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卑诗NDP入主省府那天起,“油管工程”毫无疑问就成为它的一个“命门”,也是一道横亘其间的难题,考验着从现任省长贺谨(John Horgan)到所有阁员顾问的政治智慧。处理得当,有助于延续NDP省政府的存活寿命;处理失当,很有可能就成为该党走向下坡的转捩点,甚至成为战略上的“滑铁卢”。
就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旗下的橫山输油管扩建计划,对前自由党省政府来说不算是个大问题,而对于NDP省政府的难处,当属它所背着的意识形态包袱。作为左翼政党,受到工会和环保组织的利益约束,竞选期间从政纲上就做出了相关承诺,再加上与卑诗绿党的协作条款,对于这个风雨飘摇的少数政府来说,大有动辄皆非的多重压力,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只能慎之又慎。
其实省NDP完全有既要面子又保里子的两全做法,先侧重解决与美国的软木纠纷,同时与市府合作稳住房市,在社会福利方面开源节流,暂时冷冻油管计划,待端出一些牛肉后再做下一步布局。千头万绪百废待举,最好尽量避免一开始就踩响这颗地雷,容立稳脚跟后再徐图安全引爆,否则有可能先炸残自己。要弄明白砍掉油管工程,无异于卡住卑诗咽喉,其前景可想而知。这一层意思并不难理解,算是一种基本常识,以贺谨等的历练与阅历,应该能够权衡出其轻重,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
省NDP上位之初,本来曾有过一个良性开端,作为律政厅新一任厅长,尹大卫(David Eby)这位在选区曾经枪挑简蕙芝的NDP新贵,尽管得到了省长贺谨设法阻停橫山油管扩建计划的指令,但他颇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气度,一度明确表态过对于该项工程,省府必须按加拿大及卑诗的法例批出许可证。这是一个很到位的理由,尹厅长这样做也算出以公心,顾全大局,把省民利益放在政党利益之上,其结果最终也会为NDP加分。由此看来,尹大卫不光在NDP新内阁里个子最高,境界也最高。
然而这只是昙花一现,省NDP日前却决定将对横山输油管计划兴讼,并已聘请卑诗最高法院前法官博尔格(Thomas Berger)当顾问,决意通过司法手段使油管工程胎死腹中。在毫无政绩可言的情况下,在本省重中之重的能源经济命脉上摆出最后决战的架势。
如果说把环保的锋芒对准“天然气工程”(LNG),尚还情有可原,因为LNG一直就是个子虚乌有的传说,再加上马来西亚方面已宣布撤出,给了NDP省政府一个台阶可下,使它可以较体面地将环保话题转移到这上面去,分散对“油管工程”的注意力。
橫山输油管扩建计划则有着与LNG迥然不同的背景,一方面它已立项,规定在今年9月动工,并得到国家能源局批准,同时事关阿省和美国的经济牵连,也涉及到本省就业;另一方面按照国家能源标准,已完成系列考察检测。另外从眼下条件看,相对来说油管输油是最安全的运作方式。
兵临城下之际,眼下只能冀望于这场法律诉讼出现变化,由司法部门裁决工程如期进行,省NDP则以介入者身分走完一个过场,从而对支持者以及史高米殊(Squamish)原住民有所交代,既兑现了竞选承诺,又保证了油管工程的延续,这应该是“矬子里拔将军”的理想结果,也能帮到省NDP避免过早出现“政治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