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琳(Shakila Zareen)住在温哥华一间明亮干净的公寓里,她是一个来自阿富汗的难民。在她卧室的床头,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美丽明艳的少女,有着橄榄色的皮肤,一头浓密的黑发,身着一袭亮黄色的连衣裙,戴着漂亮的耳坠、项链,还有戒指,眼神恬静。这是几年前的扎琳,在她的丈夫向她的脸开抢之前,她就是照片中的这个样子。

新婚之夜被强奸

扎琳向记者讲述了她在阿富汗经历的生活,以及她是如何以难民的身份来到温哥华的。

扎琳17岁时,她的姐夫逼迫她嫁给一个比她大好几岁的男人。扎琳还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女孩,她誓死反抗,她向家人恳求:“我不要结婚,我想上学,求求你们了,不要让我嫁给那个人。”一个阿富汗少女,注定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十几个人冲进了她的家,围着她,开始给她化妆,换衣服,告诉她:“婚礼就要开始了。”扎琳没有遇上一个好丈夫。噩梦从她的新婚之夜开始了。

“新婚之夜,他发现我不懂如何行房。于是他暴怒,开始打我,然后强奸了我。后来,这就成了我每天要面对的日常生活。”

由于不堪丈夫的凌虐,扎琳有一天找到机会跑去了警察局报警。她告诉警察,丈夫是如何殴打和强暴自己的,并告诉了他们,她的丈夫和姐夫跟当地的塔利班有关系。

然而,警察却漫不经心地对扎琳说,“他是你的丈夫,他不可能对你做什么坏事,他也没把你的耳朵嘴巴鼻子切下来啊,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快回家吧。”

连警察都是这副嘴脸,扎琳彻底绝望了。她回到了母亲家,想暂时避开丈夫的魔爪。

(图片来源:www.cbc.ca)

然而,不知从何处得知扎琳报警的丈夫暴跳如雷地找来了丈母娘家,他找到了扎琳,举起枪,对准扎琳那张美丽、惊恐的面庞,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地一声巨响。扎琳的脑子一片空白。子弹击中了扎琳的头部,打掉了她半张脸。“都被打掉了——我的鼻子,我的嘴巴,我的眼睛,我的牙齿,我的下巴。”

逃离阿富汗 来到加拿大

后来,扎琳被送往阿富汗首都的一家医院,捡回一条命。再后来,印度政府出手干涉,将扎琳和她的母亲及妹妹带去了德里。在那里,印度政府支付了扎琳接下来3年的医药费和手术费。但是即使是在印度,扎琳的丈夫依然在不断地威胁她。

联合国难民署将她们母女3人认证为难民,请求美国安置她们。2016年6月,美国授予了她们有条件许可。能够去到远离阿富汗的美国,不用再受丈夫的威胁和骚扰,扎琳觉得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然而,2017年,她们又收到了来自美国移民局的第2封信。信上说,由于“安全相关的原因”,她们被拒绝接收了。“我哭了很久,哭到没有力气。”扎琳说,“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纳我?我陷入了极度的绝望和黑暗中。”这封拒信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并宣布暂停接收难民项目6个月后被寄到扎琳手中的。扎琳说,美国的新规定也导致了瑞典拒绝了她的难民申请。

(图片来源:www.cbc.ca)

最终,联合国难民署决定把扎琳的材料推荐给加拿大,没想到,扎琳的案子被以“光速”批了下来。

2017年11月,扎琳在印度新德里接受了加拿大移民官员的面试。“加拿大移民官实在是太好了,他们的关怀和温暖让我忘了痛苦和恐惧。那是我整个人生中最舒服的一段时光。”扎琳回忆。

过了短短几周,她、她的妹妹还有妈妈就收到了加拿大的签证。2018年1月30日,她们落地温哥华。

美丽新世界

加拿大的新生活和扎琳以前的生活有着巨大的不同。扎琳住在印度的那段日子,几乎从未把缠绕在左脸上的绷带接下来,因为害怕遭到他人的嘲笑。 但自从扎琳到了温哥华,这一切改变了。

“我解下了绷带,我很自信地走在街上。在这里,没有人取笑我,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这是我最感激的事情。”她说。 扎琳瘦了很多,现在吃饭依旧会使她脸上的伤口剧痛。坐在温哥华的新家的窗前,扎琳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正在学习英语,努力地适应周边环境,她想要开始搭建自己的新生活。

(图片来源:www.cbc.ca)

当被问及,为什么仍然留着自己毁容前的照片时,整个采访过程都保持了冷静的扎琳终于崩溃了。在沉默良久后,她哽咽着说,“我就是想要记得,我曾经是什么样子的。我看着自己的照片,想着自己过去的样子,再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我还会想,什么样的男人会对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事。什么样的男人,会伤害像我这样的人。”

扎琳的遭遇被公之于众后,多家媒体来到了阿富汗,扎琳的丈夫拒绝谈论此事。而当初把扎琳推入魔窟的姐夫,在接受采访时否认了扎琳的控诉,他说,是扎琳自己开枪打掉了自己的脸。当被问及有无想对姐夫和丈夫说的话时,扎琳激动地说,“我想告诉他们,他们是懦夫,他们是无耻的撒谎者。这个世界上,有谁会开枪打自己的脸?”

知情律师透露,阿富汗的女性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假如有女性因为被丈夫虐待而报警,那么当地警察会质问女性做错了什么事,并想方设法把她送回丈夫身边。如果有足够幸运的女性走到了打官司这一步,那么法庭上的法官,也会从女性身上找问题,并最终让她回到那个魔窟。开枪打掉扎琳半张脸的丈夫,只坐了10个月的牢,就被放出来了。可以想见,扎琳作为一个女性所遭受的痛苦,在他们眼里是多么地不值一提。

加拿大联邦政府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帮助阿富汗妇女和女童。扎琳表示,希望加拿大的官员们能看到,还有许多人需要他们的帮助。“我希望他们能了解,阿富汗女性的生活很艰难。同时阿富汗女性也非常非常坚强。但是我们希望,这个国家对女性的憎恨能够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