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8QLXVG6H.jpg

俄罗斯总统普京 (图源:新华社)

2019年G7峰会召开在即,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喊话莫斯科,邀请俄罗斯“回归”。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对这一提议表示支持。和美法两国的“盛情邀约”相比,普京的态度则稍显冷漠:“G8已经不存在,我如何能回到不存在的组织。”

“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G7成员国对于俄罗斯“回归”的意见分歧较大,各说各话难获莫斯科信任。细察各方立场可以发现,美国的态度在G7成员国中算是“诚恳”。而出于地缘政治考量,欧洲国家的发声透露出明显的“顾虑”,克里米亚问题仍然是横亘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一道鸿沟: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欢迎是以基于“明斯克停火协议”解决俄乌冲突为前提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俄方应展示诚意,在乌克兰问题上有所进展;约翰逊则直言“基于俄罗斯在乌克兰及其他地区的挑衅举动,俄罗斯重回G7的条件还未成熟”。面对这样的情形,俄罗斯很难和G7重回同一屋檐之下。

江河日下,辉煌不再。成员国立场难以协调是G7行动力逐年减弱的一个缩影。首先,成员国内部矛盾重重严重损伤了互信基础。G7是一个发达国家协商和讨论国际问题的非正式俱乐部,不能采取任何强制性措施,因此高度依赖彼此的政治互信。然而,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政府罔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在全球范围内“无差别”地挑起贸易争端,G7不少成员国也惨遭“毒手”:德日的汽车、法国的葡萄酒、加拿大的钢铝等都被征收额外的关税。加之各国在气候变化、北约防务、伊朗制裁等问题上龃龉不断,G7内部可谓是满布裂痕。

再者,G7的制度优势正在被新的国际机制取代。纵观国际关系史,如果一个国际制度无法对新时代做出积极的回应,那它必将被时代淘汰。20世纪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机重创了西方国家经济,在法国的倡议下,美、英、德、法、意、日、加组成七国集团,那时候七国GDP总和约占全球总量的70%,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已降至45%,七国人口更是仅占全球总数的10%。随着中国、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国际社会需要更为多元的机制安排。在这样的背景下,二十国集团(G20)的影响力逐年上升,目前G20的GDP占全球总量的90%,人口占比更是高达2/3,相比G7更具有代表性。国际社会的主流声音再也不是少数国家的“华山论剑”,而是更多国家的“百花齐放”。

斗转星移,焕然一新。不可否认的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孤立挤压了俄罗斯的国际空间,但是俄罗斯正在构筑新的外交部署,通过新的国际机制实现“突围”。例如,俄罗斯通过G20、上海合作组织、金砖五国、俄罗斯-东盟峰会等多边渠道为本国发展赋能,对冲西方国家制裁带来的伤害,为俄罗斯发展赢得了国际回旋空间。

2018年,G7峰会就因各方分歧过大而“不欢而散”,那张特朗普被各国领导人“围攻”的照片似乎也成了唯一被人记住的“成果”。在新的一年里,七国集团内外交困的局面似乎并没有出现改善的迹象,俄罗斯不去“趟浑水”也在意料之中了。(海外网评论员 张六陆)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