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战争胜利没有自信是不可想象的,投资也绝不可无自信,但过度自信却是投资者需要尽力避免克服的心理弱点。

相信读过中国历史的人都会对“淝水之战”印象颇深。公元383年,当时中国北方的前秦欲灭南方的东晋,双方于淝水(今安徽寿县东南)发生了一场实力差距极为悬殊的大战。在这一场生死存亡的决战中,东晋竟以八万之众,大破前秦近百万大军,创造了战争史上声名显赫的以少胜多之范例。

话说前秦苻坚在夺得帝位重用汉人王猛之后,国力强大,在相当短的时间之内东灭前燕,南取梁、益二州,北吞鲜卑拓拔氏,西并前凉,甚至远征西域,终于一统北方。但王猛死前一直阻止前秦的南进政策,且力劝苻坚不要贸然攻击东晋王朝。因为他认为前秦的国力虽比东晋强, 但由于前秦刚刚才统一北方,内部整固尚需时日,时机远未成熟,加上东晋有长江天险,君臣亦无大过错。一心希望尽早统一天下的苻坚却对此忠言嗤之以鼻,并说:“区区长江天险算什么?我拥有百万大军,只要我一声令下,叫士兵们把皮鞭投入长江,足可断掉流水了!”成语“投鞭断流”之典故即出于此,而这也成为苻坚过度自信骄横狂妄的失败见证。至于后来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在成就了东晋谢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千古美名的同时,也让苻坚成为了历史的一大笑柄。

前秦以百万雄师而败于绝对弱势敌手,其主要原因不外有二:一为时机不成熟,己方内部未稳而对手上下一心;二为主帅过度自信,盲目轻敌。孙子兵法有云: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 不可不察也。“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身为大军主帅,苻坚未能知己知彼,只看到自身优势就自信满满,轻蔑对手为无物,徒视决战为儿戏,结果一战败北,身死国灭,可悲可叹。

投资是没有硝烟炮声的无形战场, 其间的风起云涌、凌厉杀伐之惊心动魄、血火残酷,在某种意义上恐怕并不逊于真正的战场体验。很多投资者在进入市场以前,对自己的赚钱能力充满了信心,总以为自己能轻易战胜市场获得很好的投资收益。投资者的过度自信会导致盲目乐观而对市场缺乏应有的敬畏,总是一厢情愿地倾向于相信市场会继续向上。想当初在2007年8、9月份市场高歌猛进之时,不断有泡沫、估值过高等警示性的语言出现, 可惜又有多少投资者理会在意了呢?过度自信的投资者会过分依赖自己收集到的信息,而轻视其他信息来源。但市场却往往不理会个人所掌握的信息,因为它反映的是所有人的信息。世事正如“淝水之战” 那般,形势此消彼长,强弱随势转化,市场终会回归其真正的价值。历史的教训一再重演,就算当年强盛如前秦也免不了大败而逃,许多过度自信的投资者在2008年遭遇的惨败相较“淝水之战”亦不遑多让吧。

西方经济学大家凯恩斯热衷于投资, 具有强大理论支持的他自信心远高于常人也在情理之中。可惜这种过分自信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凯恩斯先是在自以为得计的德国马克投资中以承认破产收场,后来东山再起涉足股票投资,尽管最初几年获益颇丰,但由于再次过度自信,最终没能逃脱1929年美国大股灾的噩运侵袭,又一次几近破产。作为理性而睿智的投资者代表,凯恩斯的每一次投资料想都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也许是囿于自身理论积累的深厚沉淀,他对自己的判断过分自信, 孰料残酷的现实围绕理论依据的波动如此巨大,让大经济学家不得不吃够了苦头。拥有深厚经济理论功底的凯恩斯尚且因为过度自信而屡遭惨败,那普通投资者呢? 在现实生活里,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很多投资者也是因为过分自信,把以保值增值为目的的投资理财,搞成了不断折腾的赔钱交易。

赢得战争胜利没有自信是不可想象的,投资也绝不可无自信,但过度自信却是投资者需要尽力避免克服的心理弱点。保持对市场前景的信心,不必过分自信地一心想着如何战胜市场。其实获得回报最为轻松简单的办法,就是选定优质股票或基金长期投资不折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