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说温哥华没有夜生活,那么一定是因为他们没去过Granville街。每当华灯初上,超市关门,餐厅歇业,一群满面倦容的人挥别朋友、同事,盘算着回家逗逗孩子就倒头大睡;而另一群人正从相反的方向涌来,他们精神抖擞,浓妆艳抹,全副武装地迎接一天中最精彩的时段。
酒吧、夜总会、脱衣舞俱乐部林立的Granville街,是温哥华夜行生物的乐园。男男女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炫目流转的灯光中纵情释放,快感和罪恶在同时发生。

一夜惊情

2015年10月,那个下着小雨的夜晚,尤妮卡(Yoshnika Shah)踏进温哥华市中心的Twelve West夜总会时,没有想到自己的接下来几年的命运会被这一次放纵彻底改变。
第二天早晨,她在夜总会混乱肮脏的后厨醒来。她意识到,自己失身了。两年后,尤妮卡将Twelve West告上法庭,她控诉,自己当晚在夜总会喝了一杯酒之后,便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她怀疑自己的那杯酒里被下了药。夜总会的员工把她从沙发拖到了后厨。在这期间,一名男子从后厨的后门闯入,趁着她动弹不得,对她实施了强奸。再侵害发生后,尤妮卡报了警,并去医院检查。她声称,Twelve West夜总会方面不但没有向警方上交当晚的视频监控,而且还故意销毁了视频证据。基于这些指控,尤妮卡向Twelve West索赔$1815万。

一发不可收拾

这只是一个开始。5天后,尤妮卡又起诉了那名性侵她的男子,并向他索赔$2315万。又过了几天,她又起诉了温哥华警察局,索赔$3亿。尤妮卡声称,自己有一次被从夜总会赶了出来,于是报警寻求帮助,但却被温哥华警方拘捕,并在监禁单位里遭到6名警官的虐待和性侵。尤妮卡认为,自己遭到性侵,身体受虐,生病,名誉受损。这一切还导致她丧失社交生活、丢掉了工作和住处。她因此向温哥华警察局索要赔偿。她呼吁将涉事警官开除并监禁,并要求他们弥补她损失的收入和其他费用。
尤妮卡的这些说法还未被法庭证实。作为被告方之一的Twelve West夜总会则给出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夜总会方面称,尤妮卡当晚只喝了一杯龙舌兰酒,就醉倒了。员工见状便把她抬到了光线较好的厨房,拿水给她喝,并用她身上的手机将她的情况通知了她手机通讯录里的朋友。
同时,夜总会质疑了尤妮卡起诉的时机——在她声称的性侵发生时间的两年后,而这个时候又恰好是网络上#MeToo和#TimesUp爆料公众人物性侵活动兴起之际。
尤妮卡回应,两年后才起诉,是因为她2015年底遭遇了车祸,去国外疗养耽误了时间,2017年返回加拿大,才有空着手起诉。
目前,Twelve West夜总会反诉尤妮卡,称她利用现阶段公众对性骚扰和性侵事件的关注,歪曲事实,试图大捞一笔。“她这种可耻的索赔是错误的、投机的。”同时,夜总会声称,由于尤妮卡的起诉,他们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原本,他们是一家公认的“现代高端”夜店,现在却变成了很多人眼中不安全的犯罪场所。因为尤妮卡,现在在Google上搜索Twelve West的店名,出来的信息全都是关于她指控在此处遭受性侵的媒体报道,这严重影响了店里的生意。同时,该夜总会的老板、经理、员工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语言暴力。
Twelve West的说法也未被法庭证实。作为被告之一的温哥华警察局也拒绝发表评论。
这样巨额的索赔并不常见,而遭到6名警察性侵更是有些骇人听闻。孰是孰非,只有等法庭审理结果了。

罪恶的温床

在温哥华灯红酒绿的夜生活中,性侵是一个无法被忽视的词。网络上有不少温哥华的女生爆料自己在夜店被性侵的经历。
一个年轻的温哥华女生说,自己在喝醉失去意识后,被酒吧内一个40岁的DJ性侵了。“我无数次求他停下,并试着用力推开他。但是每次我说‘不要’或者‘停下’,他就变得更具有侵略性,强行吻我摸我,最后狠狠地把我压到墙上,脱下了我的裤子。当我大喊“求求你停下”时,我都不敢相信那个声音是从我身体里发出的,因为它听起来太可怕了。”
尤妮卡的起诉,虽然还没有结果,但是已经让温哥华的人们开始更加谨慎地审视夜生活的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