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卧虎藏龙,富豪云集。有富豪的地方,就有富二代。温哥华争气的富二代们自己奋斗拼搏,继续发扬家业,而不争气的富二代们则只会挥金如土、攀比无度。有时候,越是从小富养长大的孩子,反而越容易把父母的付出当做理所当然,长大成年还要依附在父母身上吸血,一旦自己的欲求得不到满足,甚至会对父母怨之入骨……

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值得每个父母好好看看。

近日,温哥华一个刚满22岁的小伙子,被控在自己家中谋杀亲生父亲,而让他痛下杀手的原因,是父亲不同意为他购买一辆法拉利豪车……

亚历山大(Alexander Shevalev)是个幸运的孩子,他父亲弗拉基米尔(Vladimir Shevalev)60岁时老来得子,自然对他宠爱有加。弗拉基米尔来自俄罗斯,后来移民温哥华。亚历山大出生的时候,父亲早已功成名就,富甲一方。在温哥华很多人为租不起房子发愁时,年幼的亚历山大就已经在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临海高层公寓里摆弄玩具车,透过落地窗俯瞰如蝼蚁般奔波的芸芸众生。

父亲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小儿子宠爱不已,吃的、用的、穿的,都要给他最好的。亚历山大也渐渐接受并开始享受这种现实:他拥有的,必须是所有朋友中最好的。

19岁那年,亚历山大正值青春期。他身边的富家子弟们一个接一个地购入豪车:宾利、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每当朋友们炫耀自己的新“玩具”,还没有豪车傍身的亚历山大就觉得脸上发热,他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这让他百爪挠心。

然而,父亲当时并没有为已经成年的亚历山大购置豪车的意思。经过几个辗转难眠的夜,亚历山大决定:他必须要得到一辆把所有朋友比下去的豪车。

第二天,他实施了自己的计划,从父亲的银行账户中偷出了$10万多元,直奔温哥华的法拉利经销商,买下了一辆二手法拉利跑车。

当天,亚历山大就驾驶着法拉利出现在朋友们面前,看着他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眼光,亚历山大被虚荣的快感吞没。

然而,纸包不住火。没过多久,父亲就发现,自己的账户里少了$10万元。根据检察官的描述,很快,亚历山大偷钱买法拉利的事情败露。已经80岁高龄的弗拉基米尔痛心疾首,他不敢相信自己从小富养长大的儿子竟然会干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还偷到自己老子头上来。他立刻命令亚历山大把法拉利过到他的名下。

亚历山大得知父亲察觉后,先把法拉利开回了父亲位于温哥华高豪港的公寓。在那间豪华的公寓里,关于是否退回法拉利,亚历山大和父亲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最终,亚历山大无法说服父亲,但把法拉利还给父亲,会让亚历山大生不如死。看着被自己气得背过身去的父亲,亚历山大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恐怖的念头:杀死他,杀了他就不用退掉法拉利了!

瞬息之间,贪婪吞噬了理智,亚历山大缓缓走向父亲,弗拉基米尔没有察觉到自己背后来自儿子的凶狠的目光。突然,一双手死死地扼住了弗拉基米尔的脖子,弗拉基米尔睁大双眼,用双手向后拍打,但已经80岁的老人,如何能抵抗得了19岁的强壮青年。扑腾了几下,弗拉基米尔就断气了。直到最后一刻,死不瞑目的弗拉基米尔也没有看到,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儿子,是以怎样狰狞的面孔对他下手的。

事后,亚历山大叫了一个朋友来,帮他一起把父亲的尸体抬到了床上。而这位朋友,后来成了控告亚历山大谋杀一案中提供证词的目击证人。

这宗豪华公寓凶杀案很快被警察侦破,亚历山大作为谋杀嫌疑人被告上法庭。

在法庭上,亚历山大高薪聘请的律师,主张亚历山大无罪,声称亚历山大只是出于自卫,两人争吵时,父亲曾击对亚历山大吐口水、并击打亚历山大的腹股沟。亚历山大的律师还在法庭上声称,亚历山大从小就被父亲虐待,并且父亲在亚历山大还小时就和其母亲离婚,这一切都对亚历山大造成了伤害,也间接导致了如今的悲剧。

在法庭上,被问及是否压倒了80岁的父亲,亚历山大说:“我不知道,他是个很强壮的男人,他打了我的腹股沟。”

检方在亚历山大的手机上,发现了他在与父亲发生冲突前,曾上网搜索“如何在10秒钟内掐死一个人”。

目前该案还未被判决。当父母的,再有钱,也不能对孩子予取予求,如果不在孩子的教育上花心思,把其培养成一个具有完整人格的人,那社会上就只会多一个浑身铜臭、不知感恩的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