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社交网络的普及和发展,一个被称做“网络红人”,简称“网红”的群体出现了,他们通过电脑、智能手机等网络平台,以照片、视频、直播分享等方式吸引公众注意,裹挟着他们身后的追随大军,冲击着流量,活跃地出现在各个领域,在华人世界中引发了极大关注。在大温,“温哥华网红”这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众星捧月的大温网红,他们的真实世界究竟如何?

镜像:在“美人制造”之后

加西周末记者曾经采访了一个温哥华女孩,当被问及是否认识“网红”的时候,她直白地反问,你是说“网红脸”么?
和她一样,很多人对“网红”的第一印象都是:锥子脸、大眼睛、尖下巴的漂亮女孩。
以好看的外形吸引着大众目光的“颜值网红”,是当前网红大军的主力。加西周末记者了解到,扎堆出现在Instagram(一款可在线分享图片和影片的社交应用)平台上的温哥华颜值网红”,以推送精致妆容、身着奢侈品牌照片为主要内容,他们拥有的粉丝量非常惊人,追随者达到2、3万的比比皆是,最多的甚至超过15万。有趣的是,这些热衷于分享、晒单的“白富美”和“高富帅”,或多或少都带着些整容的痕迹。
其中,有一位大温“颜值网红”,其Instagram账户中大量的美颜自拍,为她吸引了将近3万的追随者。她的朋友(根据个人意愿隐去真实姓名)接受了加西周末记者的采访。“就像你从她账户里的照片看到的那样,她确实整过容。而且,如果你有耐心翻看她全部的相册,你能看到她整个变美的过程。”受访者说:“她整容的初衷是为了变美,但是变美的过程使她成了‘网红’。”
“她做了很多次手术,开了眼角,割了双眼皮,也垫了鼻子。她还做了隆胸和对大、小腿,臀部、腰部等部位的抽脂塑型手术”,而伴随着她的日趋“完美”,她在Instagram上的粉丝变得越来越多,向网上推送高颜值图片成为了她的日常,渐渐地,她变成了大温地区小有名气的“网红”。
“但是,虽然被很多人关注是件很开心的事,但是她不觉得自己是网红,也不愿意被别人称作网红。”受访者认真地说:“温哥华的网红名声实在太不好了,她的家庭条件很好,她整容是为了变好看,和那些乱七八糟的花男人钱、被包养的‘网红’不一样,她真得不能接受的。”
无独有偶,另一位旅游网络达人在接受加西周末记者的采访时,也称自己不喜欢被叫作“网红”,拥有可观粉丝数量的某网络摄影达人也向加西周末记者表示:“我很开心被关注,很开心我的粉丝在逐渐增多,但我不是网红。”
大温网红,究竟被“妖魔”化到何种程度,使得如此多的“网络红人”谈及“大温网红”色变呢?

留言:  荒诞乱象中的“温哥华网红”

2014年10月,温哥华华人媒体推出了一档真人秀节目,一群名牌加身、驾着豪车,穿梭在派对中的华裔“白富美”出现在镜头中,灯红酒绿,奢靡成风。贯穿始终的“炫富”主题引起了社会的注意。在此起彼伏的批驳声中,影片中的几个女孩忽然“走红”,频繁地出现在了很多华人活动和颁奖典礼上,并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似乎成了温哥华网红的缩影。
该节目播出一年多之后,某知名中国新生代男星与一名网红在温哥华的“风流”轶事被爆出,在中国境内外媒体中持续发酵,甚嚣尘上。“温哥华网红”也成了网络搜索的关键词。
温哥华网红”一次一次被赋予了“另类”的色彩,大温网红的私生活被渲染得越来越光怪陆离。被“妖魔化”后的网红故事频繁地以市井流言的方式展示在大众面前,以“大温网红”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包养”、“小三”、“劈腿”等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充斥在很多贴吧和社会新闻中。
然而,温哥华网红的生活真得如此不堪?这些荒诞不经的故事和标签真的可以作为他们的代名词么?

真实:喧嚣之外 乌托邦式的分享

May的美食博客里没有她本人的照片,这个有些神秘的“网落红人”曾经在温哥华学习设计。在她的博客中,她总是将自己创作的插画和尝试过的美食结合在一起,以极富艺术气息的画面和色彩,与她Instagram上的2万多粉丝们分享着生活的乐趣和食物的美好。
在接受加西周末记者采访时,May已经远在英国,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温暖:“一开始,我是因为自己喜欢吃东西,加上我不想荒废我的设计基础,所以才会想到把它们结合在一起,通过网络平台和大家分享。”May表示,初开账号时,她并没想到这些内容会如此受欢迎,现在,关注她的人确实很多,但她依然是抱着分享的心情在经营。
“我来到英国之后,分享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都说英国是美食沙漠,但是有些人按我的推荐尝到美食之后,他们会来留言告诉我,他们吃得很开心。”这种认同感成为May目前经营账户的主要动力之一。虽然同时需要工作的她感到有一些忙碌,但是可以和很多人分享自己的兴趣,她觉得很开心。
西蒙菲沙大学营养学专业的刘姓同学告诉加西周末记者,她会通过BiliBili,微博等平台关注美妆博主,了解美容、服装的流行趋势。她最常关注的对象是新浪微博上一个生活在温哥华,名叫“一匹英俊的小马”的“网红”。
加西周末记者翻看了“一匹英俊的小马”的微博账户,发现这个偶尔会在微博中分享照片的“网红”是一个理工科女生。她在这个社交平台上分享美妆试用心得,时不时吐糟一下大温生活,表达直白,风格亲民,还经常与粉丝互动;这种以“分享生活”为理念的方式,吸引了很多生活在加拿大和对美妆感兴趣的学生,她的微博粉丝数量已经超过了27万人。
UBC学生Leo喜欢摄影,在Instagram和微博上都有自己的账户,并且都有着可观的粉丝数。他向加西周末记者表示,起初,他觉得社交媒体是一个有趣的平台,“网红”也是一个挺有趣的身份。他曾经用心经营过微博平台,发一些拍摄得很好看的照片,尝试一下网络达人的感觉。
不久之后,他发现经营社交平台其实是一件很令人“纠结”的事:“有的时候,我会精挑细选,把自己特别喜欢的照片放上去,但是反应一般;可一些我只是随意发上去的照片却很受欢迎。”一来二去,Leo意识到其实“‘火了’其实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因为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我,我也不想因为网络而改变;被人关注是件挺好的事,但是众口难调,我不想经营,我只想愉悦身心。”
放弃做“网红”、但是享受着被人关注的Leo,还是在Instagram和微博上定时展示着他旅途中的照片,并利用Instagram的地图功能,在自己环游世界的过程中做下特殊的标记,与关注他的人分享着生活。
Leo向加西周末记者表示,大温的网红其实可以从心态上做出分层,除了在社交媒体上以炫耀为目的“温哥华网红”,也有着和他一样,仅仅为了分享而存在的“潮流博主”;不仅如此,还有很多人其实是在用心经营的、以未来发展为目标的“网红”;他身边的一些职业摄影师,都会定期推送带有一定风格的系列照片吸引粉丝,为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做铺垫。
事实上,通过“网红”进行经济运作实现变现,开辟职业生涯,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变成一种普遍现象。温哥华的众“网红”们,通过网络平台起步追求自己的梦想,也早已悄然开始。

梦想:一条通向未来的路

就读于UBC药学系的温哥华华裔女生蔡佩轩是一位“网络歌手”。在Facebook直播唱歌的她,在一年的时间里,账号粉丝数已经从开始的几百人增加到40多万人,每支影片平均点击率超过百万。在接受加西周末记者采访时,她表示,在网络平台上积攒的高人气,为她开启了全新的人生道路,大学毕业后的她会进军演艺圈。“网络红人”成为她走向歌手之路的一条“捷径”。
2016年,台湾达人秀组织看到蔡佩轩于一年前放在YouTube上的原创歌曲短片,通过网络联系到了远在温哥华的她,并邀约她与其他近两百名网络歌手在Facebook平台上做歌曲直播。
“我开始的点阅率最高,持续的时间也最长,一年前和我一起唱歌的其他人都没有坚持下来,陆续离开了,”这个笑得甜甜的女孩认真地对加西周末记者说:“现在每个周三、四的早晨,我都要4、5点起床,配合台湾地区的时间做直播。”兼顾学业和直播工作,蔡佩轩的生活很辛苦,但是为了成为歌手的梦想,她必须坚持。
作为一名“网络红人”,谈到温哥华网红,年轻的蔡佩轩有着独特的见解,她表示做“网红”其实并非像看上去那样简单。作为一个从5岁起开始弹琴,对唱歌有着执着梦想的学生歌手来说,唱片资本不断流失,唱片公司纷纷关张,投资回报率低,唱片市场低迷的行业现状,都为她的唱歌之路设置了重重难题。通过直播平台唱歌,与观众互动,从做“网红”开始,通过直播增加人气,是很多新生代歌手的发展模式,也成了蔡佩轩的选择。
“在台湾,即便是一些知名歌手,现在都要通过网络的力量推广发展。‘网络歌手’对于我而言,似乎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很现实的入行选择。”她笑着说,“而且我是幸运的,我确实获得到了更多机会。今年8月,我从温哥华回到台北,我见到了我远在太平洋彼端的粉丝们,还召开了小型演唱会。”
蔡佩轩告诉加西周末记者,网络直播运营成本低,只要找到对的“梗”和话题,一个人一夜爆红是常见的事。但是,这样的方式同样决定了淘汰率和翻新率也会很高。具有知名度的“网红”们,想保持住市场热度其实很难。“新面孔很多,除了不断、持续地创作,寻找新鲜的素材满足观众,别无捷径。”不仅如此,作为网络直播歌手,翻唱别人的歌在所难免,被拿来和原唱或者别的歌手比较也是经常的事;这种情况下,网络直播的方式就显得有些“残忍”,听歌的人会直接给出评价,“有些人说话很犀利,用词真得很过分,我只能告诉自己不要看。”
当提到大温“网红脸”的时候,蔡佩轩告诉加西周末记者,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的她,受欧美文化影响比较深,崇尚自然美,所以没有太多的奢侈品品牌意识和修饰容貌的概念。而她自然、清新的北美气质也成为了她特别的标志。“做自己,通过网络为听歌的人带去好的音乐”曾经一度是她对自己的唯一要求。
然而,随着点击量的增加,她开始发表单曲,逐渐进入市场。今年夏天返回台湾,真正接触到商业运作环境的她感受到了来自现实市场的压力。她表示,作为面向亚洲市场的艺人,“被包装”才能更容易“红”这一点是肯定的。
目前,她为了完成学业回到了温哥华,暂时脱离了市场的影响。而事实上,为了满足观众的需要,现在的蔡佩轩已经开始配合她远在台湾的形象策划团队的要求,做出很多努力和改变,比如在直播时注意穿着搭配,突出甜美气质,比如减少英文以及曲风另类的歌曲,选择容易传唱的音乐作品。“与其说是一种妥协,不如说是一种平衡,”蔡佩轩说:“心态确实很矛盾,但是迎合市场也是需要的。依靠整容得到美丽外表从而吸引粉丝的那些女生,初衷应该也是美好的,应该也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结果而做出的选择吧。”
结语:蓬勃发展的移动互联网经济,加上宅文化、电商效应,以及日益崛起的用户自主权和身份自我认定等一系列社会性变革,在大温特有的多元文化环境中共同发酵,影响并塑造着身处其中的“温哥华网红”,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呈现出的独有特点和存在方式,都将成为时代的风景,绮丽曼妙,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