、单身妈妈、精英妈妈、普通妈妈都是典型存在。她们的故事里有以上四个妈妈的影子,也有更为精彩或更为苦恼的陪读生活。

真实版陪读妈妈的日常

温哥华的确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但不是每一个陪读妈妈都有一个开公司的有钱先生。许多移民来加拿大已人到中年,要找到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无奈之下,还是先生回国赚钱,妻子为了孩子,独自留在这里。

加拿大的教育比较“磨”家长。中小学下午三点左右就放学了。华人家庭异常重视孩子的教育,会将课外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不管是课后还是周末或假日,游泳、滑冰、绘画、舞蹈、钢琴、足球、篮球、冰球、中文各种课都得上,大一点还有童子军、青年军、义工等。

仅一个孩子,这样的安排已经有点“密不透风”,而在温哥华,两孩是华人家庭的“标配”,现在甚至越来越多家庭生了三个的。三个孩子,衣食住行、学校各种义工活动,再加上上述的课外活动,全部安排好,陪读妈妈等于就是一人身兼父母、司机、保姆、老师数职,其苦与累,唯经历过的人才知。

一位陪读妈妈曾分享过她的故事:寒冬大雪,小儿生病,她一个人握着雪铲铲了半天雪才把车开出。心急如焚开车上路,不想路滑遇车祸,对方还将责任怪到她头上,英语不流利的她沟通了半天,最后报警。车里坐着生病的儿子,她自己出门着急衣着单薄站在雪地里处理,“差点没崩溃”。

另一个陪读妈妈则头痛她青春期的女儿:“没有一天不吵架,她还用英语。我每天尽心尽力照顾她,她却丝毫不感恩,反而觉得我没有本事……”

与孩子共同成长

陪读不易,然而,也有一些妈妈,吞下了苦与累,在照顾好孩子的学业和身体的同时,自己也利用陪读的机会,与孩子共同成长了。

于女士在中国时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孩子12岁时全家移民,她陪读。英文不好难找工作,就在本地一家中文媒体投稿,同时自己也报了成人英语班。

班上有很多华人是过来“杀时间”的,但于女士却十分珍惜学习的机会,上课非常认真。孩子读高中时,她也报名去读成人高中,和孩子一样学高中社会学、英文、数学,也参加了省考,还拿到了不错的成绩。

孩子刚来时正好是青春期,未免有点叛逆,但看到妈妈学习比自己还努力,他慢慢也改变了态度。两人学的东西差不多,有不少共同语言,妈妈能理解他真实的难处,而不仅仅是泛泛地鼓励“要努力战胜困难”,这些都让孩子得到有力的支持。

而于女士也算歪打正着,“陪太子读书”的结果是,自己也凭着本地的高中成绩申请到学院的课程。领着本地文凭毕业再找工作,简单了很多,她很顺利就找到了办公室工作。

在电视剧中,四个妈妈在陪读中相互扶持,四个孩子也紧紧抱团,互为知己,并共同成长,完成了蜕变,令人欣慰。然而孩子们上大学后,陪读妈妈又将继续怎样的人生?独守温哥华还是回流再一次重新开始?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