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国争议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以来,美加经贸关系紧张已经几乎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几乎每过一段时间,特朗普便会针对加拿大发表辛辣言论,引得在贸易上严重依赖同美进出口关系的加国上下不安。美加有史以来的友好关系,也毋庸置疑地走到了历史冰点。此前一段时间,特朗普将精力置于东亚,忙着和中国打贸易战、同金家纠缠会面事宜,似乎暂时“忘了”加拿大。然而,近期东亚局势稍转稳定后,特朗普再度向加拿大凶猛“开炮”。这一次,他直接把攻击目标锁定为了BC省……

美国诉诸WTO

高喊BC本地商法“歧视美国”

毫无疑问,自然资源丰富、劳动力相对充裕的BC省既是加拿大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也是北美“太平洋西北地区(Pacific Northwest)”这一地理概念上的贸易重镇。
拥有与美国华盛顿省接壤的天然优势,BC省的进出口贸易产业得以蓬勃发展。2017年,BC省对美国的出口贸易总额超过220亿加元。BC省贸易排名第二的出口地为中国大陆。2017年,BC省对中国大陆的出口贸易总额仅为66亿美元,尚不足对美出口的1/3。同美的贸易往来对BC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特朗普上台后,美加友好的经贸关系面临威胁。上台初始,特朗普便“杀熟”,拿BC省的软木出口开了刀。近日,特朗普政府又看准了BC省本地一条鲜少被人注意的商贸法规,并高调以“贸易争端”明目诉诸WTO。
众所周知,加拿大针对酒类销售的法规相对严苛繁琐。相比可以随便在超市贩售酒类的美国,2015年前,BC省商家必须采用“店中店”的形式贩售酒类。2015年中,BC省推行法律,开始允许部分商家在开放式货架上售卖酒类。但法律同时规定,采用此类方式出售的酒类必须为BC省本地产品。换句话说,在公开售酒的综合型商家里,消费者无法购买产地为BC省之外的酒类产品。
特朗普政府认为BC省的这条法规有违自由贸易精神,于是向WTO的贸易争端解决机构提起诉讼,并公开指责BC省是“针对美国搞歧视”。
只允许在公开货架上售卖本地货的政策,听上去确实不利于自由贸易发展。但事实上,BC省的酒类贩售业主力至今仍主要采用“店中店”和独立酒铺的形式,使用公开货架的商家少之又少。据官方统计,目前整个BC省内只有27家超市使用公开货架贩售酒类,其售酒数量微乎其微,几乎不足全省酒类销量的2%。
前往WTO“告御状”的特朗普政府,对这一情况不可能不了解。其投诉争端的行为,也似乎透露出超过酒类贩售一事范围之外的更多深意。

批评加拿大“被宠坏”

美加“撕破脸”或在所难免

若将“售酒争端”这一事件和近期的其他新闻结合在一起观看,特朗普政府的真正目的或许会变的更为明晰。上周,特朗普本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毫不避讳地批评加拿大在北美自贸协定谈判中“不配合”、“难合作”,甚至高傲地使用了“加拿大被美国宠坏了”这样的说法羞辱加国。
重新谈判乃至退出北美自贸协定是特朗普竞选时的重要承诺。这项协定是支撑当前中北美经贸往来的理论框架,但在特朗普看来,这项协定是加、墨两国用来占美国便宜的。在历时半年之后,北美自贸协定谈判似乎未见任何进展。这或许是特朗普政府近来面向加拿大频繁施压背后的核心原因。
上周,特朗普政府启动针对进口轿车的232调查案,试图厘清当前美国的汽车进口贸易情况是否“有损美国经济”。
众所周知,针对美国的汽车出口是加拿大出口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和多数人想象的不一样,加拿大对美国“出口”的汽车的零部件大多不是加拿大造的。美国汽车制造者将零配件运到加拿大,利用加拿大相对便宜的人工价格和地价组装配件,再将整车作为商品运回美国,是当前较为普遍的模式。换言之,加拿大对美国的“出口车”,本质上还是美国货。
但在特朗普看来,这会让美国汽车工人失去就业机会,影响他的基础票仓。因此,他已提出威胁,计划以“国家安全”名义,针对所有美国进口汽车收取高达25%的关税。令人感到尴尬的是,此言论一出,美国一线汽车制造业公司Auto Alliance便发表公告,称“汽车进口业绝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建议特朗普重新审视232调查案的必要性,以免对北美汽车制造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打击。
但无论232调查案的结果如何,许多汽车品牌已经被特朗普“吓怕了”。福特旗下的Fusion系列轿车此前将生产线布置在加拿大。从下一代产品起,福特将其生产线迁往中国,以避免趟进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和232调查案的混乱战局,惨遭误伤。
这对于加拿大的经济来说,显然绝非利好消息。面对诡谲多变的特朗普政府,加国政府还需拿出更多魄力,维护自家经济利益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