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Vancouver Sun发表了一篇名为《数百名愤怒的温哥华居民参加住房讨论会》的文章。文中写到,在愤恨和沮丧的驱使下,温哥华居民纷纷参加新民主党省议员尹大卫(David Eby)专为住房可承担问题紧急召开的讨论会。原本是为听取民众对房地产飙涨的意见,但整个会议最后竟然变质成对华人的抱怨大会。

此外,自从2015年年初开始,本地媒体在炒作高房价问题时,就不断将矛头指向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几乎认定是华人导致房价升高的罪魁祸首。这也导致一部分本地人对中国买家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印象,曾出现过本地居民怒斥华人移民滚回原居国的事件。为此,部分华人移民产生了恐慌情绪,也不知道本地居民是否都对中国人心存反感抑或是不满。本周,《加西周末》作为第一家中文媒体实地走访大温各个地区,采访了11位西人对中国人买房的看法,尝试解读这个问题。本次采访包含了九位英语为母语的人士,另外还有在新闻风头浪尖的尹大卫,一位汉学家王健。

除了尹大卫和汉学家王健,其他的九名采访人员都是加西周末记者在街头进行采访的。这九位受访人员分别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担任不同的职场角色,年龄也从大学生跨越到年过半百的老人。他们对于华人买房问题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聆听西人对华人的真实想法,从他们的眼里了解我们自己,积极促进与其他族裔的和谐相处,才能共同为建设美好的家园而努力。

Cover349

 

尹大卫:关心房价,不针对中国人

出生地:安大略省

母语:英语

现职:BC省新民主党省议员,房屋事务专业评论员

David Eby

在听到很多人讨论中国人买房问题的时候,尹大卫坦承,他感到非常沮丧:“ 我们不是针对中国人,而是来自全球各地的钱流入温哥华,”尹大卫继续说道:“那些经常被西人挂在嘴边的中国邻居很可能是当年为加拿大修建太平洋铁路的中国人的后代。我认为我们应该行动起来阻止种族歧视。”

尹大卫遗憾表示:“不幸的是,我所代表的社区里的一些人,总会要你别把房子卖给中国人或者印度人,但是他们指的印度人普遍都是指南亚人,针对土地所有权的所属人名字问题的歧视直到现在还存在。”

尹大卫还认为房产开发商应该新建造一些人们可以支付的起的廉租房,尹大卫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政府可以利用属于公共财产的土地去建造一些便宜的房子。他提到最近被3位原住民以4.8亿高价购买的杰里科土地(Jericho Lands),“我原本非常渴望杰里科土地可以被政府用来建造廉租房。这块土地毫无疑问会成为豪华公寓,这件事情让我很沮丧。”

尹大卫说造成温哥华高房价的主因,是我们居住的城市有美丽的公园,便捷的交通,警察和医院等设施都一应俱全,满足前面所提到的一系列硬件措施首要条件是交税。所以尹大卫表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其实是省民有没有交税。

“大家不应该将讨论的重心都放在来这里买房的人是不是来自中国!只要交税的居民都是平等的。”

如何让温哥华的房价市场降温,尹大卫认为:“我们现在需要来自税收法律机制的建议,这样的话人们就不会买好房子将它空在那里作为投资的一种手段。最好的方法是向这些空着的房子征税,这样很多人疯狂投资房产的现象将会迅速降温。”

他相信,“改善税收制度会限制很多人将购买房产作为投资,尤其是在很多人根本承担不了高房价的情况下。”

尹大卫对记者说:“我现在关心的是两个问题,第一:每一位居民都支付其应付的税款。第二:温哥华的房价对每个人而言都是在可接受范围的,这个问题我们讨论的越早越好!”

Curtis

Curtis:中国人很友善

出生地:卡尔加里

母语:英语

现职:卑诗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

他想利用暑假这段时间努力赚钱以支付自己高昂的学费。整个暑假,Curtis每天都在西捷航空(Westjet)和家之间,两点一线往返,他说自己上班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和中国同事一起度过。

因为暑假来临,很多中国旅游团纷纷来到温哥华旅游,有些中国游客觉得用英语表达比较困难,所以机场专门聘请很多中国人来当翻译。

“中国人非常友好!”Curtis强调说,平时他还会从中国同事那里学习到一些中文。

让学新闻的Curtis感到特别的是,平日里被媒体描述成爱开跑车、爱炫富的中国人实际上很友善。和中国朋友一起工作的经历改变了他对中国的看法,他甚至还萌生出了去中国旅游的想法。

Alec

Alec:房价问题不应归咎给

任何一个族群

出生地:温哥华

母语:英语

现职:退休

Alec之前为联邦政府工作,现在正在享受退休生活。

当谈到对于近几年大量中国人涌入温哥华的现象时,他毫不犹豫的表示中国人的勤奋让他心生敬佩,“中国人非常勤奋,刻苦,而且中国人的家庭价值观非常好。他们让温哥华更加生机勃勃。”

至于很多媒体攻击中国人在本地买房炒楼的情况,他说:“这说明中国是个人口大国,因此很多在中国生活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去赚更多的钱。而我们比起中国人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因为加拿大人口稀少。我周围的朋友中几乎无人能买得起两百万的房子,对于大多数加拿大人两百万的房价是遥不可及的梦。”

如此悬殊的贫富差距并没有让Alec心生怨恨,他笑着调侃道:这就是现实。以前当加币非常值钱的时候,许多加拿大人特地前往亚利桑那州西南地区的凤凰城买房。所以加拿大人也做了相同的事情,这个问题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有钱的话肯定最大程度的利用钱为自己创造更大的价值。

但是,年过半百的Alec不经意的向加西周末记者提到自己现在仍然是租房,他非常渴望房价可以下降,“最近菲沙河会将所有房子都冲走的报告被炒的沸沸扬扬,我相信房地产泡沫不会持续很久,总有一天房价会下降。房价如同股票市场的行情一样,既有上涨也有下跌。但是,购买房子的买家最好不要让房子空置,因为我们这里有好多流浪汉无家可归,他们深受房价太高之苦。如果买了房子却不居住只当做投资的一种手段的话,会对加拿大社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最后Alec称,他不想将房价问题归结于任何一个种族的错,“这个就是现实。”

Ivan

Ivan:中国移民将机会全部都卷走了

出生地:卡尔加里

母语:英语/粤语

职业:自由摄影师

Ivan是一名自由摄影师,他在这个行业内已经做了十几年,在漫长职业生涯中他帮助过无数中国房地产商拍过类型各异的样品房。看过很多豪宅却始终没有自己房子的Ivan对于这个话题有太多想说的。

“温哥华的房价一路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太多中国人投资房地产。现在很多当地人都买不起房子,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再怎么努力工作还是承受不了现在的高房价。我周围好多出生在温哥华的朋友们只能跑到素里、兰里和菲沙河谷(Fraser Valley)买房。”

更让Ivan无法接受的是,很多移民购买了房子却将房子当作一种摆设空置在那里,“温哥华有那么多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像我们这些出生在加拿大的年轻人也没有机会买房子。中国移民将机会全部都卷走了。” Ivan无奈的叹气,“ 有时候刚听到朋友说Cambie街上有一个open house,但是没几分钟房子全被中国买家抢光了。”

Ivan表示,很多出生在加拿大的80后都在温饱线上挣扎,没有父母资助,既要支付高额房租还要承担起生活费。“我们永远都买不起房,房价一年比一年高。我周围好多人身兼多职,拼命努力工作还是不能像来自中国的年轻人那样挥金如土,买房像买菜一样轻松。”

但是,出生于香港第二代移民家庭的Ivan还是觉得中国人给温哥华增添了很多不一样的元素,中国人的来临让温哥华的文化更加多元化。“怎么说呢,凡事都是有好有坏,身为华人二代的我还是期盼看到中国人为加拿大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Irma

Irma:中国人有钱买房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出生地:阿尔伯塔省

母语:英语

现职:退休

午后,Irma和Maria这一对好姐妹在咖啡馆里静静地喝着咖啡。1944年,Irma从阿尔伯塔省搬到了温哥华,自称为老温哥华的Irma十分热爱温哥华的生活。Irma说,孩童时期,她就有一位中国朋友,但是长大了就突然失去了联系。

随着Irma徐徐道来,回忆的车轮也在飞驰,Irma说自己从前住的地方就有一家中餐馆,她还去光顾过一次。

Irma还记得当年搬家之后住到了菲沙街,她的中国邻居十分友善,有时候她出门旅游的时候,她的邻居会帮她照看家。“她们都是非常好的邻居。” Irma感慨道,“至于中国人买房子和对于加拿大房价的影响方面,我不是专家,我不能作任何评论。”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Irma说到:“中国人有钱买房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她们没有伤害任何人,难道不是吗?有钱的人都会将钱用来投资。当然现在很多人都面临困境,很多人根本买不起公寓,更不用说独立屋了,这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烦恼。不能就房价高一事而责怪一个民族,因为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都是人,我们都一样。”

Isabella

Isabella:并非每个中国人

都那么富有

出生地:安大略省

母语:英语

职业:卑诗大学本科生

 

Isabella是一名UBC本科学生,热爱科学的她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科学作为自己的专业。当谈到对于同班中国同学的印象时,她表示班级里面有中国同学,但是因为上课时教室里面有100多个人,课程结束之后大家都自行离开,再加上文化差异的因素,所以从来没有机会和同班中国同学深入交谈过。

Isabella也听闻朋友都传中国同学非常富有,每个人都买得起独立屋,“他们(中国同学)很有钱,就不用像我们需要时时刻刻担心房租问题。” Isabella坦率的表示自己朋友圈中有中国人,但是和自己玩的中国朋友们都不像外面传的那么有钱,他们和自己一样打工挣钱。

Isabella最后表示:“我的中国朋友们没有新闻媒体里面描述的那么有钱,那么招摇。他们反而都是特别可爱的人。”

Dan

Dan:中国人来温哥华

因为这里是最美的城市

出生地:温哥华

母语:英语

现职:省府职员

Dan是有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女儿今年23岁因为工作原因一年前搬到了Saskatchewan居住,他为自己的女儿自豪,因为他的女儿自食其力准备在Saskatchewan买一个公寓,“而且Saskatchewan的房子相对温哥华比较便宜。”Dan笑道。

Dan的儿子在离Prince George一个小时车程的小镇居住,但是儿子有些不满工作想要离开小镇去其他地方看看,对此Dan叹气到这些孩子没有自己20岁当年机会好,有好的工作而且房价也不高。Dan说,他在20岁出头的时候就买了一个大房子。想到儿女在距离自己几十公里的远方为未来的人生奋斗,Dan像所有的父亲一样,既自豪又深深想念他们。

尽管Dan表示特别期盼看到温哥华的房价降下来,这样他的儿女们就不用和自己相隔这么远,但是他并不责怪提高房价的任何人。

“温哥华的每一个人都一样,都从不同的地方来,就像我的爷爷是从英格兰来的,不是吗?”Dan笑笑,继续说:“我出生在北温,我目睹了无数人搬到这个城市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也目睹了无数人搬离这个地方去别处寻找自己的人生方向,但是他们是带着欢笑离开的。至于中国人让房价一下子飙升,这不能责怪他们,你看中国的人口,这么多人,所以他们会赚很多钱也在情理之中。中国人搬到加拿大,尤其很多人来到温哥华,因为温哥华是最美的城市,好的地方当然很多人会蜂拥而来。”

为省政府工作的Dan称,自己在面试应征者,或者在评价人时,首先就是观察这个人的人品,根本不在乎他是从哪个国家来的。

Dan再一次强调:“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人品好才是评判人的关键。” Dan还提到为了减少对于儿女的思念,自己可能会去不同的地方旅游,他有一个华人朋友就是从沈阳来的,这位朋友的友好激发了他想去中国旅游的想法。

他最后说:“我出生在北温,对我而言每个人都一样,中国人都很有礼貌,我希望有机会去中国看看。”

Wawmeesh

Wawmeesh:没有一个记者会写

白人亿万富翁提高房价

出生地:温哥华岛的阿尔伯尼港(Port Alberni)

母语:英语

现职:传媒工作者

Wawmeesh是加拿大原住民,他幽默的表示其实在他出生之前,中国人已经在加拿大闯出一番天地。他身边的中国朋友分为两种,一类是出生在中国家庭,在中国传统教育下长大;另一类则是出生在加拿大,爷爷奶奶是中国人,但是这类人已经完全西化了。谈到对于出生在中国家庭并且在中式教育熏陶下的中国人,Wawmeesh称:她们一般都很安静,十分有礼貌,我认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语言障碍(language barrier),以及文化差异(cultural barrier)。

Waemeesh说道:“一天我乘车去上班,在我旁边的两位华裔在聊天,听他们的英语口音,很明显是这里出生的华人。他们在聊最近很多媒体认为中国人是导致房价过高的罪魁祸首,然后其中一位华裔发话了:’我是中国人,但是我都没有钱租房呢。’ 从这之后,Waemessh开始逐渐意识到并不是每一个中国人都疯狂购房。

Waemeesh提到自己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是英国人、德国人、瑞士居民、法国人、澳大利亚人、新西兰人或者南非人让加拿大的房价一路水涨船高的话,那么现在加拿大民众之间还会出现像对中国人一样的愤怒吗?”

Waemeesh紧接着说:“当然房地产这个产业需要(政府采取)一定的措施和规则,还是那句被无数人重复多遍的老话,那些买了好几套房子的人剥夺了工薪阶层辛苦挣钱的民众的权利。因为无法支付高额房价甚至是房租,很多人不得不搬离温哥华,逃离卑诗省,去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地方居住。这样就导致了很多问题,一些孩子的教育在温哥华还没有全部完成,因为家庭经济缘故不得不离开去另一个地方完成学业。从一定程度上这个房价高的问题影响了很多当地产业。”

Waemeesh若有所思的说道:“只能这么解释,大多是买房的买家碰巧是来自中国,并不能解读为中国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专注于买房,事实不是这样的。”

已经在记者行业做了整整十年的 Waemeesh意味深长的表示:“如果买独立屋的那群人的姓是史密斯(Smiths)、 约翰(Johns)等英文姓氏,那么现在加拿大人还会对这群超高房价的人有相同的敌视情绪吗? 如果买独立房的那些人不是中国人的姓氏,媒体的报道会专注在温哥华房价一路飞涨。我们还是会看到高房价问题出现在新闻头条,但是新闻报道的重心将是着重强调温哥华房价高,没有一个记者会写白人亿万富翁提高房价,取而代之的是房价在疯涨。”

Mac

Max:高房价原因是投资移民有特权

出生地:温哥华

母语:英语

职业:自由职业

当问到对于中国人的看法时,Max不假思索的就提到房价。“我对中国人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房产暴涨经济泡沫让我很头疼,根据我个人的判断,造成如此高房价的惨状是源自加拿大政府对待投资移民(这里指中国投资移民),让他们享有特殊权利购房置地的规定,然而其他人却不能享有这样的权利。“

因此,很多来自中国的投资移民人士跑到温哥华和多伦多买豪宅,从那以后,温哥华的房价市场完全不受控制。拥有豪宅之后的移民发现如果把房子转卖会获取更多的利润,然后他们就陷入不断买房再转卖给其他富人的怪圈中。这种现象对于成千上万一套房都没有,准备买房的加拿大当地年轻人而言简直是噩梦。

Max强调:对于这些(中国)投资移民而言,他们真的是过度富有了。

 

王健(Jan Walls):有土斯有财

华人重视买房

 

对于加拿大人是如何看待中国人的,汉学家王健(Jan Walls)认为,加拿大人可能无法分辨来自台湾、港澳、大陆、新加坡和越南的人的区别,只要在街上看到一个东亚面孔就认为是中国人。很多生长在加拿大的华裔移民二代、三代甚至第四代都因为外表原因全部被归类为中国人。就如同在中国,很多中国人都理所当然的把加拿大人看成美国人,这些误会不是歧视,而是无知。

至于街访过程中不少加拿大人都表示中国人勤奋友好,中国人赚的钱多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市场较大,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口众多的缘故。王健说:“三十多年以来,加拿大人都很赞成,甚至于热心地支持中国的经济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而且很欢迎中国参与全球化的经济市场,加拿大欢迎中国来的“投资移民”与“企业移民”。这些有钱人来得越多,不可能不影响社会经济。在“供不应求”的市场条件下,有钱人当然愿意多花钱买房子。”中西文化方面的差异,其实很明显表现在对于拥有房产的看法上。

一些加拿大人认为租房就可以过一辈子,还有一位受访民众表示自己可以住在旅行车上,一边旅游的同时还不用搬家。而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买房置业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对此,王健指出:几千年来,大多数中国人都住在乡下,都认为“地”是天下最宝贵的东西,因为有了地就会有饭吃,也才能有家。后来社会慢慢开始都市化,商业化了,人口跟着也变得越来越流动了,“老家”的“家”也就变成了经济市场可买可卖的财产。

Morse:中国人让白人成了少数派

出生地:温哥华

母语:英语

现职:公司职员

Morse的妻子有一半的血统来自中国,他表示自己的朋友圈中不少是加拿大土生土长的华裔,他们相处的很好。不过,当加西周末记者问及Morse对于从中国大陆来的中国朋友有什么看法时,他立刻提到温哥华的高房价离不开这些人的“贡献”。

“他们(这里指中国大陆移民)来到加拿大后,将买房当作投资而不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这里指加拿大政府)应该收取这些移民更多‘空屋税’”, Morse继续说道,“中国大陆的移民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但有时候会觉得白人成为了少数人(minority),你看看周围,你(这里指记者)是属于大多数群体(majority)呢,(这个情况)在温哥华尤其明显。”

 

 

通过本次街访,记者发现事实上加拿大的本土居民并没有对华人像新闻里报道的那样充满敌意,甚至一些中产阶级以上的受访民众对中国人“土豪”、 “多金”的现象表示完全可以理解,他们认为中国是人口第一大国,享有史无前例的巨大市场的中国人比加拿大本土居民更有钱就在情理之中了。

还有两名受访者以为加拿大是移民国家,大家都是来自于不同的地方,倡导人人平等的理念。街坊过程中记者感受到的是加拿大人浓浓的热情扑面而来,乘车途中,一位华人老奶奶在公交车上因为英语不太好的原因不知道哪站下车,周围很多加拿大群众不断帮她解释路牌,尽力帮助她。

加拿大人就像本国的国宝河狸那样忠厚、老实、呆萌中带着友善。

不论是本地老居民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都应放下芥蒂,共同讨论关心的民生问题,尽心享受在在这片充满爱的土壤上的美好生活。

采访心得

豪宅背后的阴影

文| 沈雯洁

温哥华这一座城有人开着豪车一掷千金,有人每天在贫穷和尊严中苦苦挣扎。

一些无法承担高额房租的租客生活到底是怎样的,生活在底层的人们生活现状是怎样的呢?Georgia Straight 发表了一篇名为“温哥华租客”(Renters of Vancouver)的文章,除了漂泊在Main Street和老鼠一起蜷缩在黑暗角落的流浪汉,文章还揭露了底层租客的真实生活,受访者Kate Wilson,是位被生活的紧迫逼到毫无自尊的80后男生。

“我和我的母亲,还有兄弟姐妹一起住在Arbutus和King Edwards上的一幢城市屋,但问题是我们五个人都住在这房子里。我的妈妈和姐姐有体面的卧室,我的两个弟弟住在地下室里面,可惜的是地下室不能够分成三个房间,因此我就没有分到房间住。” Kate Wilson说道。

Kate Wilson还表示,“属于我的空间就是一张床的大小。我的个人生活空间没有任何墙,只有一个阻挡板,我可以和你挑明,我在这种环境下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做爱……如果你好奇我的房间是什么样的,去看吧!因为这些阻挡板根本就不够高!”

这名租客的窘迫只是温哥华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街访最后,我想和那位记者朋友Wawmeesh留下联系方式,他的名片上只给了我公司电话,他说自己根本就没有个人手机号,因为根本付不起。

Wawmeesh无奈的叹气道:“是阿,很多人问我你做新闻没有手机是怎么采访的,我都是用公司电话的,一直都是这样。我根本就承担不了手机费用。”

受访者之一的Curtis,一人身兼多职,既要读书,又要实习,还要工作支付学费。他本人住在租金只有300块的简陋地下室。他一直在西捷航空上夜班努力挣钱来支付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夜班结束后,他第二天赶到学校上早晨九点半开始的课程,下课后再乘着公共汽车赶到YVR机场上班。日复一日,生活就是如此。

笔者周末参加了朋友的派对,派对里一位朋友酒后一改往日无忧无虑的状态,他哭泣道,自己读研梦想恐怕无法继续,因为实在承担不了学费。他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连续打三个工,每天在赌场、超市和餐馆轮流工作,就是为了支付学费。最后他对我说:“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看看我!”

没有经历过绝望的我根本没有资格谈这个问题,我在后记记录温哥华一部分年轻加拿大人的生活是想把这座城市的多面感呈现给大家。

从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可能不一样。从他人眼里看自己就如同从镜子里看自己,尽管有人说忘记别人眼中的自己才能做真正的自己,但是别人眼里的我起到警示作用,让我不断完善自身。通过这次采访报道,从加拿大人的眼里看到我们自己,希望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你我能够更理解他人的生活,尊重他人的欢喜甚至是窘迫,和他人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