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民调一挫再挫,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东京都议会选举失利只是警讯之一,最主要的两大目标前景飘忽,一个是安倍念兹在兹的“修宪”,使日本“国家正常化”;另一个是明年首相一职的连选连任。丑闻缠身成为安倍支持率下跌重要原因,甚至有传言他或提前下台。安倍自己叹道:“筑城三年,落城一日。”不过有分析指出,纵使安倍民望再挫,由于政界现时缺乏有魅力对手,其相位暂难动摇,但他想令“自卫队入宪”的修宪大计或受阻。安倍不久前曾明言,希望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落实修宪,将自卫队地位写入宪法第九条,以及恢复发动战争的权利。今年是日本实施和平宪法70周年,但安倍政府加快修宪脚步,希望借修宪留下政治遗产。此举引起日本民众分裂,并引发中韩反弹。政治评论员丰岛典雄就此说:修宪至少需要逾半民众投票支持,若民众不信任首相,未免就要打个问号。

自民党2018年拟提修宪草案

鉴于力争2020年施行修改后的《宪法》,作为自民党总裁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出修宪提案,开始党内讨论,年内汇总修宪方案。安倍表示,应当在“我们这一代,在宪法明确写明自卫队的存在,消除有关自卫队的存在可能违反宪法的争议”。自民党2012年拟定修宪草案时,主张日本拥有“国防军”。

自民党还将推进与公明党的协调,希望最快在2018年1月召集例行国会,期间向众参两院的宪法审查会提交,力争2019年前作为修宪原案由国会提议,当然要参考在野党的态度。围绕修宪条款,自民党拟出了安倍提出的维持第九条第一、二款明确写进自卫队的方案外,还将以教育免费化和大灾害时的紧急事态条款为主进行讨论。和平宪法第九条列明“日本永远放弃发动战争权利,放弃以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为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以及不保持海陆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

自民党最近声称,由干事长二阶俊博等领导层成员进入党宪法修改推进总部,举全党之势加快讨论。此外,还有人提出对逐个条款安排负责人,确保国会提议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然而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反对在安倍执政期间修宪,即使自民党在2018年的例行国会上提交修宪方案,如果加紧讨论必将遭到在野党反对。安倍所力推的修宪在国民看来也是一种“蛮横”,日本守护宪法第九条的民间团体“九条之会”,日前举行1100人参与的大型集会,批评安倍列出修宪时间表。

现任日本众院议员任期到2018年12月,之前将举行下届众院选举。自民党内有人认为“可能失去三分之二的优势”,要求到2018年秋季临时国会会期结束前提议。

安倍或致力推动最迟在明年大选同一天举行修宪公投,因为明年是《明治宪法》问世150周年,日皇明仁则在同年年底退位,修宪可被包装为“国家再度革新”。有分析指若错过明年,安倍恐将错过在任内推动修宪的时机。但安倍硬推修宪会引起巨大反弹,或通过刺激经济措施以保住修宪行情。党内的石破茂则认为,必须按党内合法程序协商,不应操之过急,反对在自卫队定位含糊的情况下强行修宪。日本NHK电视台不久前调查显示,支持修改宪法第九条的日本民众为25%。日本上智大学教授中野晃一称:“即便有第九条,自卫队也已发展到与英国军队规模差不多了。修宪背后的动机很明显,就是想取消战后反战主义限制。”

民调急挫吁安倍弃修宪

安倍2012年第二度上台后,以重振日本为目标,推动“安倍经济学”,专注改善经济民生,民望一直高企,更取得国会两院控制权。安倍拟藉机推动2020年前修订战后和平宪法,包括在宪法中列明自卫队的地位,但近月他接连卷入森友学园贱价购地及加计学园新设兽医系滥权丑闻,面对暗箱操作等诸多疑问未能做出正面回应,其“傲慢自大”引起民意强烈反弹,支持度下滑,不少选民认为安倍势力独大而日益无视民意。时事通信社近日公布最新民调,显示安倍支持度降至29.9%,较上次民调大跌15.2个百分点,跌幅为再度上台以来最大,亦首次跌破三成,而年初曾高达66%。

也有分析认为,安倍支持率暴跌的根源在于无法振兴经济。民众对“安倍经济学”期待过高,2012年底安倍上台以来,日本经济曾有一定起色,但未能解决根本性问题。

最近安倍与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会谈,就内阁支持率下滑,他表示会务实累积政绩,努力恢复国民信赖。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自民党亦改变态度,向在野民进党表示安倍有意就加计学园丑闻出席由国会闭会审查召开的预算委员会,盼挽回民望。

安倍就加计学园等问题接受国会质询之事受到日本举国关注。在加计学园问题上,记录文件一拖再拖,内阁府和文部科学省至今各执一词。有分析认为,安倍此番接受质询,或许会成为日本政治的分水岭。

质询并未打消民众疑虑,多数民众都认为安倍在经济上不干净。这次质询即使证明安倍与加计学园无关,也无法为他带来多大转机,安倍支持率继续低迷已成定局。

执政联盟内的公明党党魁山口那津男公开促请安倍专注民生事务,挽救下滑民望,认为修宪并非选民优先关注事务。山口指出,自民党与公明党执政联盟在2009年失去选民支持下,花了3年时间才重建国民信任,希望安倍勿忘初衷。国民最关注的是经济与社福问题,并没要求修宪,诚心回应国民的期望必不可缺。谨记选民对执政联盟的支持并不如表面牢固,不应因选举大胜恃宠生骄。

地方选举失利影响全局

第二届安倍政府成立已有4年半,始终保持着安倍晋三的“一强”格局,在过去4次众参两院选举中屡战屡胜,维持“安倍独大体制”。然而在7月初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却遭遇惨败,从之前的57席跌落到23席。东京都议会的选举结果,反映出日本选民对安倍的不信任。正是在此之后,安倍的民意支持率一路下跌。倡导“改革陈旧议会”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获得压倒性胜利,而公明党放弃与自民党合作,改为支持小池百合子的“都民第一会”,为自民党重挫原因之一,今后公明党在施政上或有更大发言权。

东京都议会选举是安倍的“滑铁卢”,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厄运连连,自民党恐怕将会经历更多挫败。东京都人口1300万,占全国人口十分之一。东京都议会选举一直是全国政治风向标,自民党东京都支部负责人下村博文承认结果“比预料的更为严峻”。经此一役,安倍领教了小池的力量,同时也间接暴露了自身目前没有集票能力的弱点。党内要求“深刻反省”的呼声渐起,有望挑战安倍的前再生相石破茂则称,应坦率承认历史性挫败,“与其说是都民第一会赢了,不如说是自民输了”。

7月23日仙台市长选举,自民党继续失利。7月30日,自民党将面临横滨市长的选举,但从目前民调看,自民党恐怕又将落选。

有政治利用自卫队之嫌的防卫相稻田朋美的出格言论,触犯了自卫队必须政治中立的大忌,也加剧了民众对政治的不信任。自民党内部对安倍的不满之声也在高涨,之前传言外相岸田文雄,将与安倍争夺下一任首相候选人,而党内的石破茂、麻生太郎等人也都希望取代安倍。更有消息称,在10月22日的爱媛县三区补选会上,自民党将会要求安倍下台。明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安倍能否如愿三度连任已成悬念。副首相麻生太郎在东京宣布成立新派阀“志公会”,总共59人,仅次于安倍出身的细田派96人,显然是在为安倍之后的日本政局布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