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上午11时许,加拿大著名史学家、“加拿大唐人街研究之父”黎全恩在医院中逝世。他的离去,是整个华人社区的损失。他心无旁骛、皓首穷经的一生,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作为华人,我们必须知道,正是有黎全恩等无数华人的贡献,我们今天才能更加平等地走在这片土地上。

情牵唐人街

黎全恩一生的经历,是加拿大华人移民历史的一个缩写。

1937年,黎全恩在广东出生。一岁时,他随父亲移居香港。在殷实的家庭中,黎全恩不食人间愁滋味,无忧无虑地读书长大。青年时代,他在香港大学攻读地理地质学,因成绩出众,荣获英国联邦奖学金,前往久负盛名的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研究中国棉纺织业发展史。寒窗苦读数载后,他携博士学位回到母校香港大学任教。也是那时,他无心插柳,获得了加拿大移民资格。1968年6月,黎教授携新婚妻子张文玉登陆加拿大,从此开始一段加国华人半个世纪的传奇岁月。

黎全恩坦言,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其实没有打算久留,只想在当地居住一两年便离开。加拿大的辽阔宁静,固然让习惯了香港喧闹都市生活的黎全恩心旷神怡,但同时也让他倍感寂寥。

当他兴冲冲地走进维多利亚一家北京菜馆,想点名菜北京填鸭,结果服务生居然说没有这道菜,只有鸡杂碎(chicken chop suey)时,他感受到了背井离乡的失落。当他来到维多利亚大学的图书馆,找遍所有书架,却没有发现一本中文书时,从事中文研究的他体会到了文化上的隔阂… …

然而,命运中的一个偶然,羁绊了黎全恩的脚步。1971年,维多利亚大学地理系举办都市研究会议,系内的教授被指派各自研究自己居住地的城市发展。作为唯一的华人教授,黎教授被分配的题目是维多利亚唐人街的保存和改建问题。当时的唐人街,在大多数人眼中,就是一个“贫民窟”。然而,当黎教授深入唐人街如迷宫般串联的狭窄巷道和走廊,他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枫骨中华魂

“西方人不了解唐人街,唐人街的老居民认为唐人街是贫民窟,也不关心唐人街。”当时,华人在加拿大地位不高,人民普遍对中国的印象很差、认识不足。黎全恩立志要改变当地人对中国的看法,开始努力钻研中国和亚洲的地理、历史和文化,在课堂内传授这些知识给学生。每年,他都会带领学生访问唐人街,通过实物实景进行历史教学。他利用自己多年来在中国考察获得的资料,编纂成教材,以助讲解。

他认为,华裔当年被加拿大政府排挤门外,甚至不公对待,与英文媒体对华裔的错误解读有关。当时,不少主流传媒把唐人街形容为三不管之地,由华人侨团控制;而华人侨领就有如山寨王般无法无天。黎全恩从中华会馆、法庭、旧报纸等搜集大量有力资料,翻译出来,在英文媒体中刊登,让白人及其他族裔认识真实的华人社会,廓清不少误传。

黎全恩以重振唐人街为己任,一边在大学教书,一边发起和主办多项复兴维多利亚唐人街的活动。他在各种传媒和不同的社区机构发表演说,藉以引起社会对唐人街的关注。黎全恩的这份热情执着,使更多的人士开始关注唐人街,同时也确立了他研究唐人街的权威地位。

1978年,维多利亚市长问黎全恩,维多利亚市民希望如何保存还是拆除唐人街。黎全恩作了民意调查,随后向市政府提交报告,建议修复唐人街。

黎全恩回忆,“当时,维多利亚市政府对破败不堪的唐人街不知如何处理。我在做了充分调查后建议,应该保留这条有着160多年历史的古老街道,并对旧房子进行修缮加固,所以这条街道就保留了下来。毕竟,这里承载了太多的华人历史,不应该让它们消失。”

此举改变了黎全恩的一生,也改变了维多利亚唐人街的命运。维多利亚市政府在阅读完黎全恩的报告后,花费三年修缮、美化唐人街,让唐人街在保存历史风貌的同时焕然新生。

1980年,鉴于黎全恩对研究、保护、繁荣加拿大第一个唐人街——维多利亚唐人街作出的杰出贡献,维多利亚市政府授予他“荣誉市民”的殊荣。英国女王访问为维多利亚时,黎全恩亲自陪同,为女王讲述唐人街的前世今生,让女王称叹。

在历史中留痕

北美50多个城市,40多个唐人街,留下了黎全恩的足迹。而那些风貌各异的街巷,也蜿蜒进黎全恩生命的脉络里。每当提起唐人街背后的故事,忆起那些让他难以忘怀的一砖一瓦,黎全恩的眼中都会流露出一种超乎纯粹学术之上的血浓于水的情感,那种神采,让人感动,也让人震撼。

“从学术上讲,需要忠实地保留历史,我的工作就是发现真相,”黎全恩说。“不过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新移民了解,在这里,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为了达到这个“简单的目的”,黎全恩先后出版专著十多部,发表各种学术论文300多篇。

黎全恩知道,研究历史的人,终究亦会成为历史中的一部分。在罹患肝癌的八年里,他从不畏惧。即使重症缠身,他也没有愁眉苦脸地在休息疗养中度过,而是以更加豁达的心态投入研究,继续奔走在世界各地,笔耕不辍著书立说。工作成为了他对抗病痛的一剂良药。

在与癌症抗争的后期,黎全恩常常在夜里痛醒。可即使到了生命弥留的最后时刻,他依然在挂心着自己未完成的研究。当合作学者贾葆蘅前往黎全恩家中探望,已经极度虚弱的黎全恩,竟动情落泪,颤颤巍巍地握住对方的手,交待称:“我还参与一个项目,是关于多伦多和渥太华等唐人街的项目,我想叫你介入,我把多伦多大学梁教授的邮箱告诉你,希望今后你替我参加… …”

一代史学泰斗逝去,整个华人社区为之悲恸。当我们再次走过唐人街的大街小巷,不要忘记,我们目光所及之处的红砖绿瓦,是由一位笑容和善的老人穷尽一生心血浇筑……