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第二十一届世界杯正在俄罗斯轰轰烈烈地进行着。每隔四年,世界各个角落的足球迷的神经都会被点燃,过上忘记时差、夜不能寐的生活。而诸强在绿茵场上捉对厮杀之时,另一场足球战争刚刚落下帷幕。通过国际足联各个代表国的投票,由加拿大、美国、墨西哥组成的联合体战胜摩洛哥,成功获得了2026年世界杯的主办权。然而,温哥华的居民却不开心——2026年世界杯主办城市的列表上,竟然没有温哥华的名字……

加拿大将办世界杯

竟然没有温哥华的份儿

2018年加拿大人都被贸易争端、加元贬值和狂飙的油价折磨得不轻。此时此刻,加、美、墨三国拿下2026年世界杯联合主办权的消息,无疑是一份难得的捷报。
对于球迷们而言,这显然是近距离观赏各国球星精湛球技的绝佳机会。而对不怎么关注足球的人来说,世界杯同样是一项值得期待的赛事。依据常理判断,世界杯这般规模的世界级大型赛事会为主办城市带来巨大客流,进而推动本地消费及服务产业发展;为接待接踵而来的游客,主办城市也需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在理想情况下,在世界杯结束后,这些发展与建设将作为世界杯带来的遗产,造福于主办城市的居民们。
大温地区的居民显然对主办大型赛事期许甚多。毕竟,大温居民至今依赖的天车系统的建设就是托了1986年世博会的福,机场快轨建设也得益于2010年冬奥会。当前,BC省经济发展面临内忧外患,如果能借着主办世界杯的机会提振士气、吸引消费人群,再趁势把本地基建再推上一个台阶,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省府的态度却始终显得不近人情。虽然在2010冬奥会和2015女足世界杯中已经积累了硬件基础和大赛承办经验的温哥华看上去很适合承办世界杯,但早在今年年初,维岛上便放出声音,表示“不愿无条件支持温哥华申办,害怕BC省当冤大头”。

不愿支持申办的背后

是一笔复杂的经济账

在加国成功获得主办权后,BC省长贺谨的态度依然坚决。他表示自己“一分钟都不后悔”,“不愿意给几场足球赛开空头支票”。
贺谨的谨小慎微遭到了很多本地居民的讥讽与抵制,但却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许多支持温市申办世界杯的居民都曾看到这样一个诱人的数据:承办2026年世界杯将预计带来110亿美元的收益。但是,这些收益的获益者却并非承办国与城市,而是FIFA国际足联。承办城市能否从世界杯中获取经济利益,其实并无定数。
承办世界杯这种级别的赛事的成本消耗是巨大的。2014年的世界杯在“足球王国”巴西进行,将足球视作生命的巴西人也无疑希望陷入经济泥潭的巴西能够借助承办该届比赛扭转颓势,造福于民。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像没有人想到群星璀璨的巴西国家队会在主场惨被德国以7-1的大比分羞辱一样,巴西世界杯未能给这个国家带来经济上的促进。
FIFA国际足联在巴西世界杯上狂揽40亿美元收益。而作为一个所谓的“非营利组织”,他们甚至不需为这笔钱缴税。作为主办国的巴西最初预计投入80亿美元,最终却不得不零敲碎打地投入超过160亿美元,才得以勉强举办世界杯。有数据显示,虽然世界杯为巴西的旅游业带来了短暂繁荣,但长远计算,巴西至今仍因举办世界杯亏损9亿美元。
南非为举办2010世界杯直接投入超过300亿美元,是否盈利仍未有权威统计。虽然政府表示世界杯为南非在一年内带来了超过380亿美元的经济增长,但南非的基建浪费问题至今存在——许多为了世界杯花大价钱搭建的体育场馆和设施在比赛结束后呈现出半荒废状态,成了需要花钱维护的累赘。
对加拿大来说,投资大型体育赛事失利的例子并不需从国外寻找。承办1976奥运会为蒙特利尔带来了恐怖的财务灾难——为了短短15天的奥运会,蒙特利尔深陷高达15亿加元的债务,30年后才还清,组委会主席也在承受骂名20余载后自杀身亡。
对于经济基础难称强劲的国家和城市来说,投资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绝非简单决策。从经济角度出发,省府此次秉持保守态度,似乎也并非全无道理。只可惜对于球迷而言,无法在家门口见证世界杯风采,终究是件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